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A- A A+

Article from:

Creation  Volume 23Issue 2 Cover

Creation 23(2):42–45
March 2001

Creation magazine print - 1 yr new subn


US $25.00
View Item
The Creation Answers Book
by Various

US $14.00
View Item
Creation  Volume 23 Issue 2 Cover

First published:
Creation
23(2):42–45
March 2001

Browse this issue

Subscribe to Creation magazine

话题

说话和语言是人类拥有的惊人能力之一,它把人类从动物界分别出来。自古以来,人类之间透过语言互相说明一些复杂的概念,然而,假如对方接受进化论,要向他 /她解释语言从何而来,却是另一回事 … …

作者:凱文.梅 (Kevin May)
译者:卢慧明(Candice Loh)
文章来源:Creation 23(2):42–45, March 2001

Speech marks

语言的由来是生命最大奥秘之一。每日我们透过语言来沟通,但语言是怎样开始的呢?数千年来,人们不断去寻求答案,而在现今世代,许多人从进化论的漫长渐进式演化去解释语言的出现。但这是实际可行的吗?

我们如何说话发声?

我们主要有两个说话发声方法,一个是透过声带的震动,另一个是透过在口腔和喉咙的阻止或排放气流而发出的各种嘶嘶声和噗声。这些声音因为喉腔和口腔的形状和大小,令经过的气流产生共鸣或回声而改变。我们可以透过喉咙、上下颚、舌头和嘴唇的肌肉,控制声音。大脑有一个中心将指示发送到这些肌肉,告诉它们要怎样移动,做出我们要求的每个声音。

当然,光是说话是没用的,除非在同一时间我们拥有聆听声音的能力及理解声音次序的能力,令声音成为有意义的语言。人类耳朵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器官,我不会尝试在这里讲解。科学家正在研究大脑理解和处理声音的方法,以解开声音所代表的概念,但在完全明白这个谜底之前,科学家还有很遥远的路途。

为了有成效的使用语言,整个生理学系统需要有完备的功能,包括制造说话的系统、聆听的系统及理解说话的系统。所以,人类的语言能力是一点一点地进化而成的这个假设,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组成身体各种所需结构的资讯和蓝图究竟从何而来?唯有是出自我们这位拥有无穷智慧的创造主的手!

语言是什么?

语言是代表东西和思想的符号系统。语言中最明显的符号是我们说话的声音,声音的次序传递我们想表达的意思。此外还有其他符号,例如你现在阅读的文字及聋哑人士使用的手语。当两人或以上合用一套共同符号,彼此便可以以共同符号来分享思想和资讯。但假如两人都没有共同语言,就不能够有什么沟通。我们都有听过别人说外语的经验,了解到要明白即使是一点的外语是多么困难,但当有人说我们的语言,双方就可以畅所欲言。

声音符号

Photo stock.xchng

Whispering

我们说话时,把意思译成声音,透过声音的次序去表达。说话的个别单元叫做「字」(words),把字按次序排列成为句字。1 每一个字代表一个概念、一件东西、一个动作或上述之间的关系。我们说字的方法也代表我们对说话内容的感觉,例如强调某一个字、提高或降低说话的声线。

文法结构

我们说话以次序说出每个字,这是语言的文法,其他语言有它们独特的文法结构,彼此间可以有很大分别。2 当我们学习一种语言,需要熟悉它的文法结构,以至我们说得正确,听者明白。以别的语言的文法结构来说母语是没用的,因为听起来会非常怪,甚至完全改变意思。

从圣经看语言

圣经并没有说语言是怎样开始。语言似乎一开始就存在 —— 甚至是上帝创造天地之前!在创造第一日,上帝说:「要有光」。接着,上帝所说的便发生,光被创造出来。同样地,上帝说要有其他东西,便照祂所说的发生。

由此得知,上帝拥有一套可运用的方法或语言来表达自己。尽管我们不知道天国用哪一种语言,但在创世之前,圣父、圣子、圣灵之间在天国上有互动关系和百分百的沟通。上帝在创世以什么方法来表达祂的意愿,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而是创世记的执笔者以他自己的语言,记录上帝说话这事实及祂的说话内容。

人类能够以独特方法向人和向上帝表达的事实,反映上帝的大能。我们是照上帝形象所造,祂是人类语言技能的终极来源。而上帝赐予亚当和夏娃的,又是哪种语言?

上帝向亚当和夏娃说话

上帝与亚当和夏娃沟通,一开始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 … … 」(创世记1 章 28 节)祂并告诉二人有什么可以吃,有什么不可以吃。上帝还对他们说了其他东西,有部分被记录下来,特别是创世记第 3 章

人类一开始已有语言能力

显然,亚当和夏娃与上帝分享语言技能,好让与上帝沟通。他们必须拥有相当的语言能力以明白上帝的说话。他们与后来出世的人不同,两人有部分词汇必须由上帝预先编写。3 尽管亚当和夏娃起初没有一套完整的词汇,他们必定已明白文法结构。无可否认,他们起初的语言必然是超越一些简单的呼噜声和呱呱叫。4

上帝、亚当的命名权

创世记告诉我们,上帝创造了一些东西,并为它们定名。祂称光为「昼」,暗为「夜」,并为天、地、海定名。尽管创世记没有明确告诉我们,上帝为众星定名,但以赛亚书40 章 26 节说,祂为众星一一称其名。

另一方面,亚当为飞鸟及动物定名(创世记 2 章 19 节),并为女人起了名字。他又为许多的活物 —— 牛、鸟等等定名,所以词汇数目会不断地增加。

在古时,给人或东西起名被认为是权力的行使。我们从经文得知上帝就昼、夜、天及与它们分隔的地和海命名。亚当为飞鸟和动物定名时,他是行使上帝赋予的权力去管理各样活物(创世记 1 章 28 节)。他为夏娃取名,此举显示即使在人类堕落之前,亚当在婚姻关系中有领导地位。

上帝赐予完整运作的语言系统

亚当和夏娃的语言必须是一个完整运作的系统,尽管一开始他们不是拥有全部词汇。就像今日的语言,我们有一个完整系统,可以随时增加新的词汇以覆盖新发明和新发现,及我们进行的新活动,所以语言的文法可以被视为一套独立的词汇,用来形容东西和行动。上帝把语言系统给了亚当和夏娃,以及足够的词汇以便他们明白上帝要说的话,指示他们和与他们建立关系。之后,亚当和夏娃在需要时可以增加新的词汇。

每个社会的正常儿童年幼时均拥有学习母语文法系统的能力,看见小孩牙牙学语真是有趣极了,彷如神迹展现眼前。有指小孩在五岁时已能够使用母语的所有文法结构,5 之后不断学习新词汇,尤其是青少年时期,但新词汇的文法结构本已存在。

父母任何一方是外国人的小孩,他们在说另一种语言的社会长大,似乎能够同样轻松地学习双语的文法系统,虽然他们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去辨别哪种文法结构是属于哪种语言,但最终他们会掌握得到。许多成年人学习外语时本身已有固定的母语文法和标准发音,他们或会觉得要完全适应一套不同的文法结构是非常困难。

什么是最早的语言?

巴别塔时期,世人说着一种语言(创世记 11 章 6 节),今天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语言,圣经也没有告诉我们。在古时甚至到了今日,人们试图找出最早的语言,并进行实验,例如埃及法老萨姆提克(Psammetichus,公元前 664 至 610 年)的实验。6 据说他把两名婴孩交给一个哑子仆人照料,直至婴孩发出一个可以被识别的字,这个字是人们能够明白和有意思的。他相信假如婴孩没有听过任何说话,由婴孩自己发展出来的任何说话,将证明那是人类起初的语言。最终其中一个婴孩说出「bekos」,被证实是弗里吉亚语(Phrygian)的「面包」一字,因此实验人员结论,弗里吉亚语必定是人类起初的语言!

过去,许多人认为他们可以从精益求精的现用语言,识别出起初的语言。然而,所有现用语言都会随时间改变,所以每隔 20 年至 25年便有「新」的圣经翻译是好的,以紧贴时代的转变(当然新译本必定是忠于原文)。由此我们可以相当肯定,今日任何一种应用语言,与数千年前人类起初的语言并不相同。

现代语言之间有很大分别,不可能找出一个共同起源。即使是我们有文字记录的古代语言,它们之间也有很大分别,难以找出共同起源。创世记的原文以古希伯来语书写,但我们不能就此推定希伯来语是起初的语言。7 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但这并不重要。无论如何,我们知道在巴别突然有几种新的语言被创造,因此现今所有语言并没有一个「共同祖先」。不过,巴别的那几种新语言可以多样化演变,分成许多后裔语言,而每个后裔语言都属于原来的语言「家族」。

我们拥有上帝为教训我们而写的信息(罗马书 15 章 4 节),这才是最重要。圣经被翻译成各种母语,我们能够明白圣经的话,透过圣经认识上帝。让我们向上帝感恩,感谢祂赐我们语言

这份美妙的礼物,并遵守耶稣基督在马太福音 28 章 19 至 20 节的吩咐,让我们用言语向世人宣告祂的伟大,祂的大能和祂的救赎大爱。


文法结构例子

英语
My son
loves
your daughter
主语
动词
宾语
拉丁语
Filius meus
filiam tuam
amat
son my
daughter your
loves
主语
宾语
动词

上述的英语句子和拉丁语句子说着相同东西,但两者的文法结构却不相同。举例说:

英语一般把宾语(object)放在动词(verb)之后,拉丁语通常把动词放在最后。

英语把属有词(possessors)「my」和「your」放在名词之前,拉丁语把属有词放在名词之后。

拉丁语使用不同的语尾,以表示这个字是主语(subject)或宾语、阳性或阴性。

希伯来语与以上两种语言不同,希伯来语把动词放在主语之前,并以前缀(prefix)来标示与动词有关的宾语。见下例︰

希伯来语
Bara
elohim
eth-hash-shamayim
w-eth-ha-arets
made
God
宾语-the-heavens
and-宾语-the-earth
英语
‘God made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语言是进化而成的吗?

进化论者声称语言是动物的呼噜声进化而成,有些进化论者甚至声称,语言的不断变化就像生物的演化。然而,实际观察语言却显示一个非常不同的局面。

首先, 古语其实是非常复杂的, 有多种不同的屈折变化(inflection)。没有迹象显示古语由较简单的语言建立,例如属于印欧语系(Indo-European)的梵语(Sanskrit)、古希腊语及拉丁语,在不同格(case)、性(gender)和数(number)下有多种不同的名词屈折变化,动词屈折变化则根据时态(tense)、语声(voice)、数和人称(person)。这些语言的近代后裔语言已大大减少屈折变化的数目,换句话说,趋势是繁变简,这与进化论正好相反。英语差不多完全失去屈折变化,仅保留少许如属有词「’s」。

英语亦失去 65% 至 85% 古英语词汇;古拉丁语的许多词汇,到了其后裔语言罗曼语(Romance,包括西班牙语、法语、意大利语等)时已失去。

第二,大部分的语言改变并非随机,而是智慧的结果。例如∶有系统的语音演变;将简单的词汇、词源结合及加上前缀、后缀(suffix)组成复合词;更改词汇的意义;从外国语言借入词汇,例如仿造词语(calque,将借入的外国词语直译然后结合组成新的复合词)。

来源: Steel, A.K., The devolopment of languages is nothing like biological evolution, CEN Tech. J. (now Journal of Creation) 14(2) : 31–40, 2000.

参考文献及注解

  1. Some languages have long words combining many elements of meaning (e.g. Maori and Welsh), while words in other languages may have few or only one element of meaning. 回上一頁.
  2. Wieland, C., Towering change, Creation 22(1):22-26, 1999. 回上一頁.
  3. ‘Progressive creationist’ Dr Hugh Ross, in trying to refute the plain Biblical teaching of no death before the Fall, argues that Adam and Eve could not have understood God’s warning of death as a penalty for sin unless they had already seen things die. However, we see here that there would have been many concepts which they needed to understand prior to being able to experience them. 回上一頁.
  4. The typical evolutionary tale supposes that early man’s language developed from nothing more than animal-like grunts. 回上一頁.
  5. Fromkin et al., An Introduction to Language, (2nd Australian edition), p. 359, 1991. 回上一頁.
  6. Ref. 5, p. 394, Herodotus, quoted by Fromkin et al. 回上一頁.
  7. However, it has been pointed out that it was probably something like it, or else the many obvious ‘word plays’ linking people’s names to relevant things would not work. E.g. Adam/adamah (dust, mud, ground), Eve/‘live, living’ (Gen. 3:20) and Cain/‘gotten’ (Gen. 4:1). 回上一頁.

It has been said that “Information is power”. When it comes to creation information we’d have to agree. Keep the ‘powerful’ evidence for God being Creator coming. Support this site

Copied to clipboard
6582
Product added to cart.
Click store to checkout.
In your shopping cart

Remove All Products in Cart
Go to store and Checkout
Go to store
Total price does not include shipping costs. Prices subject to change in accordance with your country’s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