Share
A- A A+

Article from:

Journal of Creation  Volume 11Issue 1 Cover

Journal of Creation 11(1):31–32
April 1997

Creation magazine print - 1 yr new subn


US $25.00
View Item
The Creation Answers Book
by Various

US $14.00
View Item
Journal of Creation  Volume 11 Issue 1 Cover

First published:
Journal of Creation
11(1):31–32
April 1997

Browse this issue

Subscribe to Journal of Creation

血型的由來

反駁進化論者的批評

作者:Jonathan Sarfati
譯者:盧慧明(Candice Loh)
文章來源:Journal of Creation 11(1):31–32, April 1997

創造論學者經常被問到的其中一條問題是:「一對人類怎可能繁衍出世上各式各樣的人種?」諷刺的是,認為這條問題會令到創造論學者啞口無言的人,當中許多都相信一些更難以置信的事,就是所有生物起源於一個細胞,細胞本身則起源於無生命的化合物。假如人們能夠相信隨機突變(random mutation)和物競天擇(natural selection)是造成巨變(生物信息內容大幅增加)的合理解釋,那麼這些機制,無疑足夠解釋創造論學者對小變(不涉及新功能信息的產生)的觀點。

創造論(Creation Theory)/墮落論(Fall Theory)指出,起初的一對人類擁有極大的基因差異,從而能夠解釋人種之間的所有差異。這種極大的基因差異在經過重新洗牌後,因為突變導致基因信息失去了一些複雜性,而且,當前所有的基因所有差異,皆可以用物競天擇來解釋。《The Answers Book第 18 章1

對此有詳盡解釋。該書指出,僅僅四個控制黑色素分佈的基因,就能夠產生廣泛的膚色範圍。

眼睛所以有不同的顏色,是虹膜的黑色素粒子造成的光散射現象,我們看到的眼睛顏色,取決於黑色素的多寡和深度。天空所以是藍色,也是空氣分子造成的光散射現象。粉紅 /紅色的日落,是陽光以小角度進入大氣的光學現象,而空氣中的灰塵粒子會加強散射效果,令晚霞顏色更為鮮艷。白化病(albinism)的病因,是有害的基因突變,大大減低或破壞身體製造黑色素的能力,白化病患者的眼睛因為缺乏黑色素,以至血管顯而易見,所以他們的眼睛是粉紅色的。

然而,從粒子到人類進化論所假定的機制,是能夠產生新的複雜信息。但物競天擇並不能產生新的信息,它只能夠在可以獲得的信息中進行選擇。

血型的起源

人類的特徵有多方面的差異,其一是血型。以下的解釋,包括主要血型:A 型、B 型及 O 型2

A 型和 B 型的血型組別,是根據紅血球表面的不同抗原(antigen,抗原是引發免疫反應的物質)來界定。它們的產生是 DNA(脫氧核糖核酸)控制。A 型、B 型及 O 型的紅血球表面,均有一種稱為「H 物質」的先驅物(precursor),用來製造抗原。A 型血是「A 型轉移酶」把「N-乙酰半乳糖胺」(N-acetylgalactosamine)連接在 H 物質上;B 型血是「B 型轉移酶」把「半乳糖」(galactose)連接在 H 物質上。

O 型血是簡單的位點突變(point mutation)的結果,突變大幅減少以至破壞 A 型轉移酶把 N-乙酰半乳糖胺連接在 H 物質上的能力。注意的是,這是一個損失信息的例子,與粒子到人類進化論無關。這個失效的 A 型轉移酶,稱為「循環蛋白」(circulating protein)。O 型循環蛋白的失效程度,取決於 DNA 發生突變的位點,有些 O 型比其他 O型有較多的 N-乙酰半乳糖胺連接在 H 物質上。這點有時導致血庫之間會有不一致的情況出現。由於 O 型在血型組別當中最為普遍,以此推斷,位點突變可能發生於人類歷史早期。沒有了 H 物質的紅血球,屬於罕有的「孟買血型」(Bombay)抗原,稱為「 Oh 型」。

人類有一個控制 ABO 血型的基因,它有三個變化,分別是 A、B 或 O。由於血型基因總以一對對偶基因的形式出現,分別遺傳自父親的對偶基因和母親的對偶基因,這兩個對偶基因的組合產生不同血型。因此,個人的血型基因組合有下列幾種可能:AA、BB、AB、AO、BO、OO。相對 A 和 B,O 屬於隱性對偶基因,意思是,假如有 A或 B 對偶基因的傳在,便由 A 或 B 對偶基因決定血型。即是說,擁有 AO 對偶基因的人是 A 型血;BO 對偶基因的人是 B 型血;只有 OO對偶基因的人才是 O 型血。O 型者的血液缺乏 A 或 B 蛋白,所以 O 型血可以供給 A 型、B 型或 AB 型的人,而 O型者亦稱為「萬能供血者」(universal donor)。假如 A型血給了一個 B 型血的人,受血者會產生過敏反應,嚴重者會導致死亡。

假如一對夫婦要將 A、B、O 全部對偶基因都遺傳給子女,兩人之間必須擁有 A、B、O 的對偶基因。因此,亞當和夏娃的血型基因有以下的可能組合:

AO 及 BO、AB 及 OO、AB 及 AO、AB 及 BO、AA及 BO、BB 及 AO。

以上任何一個基因組合,兩人合共擁有全部的對偶基因(A、B、O)。另一個可能是亞當和夏娃沒有 O 對偶基因,而是如上述般在人類歷史早期發生突變之後才出現,這樣的話,父母之間只需要 A 和 B 的對偶基因。兩人的血型基因有以下的可能組合:AB 及 AB、AA 及AB、BB 及AB、AA 及 BB。

假設亞當和夏娃的血型基因組合分別是 AO 及 BO ,他們的孩子會有 AB、AO、BO 及 OO 的基因組合,分別產生 AB、A、B 或 O 型血。事實上,他們的孩子大約1/4機會屬於各種血型(參考以下的龐氏表)3

 

A

O

B

AB

BO

O

AO

OO

假如根據猶太人傳說,亞當和夏娃有 56 個子女, 那麼每個血型組別就有大約 14 人。

血型的功用

一位反創造論者曾問:「血型有什麼用?只令到輸血程序變得複雜。」他指血型的多樣化是「計設瑕疵」。然而,他所聲稱的「計設瑕疵」是不符合科學原理,除非有人能夠示範一個更好的設計。第一條修辭性疑問,假定了只因為我們不知道某一東西的用處,這個東西便是無用的。事實上,我們在原則上不可能證實某個器官無用,皆因總有可能,在將來發現這個器官的用處。

這的確發生:有超過 100 個曾被懷疑無用的退化器官,現在被證實是必不可少的4 。胸腺(thymus)是一個曾被認為無用的腺體,但現在我們知道胸腺是胚胎中首個製造淋巴細胞的器官,是製造 T 淋巴細胞的工廠。「胸腺是免疫系統發展的關鍵,有着重要功能5 。」當胸腺失去作用或受到破壞,將導致嚴重的免疫力缺乏,這是愛滋病患者的主要病發原因,其 T 淋巴細胞受到病毒的破壞。

即使是廣泛被認為是無用的退化器官——闌尾,它含有淋巴組織,在控制細菌進入小腸上扮演重要角色。闌尾的功用,與位於消化道另一端的扁桃體的功用相似:一度被認為是無用器官的扁桃體,有加強咽喉感染抵抗力的功用6

因此,假定血型沒有作用,同樣是個錯誤。A、B、H抗原,與細菌抗原、植物,以及人體怎樣對付入侵微生物而又不傷害自己,有着密切的免疫關係。血型和心臟病亦似乎有關。A 型血往往有較多的冷凝蛋白質,超過血庫的需要。O 型血的人似乎有患上胃潰瘍的傾向7 。 血型組別的多樣化亦意味,假如爆發血液疾病,儘管病原體適應了某種血型,也不至摧毀整體人口。

參考文獻:

  1. Batten, D.J. (ed.), Catchpoole, D., Sarfati, J.D. and Wieland, C. 2006. The Creation Answers Book, Creation Book Publishers, Brisbane, Australia. 回上一頁.
  2. This explanation is based on an article in Creation in the Crossfire (Torrance, CA: South Bay Creation Science Association). The information for the article came mostly from the Technical Manual of 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Blood Banks. 回上一頁.
  3. Batten, DJ, 1996. It’s in your blood. Creation 18(1):45. 回上一頁.
  4. Wiedersheim claimed that there were over 180 vestigial organs in the human body, in Wiedersheim, R., The Structure of Man: an Index to his Past History. Translated by H. and M. Bernard (London: Macmillan, 1895).
    See a refutation of the ‘vestigial organs’ argument for evolution.
    A thorough creationist treatment is Bergman, J. and Howe, G., “Vestigial Organs” Are Fully Functional (Kansas City: Creation Research Society Books, 1990). 回上一頁.
  5. Basic and Clinical Immunology, 4th Ed., p. 65. 回上一頁.
  6. Glover, W.J. 1988. The Human Vermiform Appendix — a General Surgeon’s Reflections. Journal of Creation 3(1):31–38. 回上一頁.
  7. See ref 2. 回上一頁.

It has been said that “Information is power”. When it comes to creation information we’d have to agree. Keep the ‘powerful’ evidence for God being Creator coming. Support this site

Copied to clipboard
6096
Product added to cart.
Click store to checkout.
In your shopping cart

Remove All Products in Cart
Go to store and Checkout
Go to store
Total price does not include shipping costs. Prices subject to change in accordance with your country’s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