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o Available in:

神导进化论的危害1

作者: 菲利普·贝尔 ()
翻译:中国创造论团契 (chinesecreationscience.org)
校对:新加坡CMI之友(facebook.com/CMISGP

发表于: 2012年12月6日(GMT+10)

多年来,我肩负着传达圣经真理与权威的责任,这一直是我的殊荣。不过,没有什么观点上的冲突,会比与神导进化论者的讨论来的更为强烈,他们坚称神用进化2的方式创造了生命。按丹尼斯·亚历山大(Denis Alexander)(编译注:国内已出版他的《重建范型——21世纪科学与信仰》)说的,我们「创造论者」让福音蒙羞,我们的教导是在损害神国的拓展,我们是搞分裂,而且反对进化论的运动其实本身就跑题了……3。然而我们发现,事实恰恰相反,我们正在进行的『质疑进化论』的论战很有势头,根本不是无关紧要的。

圖片來源 sxc.hu/Ambrozjo8968-speak-out

妥协的重重危险

念大学的头几年,我接受了神导进化论,偏离了对创世记的字面理解。我以亲身经历证明,从人的角度来说,进化论信条让我陷入了信仰危机:我最后面临一个严峻的选择,要么进化论是错的,要么创世记里创造/堕落/洪水/巴别塔的记载是错的。如果创世记的历史有可疑之处,那么,在我看来,基督教就成了逻辑上不能自辩的信仰了。

感谢神,我的故事没有以信仰崩溃收场,但我忘不了自己经历了这番有关万物起源的掙扎。现在我比以往更加确信,囫囵吞下世上的哲学实在很危险。对于基督徒来说,让人们的花言巧语来塑造我们对神话语的理解——尤其是那些抵触圣经平白含义的说辞,就很是危险。我深深相信基督教会必须拒绝对进化论作出妥协,因为这样会危害眾多教会的福音事工; 我之所以这样说,理由很多,请允许我简略分享一二。

1. 圣经被迫屈居于世俗思想之下

对神导进化论者来说,即使与经文字面意思相抵触,进化论仍然被他們视为毋庸质疑的事实。举例来说,丹尼斯·亚历山大写道:「我们如何根据进化论理解亚当的堕落呢?」4换句话说,人的思想理论被摆在圣经真理之上了!神导进化论者也许会抗议这一否认圣经权威的指控,但我深信他们在此实际上不是无辜的——就像我曾经那样。圣经是完美无暇,不可变更【诗篇119:89箴言30:5、6】。真理不能讨价还价,因此圣经权威绝不能臣服于进化论以下来被其诠释。神导进化论其实受某种意识形态所羁绊5,而且神导进化论一旦被采用,即便不会立竿见影,早晚也会無可避免地产生否认圣经核心教导的倾向(见此文)。

2. .被迫在进化论的『紧箍咒』下阅读平实的经文

神导进化论否定『经文明晰性』6,这就会改变我们阅读圣经的方式,还破坏了创世记1-11章的历史记述,将之贬为神话寓言,、诗句比喻。实际上,这就是在鲁莽的宣称,在达尔文之前,没有人能正确理解创世记,也是在批评那些拥护有几百年历史的圣经创造观点的人,不仅落伍,还爱搞分裂!每当圣经的平白含义受到了进化论的限制,经文明晰性就被边缘化了。比如说,R.J.贝利(Sam Berry)教授在他的《神与生物学家(God and the Biologist)》7一书中写到: 「如果神真是全能的,他当然从亚当的肋骨造出夏娃,但这并不意味着祂真的这么做了。现代的男人和女人肋骨数是相同的。」(强调为原文所有)

认为一根肋骨的缺失会遗传给亚当后代,这是违反生物繁殖基本知识的——对于他这个荒谬的误导我们不提也罷8。何况,亚当这肋骨还是可以再生的呢!贝利这回答其实是个烟幕弹,意图掩饰他对【创世记2:22】的公然蔑视:「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如果这并不意味着祂真的这么做了, 神就成了说谎的,而我们也就没有把握能理解任何一句经文的确切含义了。

3. 把圣经里的创造者对比成『进化之神』

圣经明确指出神是完美的【马太福音5:48】、圣洁的【以赛亚书6:3】、全能的【耶利米书32:17】,神是生命【约翰福音1:4】、光【约翰一书1:5】和爱【约翰一书4:16】,而且祂的属性是「明明可知的」罗马书1:20】。但是神的能力、知识和爱又怎可能清楚地得以在神导进化论中彰显呢?这样的一个神好像不懂得如何立刻创造生物(因此是知识有限的),或没能力那么做(这便是能力有限)。还有,如果所谓的创造过程(天择而来的进化)包含亿万年之久的痛苦和死亡,那么,祂的美善(仁慈)也須被否认【创世记1:31】。简而言之,采納神导进化论会使基督(道成肉身)失去祂应有的荣耀。

4. 对基督及其使徒证词的蔑视

如果採信神导进化论,那么基督和新约作者教导的「人类远在创世之初就存在」,就是错误的(或是有意欺骗的)【路加福音1:7011:50马可福音10:6使徒行传3:21罗马书1:20】)。还有,「地从水中被造而出」(见于【彼得后书3:3-5】)、「挪亚洪水」(参考【彼得后书3:5-6】、「人和动物的区别」【哥林多前书15:39】、「按字面意义存在亚当」(例如:【哥林多前书15:47-49】)、「从亚当造夏娃」【提摩太前书2:13】、「按字面意义理解的夏娃被撒旦诱惑事件」哥林多后书11:3】及其他许许多多的经文,也就全都错了。

5. 进化论削弱了按神形象被造的人之价值

尽管这一形象被堕落的人类毁坏了,人类依然是按照神的形象创造的【创世记1:26、27】。虽然亦有別的不良因素在作祟,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在某些社会,进化论长达几十年的灌输所留下的可怕后遗症(还有那些不久以前的邪恶之举)。对权利的欲望、贪婪、自私、冷漠、欺诈,对无助弱势群体的欺压——都是因为实践『适者生存』这思想所帶来的。进化论框架下的人类被贬低为纯粹的动物,任其各种欲望和嗜好摆布。然而对于這些要害,主要的神导进化论者都会在他们的教导中避重就轻,要不然就置若罔闻。

且看以下的评论,出自萨姆·贝利教授于1996年的一次访谈中9「……我是一只猿。我是一只按照神形象所造的猿,我得把这二者结合起来。这也根本没迁就哪一方的意思。……那么多基督徒的信仰不成熟;对他们来说:不是信仰,便是科学。不过,并非是那样,应该是:既是信仰亦是科学。」但这与使徒保罗的教导(见于【哥林多前书15:3915:45】)及许多其他圣经经文背道而驰(比如【诗篇8:4、5】)。为了做一个彻头彻尾的的神导进化论者,贝利如此高举人类理智,以至并未注意到他自己的话近乎亵渎。事实上,神导进化论教条既不符合正统解经,亦与科学相矛盾(因此,他们会因其骑墙作风,并其对圣经将信将疑的取態,招惹无神论者的愤怒)。

此外,我们明白人罪恶的心性源自于历史上真实的亚当夏娃的堕落,但在进化论的世界观里,欺骗、嫉妒、偷盗、淫欲和凶杀,却是必然的「果」。神导进化论者为了将进化过程强加于圣经,就不得不軽忽这些恶果与进化论的关联。请看這写于二十世紀早期的,利奥波德·克拉克(C. Leopold Clarke)的敏锐观察10「进化论应用在人类道德与社会生活上时,就是纯粹的自私和冷漠,不论在何处,都会结出这样的『果子』……每每在人生舞台上,由于对权力与地位的渴望……人们就对弱者和无助者作无休止压榨,这一切背后便是进化论在做崇吗?……若真如此,还需要什麼別的,来说明人对神日益强烈的怀疑和人类对神圣良善的信念的沦丧吗?」

6. 神导进化论破坏耶稣基督的福音

神导进化论的教导,对寻求神的人来说是一道阻碍。造物原初的完美、始祖堕落、罪惡、死亡和痛苦--通通都被他们重新定义,以至扭曲经文本意。例如,接受人类的进化,就是否认有圣经真理中所说的「罪」。这刚刚与圣灵所做的相悖:衪向人强调說「罪」是极为丑恶的【罗马书7:137:18、19】。今天这些自称福音派的,這般改写圣经基本的教导,便是将原本明明白白的经文,弄得面目全非,不知所云了。

例如,【创世记1:29-30】 清楚明白的指明堕落前的世界中没有食肉性动物:

神说:「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全赐给你们作食物。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将青草赐给它们作食物。」事就这样成了。然而,丹尼斯·亚历山大却说11「经文这里所指的,沒可能是茹素,而更像是在强调以下的神学观点:只有罪人才需要献上动物為祭。」 但其实,看上去不仅似乎是,而是可以肯定作者(归根是圣灵)所要表达的是:人和动物都茹素;皆因这乃是经文所明确陈述的(另見此文)。创世记第一章里并没有任何通过献上动物为祭来赎罪的迹象——原初世界纯洁,在道德上(moral)和实质上(physical)皆为完善美好——正如神自己的宣告所强调的那样:「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创世记1:31】。

更甚的是,神导进化论者不単否定亚当是第一个人,还进一步否定我们的罪性和肉体的(不単是灵性的)死亡是源自「始祖亚当」。使徒保罗在罗马书五章哥林多前书十五章所闡:创世记第三章和福音之间的关联,也被神导进化论者严重削弱了;以至完全抵銷了神通过耶穌所賜下的丰盛恩典和公义。那么,在神导进化论框架下,耶稣荣耀的救赎之工就有沦为神话的危险。

实际上,若按照神导进化论的逻辑作结论,我们的末世论12也必须更改。如果伊甸园状态其实包括动物和猿人的疼痛、苦难和死亡,为什么死亡会被描述为「要被毁灭的仇敌」哥林多前书15:26】?如果肉食性、痛苦和死亡,实际上是在亚当以前漫长的岁月里,生命固有的一部分;那么,在启示录22章3节的教导中提到:当诅咒被除去时,为什么我们没有读到复原的世界里有包括这些?然而我们读到的却是,未来的永恒状态将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启示录21:4】?实际上,如果人们前后统一地应用神导进化论的教导,基督徒对「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你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彼得前书1:4】」的信心就是枉然的了。

神导进化论再思

正如所有其他人为的创世记神学新见一样,神导进化论亦要求人们接受:莫名其妙地,十八个世纪以来,所有傑出的基督教思想家,都未能正确地理解这卷在圣经中最基要的经书!難道要直等至有一位渐渐远离神,渐渐对神话语失去信心的自然神论者(deist)来到,才能向我们展示神实际上是怎样创造世界的?!还有,尽管达尔文(进化论的主要締造者)明明致力于在其进化论说中,除去神的任何介入,神导进化论者却还是听者藐藐。

否定达尔文

沒有一个达尔文著作的忠实读者——-尤其是读过他的私人信件及自传的——会对以下论点有任何怀疑:他明擺著要反对神导进化论。就举一个例子来说,达尔文在给他的美国朋友阿萨·格雷(Asa Gray)的信中写到: 「我没有想要以无神论的方式写作。但我承认,我不像別人那样,也不像我以为应该会有的那样,我看不到设计和慈爱的证据四面环绕著我们。对我而言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幸。我不能说服自己,慈爱全能的神竟然特意设计出一個姬蜂科(Ichneumonidae)來寄居在活毛虫体内,以啃食其寄主为生……在我看来,沒有必要相信眼睛是特別设计的」(强调部分是本文作者所加)13。他不只明擺著否定设计,也拒绝神在他所鼓吹的进化过程中扮演任何角色——他这立場在逻辑上算是站立得住的

福音正统的破坏

今天有些神导进化论者一面大声宣称他们福音的正统性,一面却或削弱、或否定圣经中显而易见的教导。那么,基督徒就责无旁贷,要查考圣经来对照试验他们的主张——「要凡事察验,善美的要持守」【帖撒罗尼迦前书5:21】——正如C.利奧波德·克拉克(C. Leopold Clarke)注意到的那样:因为「遥远的对立者(如:无神论者)对圣经神圣权威所作的损害,总要比那些表面崇之、实则損之矮化的人(如:神导进化论者)所作的为少。来自任何一方的诋毁,都没有比来自盟友的那些來得严重」14。诚然,这是个强烈的控诉,但我相信他这样说是有根据的。即使是真心作基督徒的,我们还是有可能會损害那正正是我们自己所珍视的福音——正因如此,神对教会中作教导的基督徒严正告诫:他们会受更严厉审判【雅各书3:1】。请你重读这篇文章起首所列举引用的,那些针对创造论者的恶意中伤和指控,然后就著我们所点出的,有关神导进化论的问题,再好好思考。可悲!恐怕在这里引用【以赛亚书5:20】会一语成谶:「祸哉!那些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

结论: 忠心顺服才是保障

当然,也是有强而有力的科学理据去排斥推翻进化论,不论是无神论的还是有神论的——CMI的网站、书籍、DVD、和《创造》杂志都有全面详尽地提供这些理据。所有真正关心真理和科学完整性的人的义务,就是继续履行【帖撒罗尼迦前书5:21】——这样做将意味著继续『质疑进化论』,并提出中肯有力的辩证:尤其是那些被进化论者(无论是世俗主义者或是神导进化论者)有意无意地去忽略或搁置的证据。

神导进化论者为迎合进化论所需而有的思想纠结是大可以避免的。接受神导进化论,就是姑息纵容劣等科学和劣等神学,因为神导进化论終究是个逆喻(oxymoron)15——和主耶稣基督的福音真理相抵触。我在此文有话直说,毫不客气,但我诚恳地為我主內肢体,尤其是那些正在阅读此文的神导进化论者祈祷,愿其静心三思。让我们铭记于心:「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什么都不能使他们绊脚。」诗篇119:165

参考文献及注释

  1. 这是一篇文章的扩展版,该文章首次出现于CMI-英国/欧洲祈祷报, 在2012年六月。回到內文
  2. 在此处及文章中的进化是指:所有生物体(包括人类) 都具有共同祖先,且都经历了亿万年来的遗传演化。回到內文
  3. Creation or Evolution? Do we have to choose? Monarch Books, 2008, pp. 353-354.回到內文
  4. 见于creation.com/viva-la-evolution。 回到內文
  5. Statham, D., Evolution: Good Science? Exposing the Ideological Nature of Darwin's Theory, Day One, 2009. 参见9-11章。回到內文
  6. 这个原则是说,神的话语清楚明白,按字面意义可以理解。回到內文
  7. Berry, R.J. , God and the biologist, Apollos, Leicester, 1996, p. 50. 回到內文
  8. 作为贝利这样的杰出的遗传学家,这样的根本错误是不可原谅的。回到內文
  9. 出现在BBC广播中,紧接着又出现在这本书中: Stannard, R., Science and wonders: Conversations about science and belief, Faber & Faber, London, 1996. 第46页。 回到內文
  10. Clarke, C. L., Evolution and the Breakup of Christendom, Marshall, Morgan & Scott Ltd, London, 1930. 第130页。回到內文
  11. 参考引用3,第270页。回到內文
  12. 这一神学分支涉及的是与人类最终结局相关的「末后的事情」,包括死亡、审判、天堂和地狱。回到內文
  13. 在1860年5月22日给阿萨·格雷的信Letter to Asa Gray, 22 May, 1860. In: Burkhardt, F., Evans, S. & Pearn, A. (eds), Evolution: Selected letters of Charles Darwin, 1860–187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8. 第11页。回到內文
  14. 参考引用10,第250页。回到內文
  15. 逆喻是概念上的矛盾,如「震耳欲聋的沉默」,「已婚单身汉」等。回到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