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New documentary: Dismantled: A Scientific Deconstruction of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The online premiere has ended, but you can order the DVD or Blu-ray here.
Also Available in:

當今教會在這場屬靈戰爭中應以張伯倫的錯誤為鑒

作者: (Jonathan Sarfati)
翻譯:中國創造論團契 (chinesecreationscience.org)
校對:黃逸恒博士 (Dr. Felix Wong)

圖片 wikipedia.com尼維利.張伯倫
尼維利.張伯倫

70年前發生了一個史上後果慘重的錯誤,1938年9月30日,英國首相尼維利.張伯倫(Neville Chamberlain)和德國(以及法國和義大利)總理希特勒(Hitler)於慕尼克(Munich)簽訂條約。這條約在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不知情的情況下,同意把該國蘇台德(Sudetenland)地區割讓給希特勒(該地區大部分人屬由德國人)。張伯倫返回英國後,手揮著條約,向歡呼的人群宣告以下名言:

「親愛的朋友們,這是歷史上英國首相第二次從德國攜和平和尊嚴回歸。我相信我們的和平時代來臨了。」

然而,最終帶領自由世界擊敗希特勒的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在下議院卻言辭激烈地批判該條約。在此前的十年中,他曾說過自由世界應趁希特勒未得勢之前就堅決抵抗他。(參考耶穌在路加福音14:31-32所說:強大軍力的威脅會讓對方及早求和)。《慕尼克條約》簽訂後,邱吉爾準確預料到張伯倫對一個殘忍的暴君的綏靖政策將釀成災難,還借用了聖經的比喻:

「我們徹底失敗了……你將會看到,納粹政權會在數年甚至數月內吞沒捷克斯洛伐克。我們處在一場空前規模的災難之中……我們已經不戰而敗,其後果將影響深遠……我們剛跨過了歷史上的一個可怕的分水嶺,當下整個歐洲的平衡已經解體,目前西方的民主政權正遭到橫加指責:『你被秤在天平裡,顯出了你的虧欠』。不要覺得就到此為止了,這只是他打的第一手如意算盤。這只算是我們抿的一小口苦酒,而我們初嘗的這杯苦酒將會年復一年地盛上來,除非我們能迅速振作精神、整軍備戰,再次起來像以往一樣為自由而戰。」

邱吉爾意識到,這種綏靖政策只會使希特勒變得更囂張,張伯倫被他視為一個軟弱無力的老人,在邱吉爾眼中完全就是一個笑話。除此以外,這條約還把規模巨大的斯柯達兵工廠(Skoda Works)出讓給希特勒,讓他如虎添翼,想擊敗他更是難上加難,就是他的對手現要面對一波一波捷克生產的坦克。希特勒後來不久就吞併捷克斯洛伐克其餘的領土。

《慕尼克條約》簽訂後不到一年,希特勒入侵波蘭,因此在1939年9月3日,張伯倫宣佈英國和德國開戰。英國差一點就輸掉了這場導致全球6000萬人喪生、耗資約一萬億美元(按1944年計算)的戰爭。在《二戰》(The Second World War)這部六卷巨著中,邱吉爾寫道:

「羅斯福(Roosevelt)總統有一天對我說他在公開徵求意見,應該如何給這場戰爭命名?我立即回答說應叫『不必要的戰爭』。一場發生在上一次戰爭留下的廢墟之上的戰爭,想要阻止它絕對輕而易舉……。我衷心希望:回顧往事能指引我們以後的道路,讓新的一代能彌補過去幾年犯下的錯誤,根據人性的尊嚴和需要,去描繪正在展開的未來畫卷。」

教會要吸取什麼教訓?

有句話說:「對那些不以史為鑒的人,他們會像喬治.桑塔耶拿(George Santayana)所說的那樣難免重蹈覆轍。」1(「不以史為鑒的人註定要重蹈覆轍」是桑塔耶拿的名言)但教會中很多人並沒有從慕尼克綏靖條約這個敗筆中吸取教訓。

現代的神導進化論者和年老地球論者在真實的世界史和科學這兩個問題上,與無神論者基本達成妥協。他們像張伯倫一樣天真地以為無神論者會就此止步。但實際上,妥協的教會人士把這麼強大的武器拱手讓給了無神論者,讓他們更加有恃無恐:

  • 現代科學在其他文化中胎死腹中,卻在基督教中孕育而出,2但無神論者現在往往用科學(倒不如說以唯物論偽裝起來的科學)當作攻擊教會的強大武器。
  • 使徒保羅稱上帝創造萬物的證據如此明顯,讓不信上帝的人「無可推諉」(羅馬書1:18-32)。如果進化論是真的,那麼根據權威進化論者史蒂芬.傑.古爾德(Stephen Jay Gould)所說,就不能在生物界看到創造的證據:「除了生物把自己的基因竭力遺傳給下一代之外,沒有其他什麼可以講。這就是全部。」3所以如果進化是真的,就不應該存在創造證據,只剩下生存的無情競爭。所以那麼不信的人有什麼 「無可推諉」呢,假如進化是真的?
  • 使徒彼得說「好譏誚的人」會「故意忘記」世界曾被洪水淹沒了(彼得後書3:3-7)。但假如世界有億萬年,那麼就沒有挪亞洪水,或者至少沒有留下任何痕跡(沒有留下沉積岩和化石)。所以,如果不存在地質證據,怎麼能稱好譏誚的人「故意忘記」洪水的事實並以此定他們的罪呢?
  • 19世紀教會很多人完全妥協於赫頓(Hutton)和賴爾(Lyell)的年老地球論教條,对堅持聖經的地質學者警告的科學和屬靈問題視而不見。4他們接受了地質進化論後就無力抵制達爾文的生物進化論。5首先,他們拒絕創世記的權威性。其次,達爾文把緩慢漸進的地質過程和緩慢漸進的生物過程聯繫起來。最後,創造、人類墮落、挪亞洪水以及(人類和動物在洪後的)分散和遷徙的歷史就不見了,就沒有了真實的歷史。妥協的教會所提出偽劣的創造論,達爾文很容易駁倒。這些妥協的創造論中包含了以下內容:神創造了致病細菌和食肉動物(忽略人的墮落和洪水的結果)6、生物絕種(洪水的結果)、還有神創造動物時,已經把牠們安放目前的地理位置(忽略洪水和洪後分散和遷移的結果)。

無神論者就像希特勒一樣,在敵軍暴露出這樣怯戰行為時,無神論者憑什麼要妥協?從現實來看,所有的妥協都是教會人士做出的,無神論者反而沒有任何讓步。他們既然用基督徒的武器反制基督徒,若能得到對方更多的妥協,他們何樂而不為呢?

最近不斷妥協的一個例子就是加爾文大學(Calvin College)的霍華德.凡.提爾(Howard van Till),他幾十年來一直宣稱進化論對基督教沒有威脅,他的大學也支持他。但退休後他撕下了相信超自然神的虛偽面具,這才暴露出其真面目(再有眼無珠的都也應該早有發覺)。有報導稱:「之後的二十年間,正如他的批評者所懷疑的那樣,他變成了一個異端。」7所以凡提爾只是一大批叛教者中的其中一個,而叛教者墮落的起點源於在創世記上的妥協,例如葛培理的福音傳道同工查理斯.丹普頓(Charles Templeton, 1915——2001)就是其中之一。8

教會應如何回應?

今天的教會應吸取邱吉爾的教訓,他後來帶領自由世界最終打敗了希特勒,但戰前他在「曠野那些年」(譯注:指30年代邱吉爾未能當選首相,沒有掌握政治權的歲月)準確警告希特勒的威脅。他指出:

「如果你在不流血就能輕易獲勝的情況下不為正義而戰,如果你在穩操勝券並且代價極小的情況下不去作戰,總有一天你將不得不在優勢盡失、九死一生的情況下奮起反抗。可能還有更糟糕的情況出現,就是哪怕沒有勝利希望,你可能也得戰下去,因為淪為奴,毋寧死。」

同樣的道理,教會中太多人不能在聖經直接教導上站穩(而是選擇其他理論模型9)。現在很多教會需要恢復教會的主要武器,就是「聖靈的寶劍」(以弗所書6:17)。關鍵在於要訓練教會肢體如何使用神的話語,以及如何(按照使徒彼得在彼得前書3:15的命令)保衛它,用以攻破各樣的計謀和攔阻人認識神的屬靈營壘(哥林多後書10:4-5)。10因為世界主要攻擊是聖經歷史,所以這必須是我們使命的重點。

馬丁.路德(1483——1546)這位宗教改革領袖立場鮮明:對世界所嘲弄的教義避而不談是基督徒對義務嚴重的怠忽職守。(參考2009年11月版的附錄13補充

「如果我以最洪亮的聲音和最清晰的解經,勇敢地傳講所有聖經上的真理,卻回避當時撒旦和世界攻擊的那一點,我就沒有真正地高舉基督。戰士的忠誠,顯明於戰場最激烈的地方。若不把守所有的前線而勇往直前,那麼他不過是一個羞恥的逃兵。」11

2009年11月版的附錄13補充

幾十年來人們認為這篇著名的「戰鬥」檄文出自馬丁.路德,包括法蘭西斯.謝弗(Francis Schaeffer)也這樣認為。然而馬丁.路德固然有很多類似的言論但這段話其實不是他所說,而是出自19世紀一部關於路德和宗教改革運動的小說。參見:Where the battle rages—a case of misattribution.

參考文獻及註解

  1. 參見‘Those who cannot remember the past are condemned to repeat it’( 不以史為鑒的人註定要重蹈覆轍)——Santayana, G., The Life of Reason, Constable & Co. Ltd., London, p. 82, 1954. 回上一頁
  2. Stark, R., For the Glory of God: How monotheism led to reformations, science, witch-hunts and the end of slaver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3; see also review by Williams A., The biblical origins of science, Journal of Creation 18(2):49–52, 2004; creation.com/stark. 回上一頁
  3. Wieland, C., Darwin’s real message: have you missed it? Creation 14(4):16–19, 1992; creation.com/realmessage. 回上一頁
  4. Mortenson, T., The Great Turning Point, based on his Ph.D. thesis at Coventry University, creation.com/turning_point; Philosophical naturalism and the age of the earth: are they related? The Master’s Seminary Journal (TMSJ) 15(1):71–92, Spring 2004, creation.com/naturalism-church. 回上一頁
  5. 參見 喬納森.薩爾法提, 《反駁妥協》, 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 Australia, 第八章, 2004. 回上一頁
  6. 參見 Sarfati, ref. 5, ch. 6; and Batten, D., et al., 《創世答問》, 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 Australia, 第六章, 2007. 回上一頁
  7. Manier, J., The New Theology, Chicago Tribune, 20 January 2008; www.chicagotribune.com/features/magazine/chi-080120evolution-story,1,1644498.story. 回上一頁
  8. Wieland, C., Death of an apostate, Creation 25(1):6, 2002; creation.com/apostate. 回上一頁
  9. Wieland, C., ‘Hanging Loose’: What should we defend? Creation 11(2):4, 1989; creation.com/hanging_loose. 回上一頁
  10. 參見 Christian Apologetics Questions and Answers, creation.com/apologetics. 回上一頁
  11. Cited in Schaeffer, F.A., The Great Evangelical Disaster, Crossway Books, Illinois, USA, pp. 50–51, 1984. 回上一頁

Helpful Resour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