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o Available in:

“幼年版露西”——更多有利于创造论者的信息

作者:卡尔•威兰 (Carl Wieland)
译者: 中国创造论团契 (chinesecreationscience.org)

2006年9月22日(GMT+10)出版

近期,一具与著名的“露西”(Lucy)属于同一物种的幼体化石经已出土1,出土地点位于埃塞俄比亚的迪基卡(Dikika, Ethiopia)地区。化石保存完好。这是一具大概3岁的幼年雌性,据称生活在距今330万年前。经过5年的时间,化石的大部分已经从砂岩中清理出来。但是清理工作还没有完成,还需要好几年才能确认脚骨的真实模样。

4654skull

这为什么至关重要

“露西”(后被命名为南方古猿阿法种)被发现时曾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进化论者终于找到了一个看似绝佳的「祖先候选人」,被认为能直立行走且完美地融合了猿和人类的特征。

然而,情况和以往一样,解剖学家在对露西化石和与同属的南方古猿化石,展开仔细的研究后,很多疑点随之产生 [参见巴基鲸所谓的鲸类过渡物种疑点] 。 几个研究人员,如进化论者查尔斯•奥斯纳德(Charles Oxnard)博士,采用客观的计算机技术得出的结论是,这具骨骼化石的整体特征并不属于猿和人类之间的过渡物种。他们还指出,该物种的移动运动方式也跟人类的直立行走方式不同。而且,与露西同属的其它化石的手指和脚趾都修长而弯曲,就像在树枝上摆荡的猿。该物种和生活在树上的动物一样具有很长的臂。[详细信息,请参见《创造期刊》的所谓猿人化石证据中的南方古猿阿法种部分的第2部分:非人类原始人种]

那些想把这具化石归为「猿人」的人辩称,这些特征只是进化的“残余”。但是,露西的骨骼结构表明,牠拥有与黑猩猩和大猩猩相同的腕部构造(这一构造能够「锁定」腕部以便用指关节行走),这一点则很难狡辩了。参见《露西是指关节行走动物》和更多技术数据的《露西是直立行走的吗?》以及更近时期发表的《露西:是直立行走,还是在兜圈子?》(这也是“残余”吗?如果是的话,那么自然选择为什么在它失去功用之后不将其淘汰?)

令“人类祖先”的观点更可疑的是,在对其它南方古猿头骨中负责平衡的部分进行扫描后发现,牠们不可能像人一样惯于直立行走2

让这些人保持最后一丝振奋的证据是,他们认为,有些南方古猿肯定至少拥有比较初级的说话能力。证据是,在牠们头骨的内壁留有大脑表面留下的印记,这表明牠们的大脑中有和人类相同的负责语言的结构。但是,当人们发现,现存的猿的大脑同样具有这样的结构,但并不是负责语言的,这“证据”便不攻自破(还可参见《特别设计的大脑:对神经系统科学家和兼职「猿人」研究者彼得•莱恩(Peter Line)的采访》以及《语言起源的闹剧》)。

不出所料,虽然这些证据不断增加,却未能阻挡无数被描摹成“猿人”(例如人形的手和脚)的“露西”的照片和展品涌现。这些形象尽管与证据不符,但却很难被修改。

更好地保存=更多的信息

这具保存更为完好3的露西亲属(牠与露西极为相似,牠们不仅被划为同属,更被划为同种)在发现之后,有见识的创造论者在得知细节之前便竖起耳朵了。可以更加肯定的是,这次揭示的信息更加板上钉地证明了之前的观点。

  • 根据体型调整过后的大脑体积,并没有明显大于猿的大脑体积。
  • 发现了完整的舌骨(与喉部相连),与黑猩猩完全一致。没有某些人期盼的、和语言能力有关的证据。
  • 保存完整的唯一一根手指是弯曲的,和黑猩猩的手指一样。弯曲的手指是用来抓住树枝的。
  • 牠的肩胛骨和大猩猩的很像——用来攀爬树木以及用指关节行走,而不是用来直立行走。
  • 头骨中负责平衡的器官表明,牠的移动运动方式与黑猩猩类似,并非直立行走。

《自然》杂志上一篇相关的评论文章对最近三具化石评论委婉含糊:「三组证据表明,南方古猿阿法种的移动运动方式不太可能仅仅局限于用两只脚走路。」4 这位著名的古人类学家作者承认,该个体的特征「比后来被直接与人归为一类的人属更像猿。」5(可以跟《创造期刊》该作者写的另一篇文章《按进化论者的标准来看「人类进化」的非过渡环节》一文作对比。6

《自然》杂志上那篇评论的作者通过进化论角度来看待“幼年版露西”的理解是:因为牠还非常的「原始」,也就是说,牠进化得还不够。

不过,对证据更加直截了当的理解则更为合理:

  • 这具化石之所以和猿相似,是因为牠属于一群和猿相似的(现今已绝种的)物种,这个物种是和人类以及其它猿种分别创造出来的。奥斯纳德通过多变量分析 (multivariate analysis) 认为,南方古猿与人类或黑猩猩之间的差别,甚于人类和黑猩猩之间的差别。7
  • 牠之所以拥有所有这些与非人类移动运动方式相关的解剖特征,原因非常简单,因为牠和猿很像。猿的移动运动方式和人类不同,没有猿种是习惯性地直立行走的。
4654dikika_map
埃塞俄比亚,迪奇卡地区

“幼年版露西”综合了所有关于化石的议题于一身,这些议题单独拿出来的结论都显而易见,并且产生了越来越多证据否定是人类祖先说法。行内应该已经强烈地意识到「情况不妙」。这具化石的评论都会有一两句话,顺带告诉人之前的研究人员认为,南方古猿阿法种直立行走,其实也是有一些原因。牠可能在一段时间里是(类似于)直立行走的,就像侏儒黑猩猩那样。但是,正如每一个看到实际情况的人都会认为的那样,这并非真正的两足行走。8

但愿,随着剩余“颅后骨骼”的解剖特征被艰难地从谷底走出来,我们将看到更加详细的关于阿法和南方古猿的外形特征的证据。这很可能会更进一步证实,南方古猿不是人类的祖先这已占压倒性优势的事实。甚至一些进化论者也会偶尔表达对这种观点的认同。而让其余的进化论者难以释怀的是,他们已经没有其它可以充当候选人的人类祖先了。

如果历史可以作为指引,那也不会持续太久。由于人们往往将碎片化的证据加以整合,加之人类渴望填补这个进化论空白的荣誉以及强大的需要,便掀起一个新物种为期数十年的推测,并且误导一大批人。至少在他们屈服于强大的证据之前都是此番状态。

参考文献

  1. Zeresenay Alemseged, Fred Spoor, William H. Kimbel, René Bobe, Denis Geraads, Denné Reed and Jonathan G. Wynn, A juvenile early hominin skeleton from Dikika, Ethiopia, Nature 443(7109):296–301, 21 September 2006. 回上一页.
  2. Fred Spoor, Bernard Wood, and F. Zonneveld, Implications of early hominid morphology for evolution of human bipedal locomotion, Nature 369(6482):645–648, 1994. 回上一页.
  3. 此外,虽然进化论者断言,保存较为完好是尸体被迅速掩埋(很有可能是一场洪水)的结果,但是我们认为这一定发生在大洪水后。即,一场区域性洪水,而不是世界性的挪亚大洪水。 回上一页.
  4. Bernard Wood (News and Views) ‘Palaeoanthropology: A precious little bundle’ Nature 443(7109):278–281, 21 September 2006. 回上一页.
  5. 确实如此,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一物种(如直立人、尼安德特人)是人类——亚当的后代。甚至有些进化论者认为,牠们应该被认定为与人类属于同一物种。 回上一页.
  6. Bernard Wood and M. Collard, The human genus, Science 284(5411):65–71, 1999. 回上一页.
  7. C.E.Oxnard, Nature 258:389–395, 1975. 回上一页.
  8. 综合所有这些情况,我们不应该认为,这些生物如果是两足动物就说明牠们是人类的祖先。上帝可能创造过一些今天已经灭绝了的两足动物。但更关键的是,这表明即使这一“展出级别”的、聚焦两足动物的例子,对进化论的支持也是微乎其微的。 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