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o Available in:

路德論進化論

1113-luther

作者: 保羅.巴茨 (Paul Bartz)
翻譯:中國創造論團契 (chinesecreationscience.org)
校對:黃逸恒博士 (Dr. Felix Wong)


1483年11月10日,德國艾斯萊本 (Eisleben, Germany),漢斯和瑪格麗特.路德 (Hans and Margaret Luther) 生了一個男孩。11月11日,聖馬丁日(St. Martins Day ),這個男孩被奉獻給聖馬丁,並以他的的名字命名。1502年他獲得學士學位,1505年他獲得碩士學位,1512年他獲得威登堡大學 (Wittenberg University) 的神學博士學位。這個博士學位讓馬丁.路德 (Martin Luther) 擁有按照他所明白的字面意思教導聖經的權利。1517年10月31日,路德為了呼籲教會回歸聖經基要真理,將「95條論綱」釘在教堂門口,這便開始了宗教改革。而且從研究他的著作會發現,路德認為創造是聖經基要真理中最重要的部分。


當路德看到創世記中關於創造文字時,他對摩西使用的簡潔言語感到驚訝,許多釋經家和作家把聖經對創造解釋得晦澀難懂,這令路德十分擔憂。他警告他那個時代的人:「在這方面,沒有任何人是權威,不管是希伯來人、拉丁人還是希臘人」1。路德指的是像盧克萊修 (Lucretius; 西元前1世紀)這樣的人,在他的著作《宇宙的本質》(the Nature of the Universe) 中 2攻擊關於聖經創造的核心概念為「一派胡言」。 盧克萊修說:「沒有什麼東西從虛無中可以被神聖力量創造出來……『眾神為人類特意創造出一個光彩奪目的世界』的這個理論,和與之相關的所有虛構故事簡直是一派胡言!」

盧克萊修自稱是聖經的敵人。他說如果萬物的起源可以歸因於自然方式,而不需要神,人將不必擔心對與錯的問題,於是就能自由發展,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為了說明他的觀點,盧克萊修詳細描述了生命是如何從「原始湯」中的非生命形式開始形成,並花了很多時間來解釋生命從簡單到複雜的漫長進化過程。他詳細討論了食物供應等環境因素如何影響進化過程中新的適應能力。最後,根據盧克萊修的說法,生物一直進化到人類的早期祖先,一種「有著更大更結實骨骼框架以及與之相連肌肉和結實的肌腱」的原始生物。

根據盧克萊修所描述: 這些「早期人類」甚至不知道如何使用火、如何溝通和穿衣。他們只生活在灌木叢中,但這些「早期人類」身體結構經過了漫長歲月變化與遺傳,形成了現代人類! 3

路德很清楚這些羅馬進化論者的見解,他拒絕他們的主張。

路德經常引用創造記載作為聖經明晰的例子。他同意摩西是創世記的作者,並且認為創世記是神的話語,毋庸置疑。他的結論是,世界存在不超過「6000年」4,但他表示,哲學家(進化論作家)永不會接受,因為他們的理論是基於人類的理性,這在面對所有神的話語和作為時是「失明、耳聾、無助、無神和褻瀆神靈」的。5

兩段創世記載?

創世記歷史是否包含兩個相互衝突的創造敘述,儘管許多人認為是現代人的問題。但路德知道這問題並直接地面對它。他以樸實無華的口吻說,摩西寫的是什麼,想表達的就是什麼。用路德的話:摩西直言不諱。路德問,如果我們無法理解「日」這個詞的含義,我們怎麼可能按照神希望我們使用「日」的方式來使用?6他反對為了適應我們有限的時間概念來解釋創造的六天,他寫道:「人不能用詭辯來解釋這段文字。」 7在一個特定的論點中,路德五次提到摩西敘述的歷史。8他強調說:「以我的意見,這是歷史。」 9

路德還駁斥摩西關於創造的言論,是一種特殊「宗教史」 的文學體裁的觀點。他在他那個時代已經聽到了這種說法。路德回應說:「摩西到目前為止(到【創世記2:9】)所做的陳述涉及了自然科學、政治、法理學或醫學。到目前為止,路德說,摩西還沒涉及到宗教或神學! 10因此,創世記載不可能是一種特殊的「非字面意思」的「宗教語言」。

長期以來,人們一直指出原文中所謂差異和錯誤。路德討論了其中一些,例如在太陽、月亮和星星之前就造了光,以及在日光之前植物就已經存在。路德回答說,這些自稱為神學家的人正在「玩弄不合時宜的寓言」(因為摩西是在講述歷史)。11

路德也反對創世記中有兩種不同記載的說法。他強調,創世記第二章只更著重於男人和女人的創造細節。在結束他對第一章的評論時,路德說:「在下一章節中,摩西詳細地講第六日的創造,人是如何被創造的」12路德重述這一觀點,多次拒絕「有兩個創世記載」的觀點。13[編者注:也見創世記的矛盾?]

路德強調,神創造的工具是神的「道」,就是「道」成為肉身來使我們獲得救恩。14在此基礎上,對於路德來說,關於「如何」創造的教導也是聖經啟示基督的一部分。他把玩弄創造看作玩弄聖經關於基督的啟示。出於這個原因,路德甚至拒絕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的寓言法,他認為這種方法在聖經創造記錄問題上過於隱晦、玄乎、籠統。在評論奥古斯丁的方法時,他寫道:「親愛的讀者,我問你,當這盞燈如此明亮時,那些晦澀又最愚蠢的寓言有什麼存在的必要呢?難道不是扼殺了真正的意義,用一個不僅無用而且後果嚴重的想法取而代之嗎?因為我們有聖靈作為我們的嚮導。通過摩西,他並沒有將愚拙的寓言給我們,乃是將要緊的事教訓我們。15

聖經和科學

路德不認為真正的科學應該與聖經相矛盾。路德並不畏懼科學,他認為真正的科學,當觸及到聖經中所揭示的內容,可以與聖經相輔相成。因此,與聖經相矛盾的科學是偽科學。科學研究僅是被感官認知的受造物,但聖經能能夠解釋大部分有形和無形的創造。因此,他認為聖經比科學有更高的權威。

馬丁.路德對科學方法的把握遠遠超前於他那時代。他指出,在占星學中,只有沒有失敗的預言才會被發表,而其他的預言則會被遺忘。他不相信「從這樣局部觀察中可以建立一門科學。」16路德提倡完整、可重複觀察和可證偽的基本科學方法。

路德明確支持實證觀察形式建立科學原理的正確科學方法論。對此,他補充說,根據神的旨意,聖經不按科學原理運作的情況也可能發生的。神沒有給這個世界上好發條,就撒手任其獨立運行,自生自滅。祂總是親自關心護理,基督裡的恩典是神每日親自關係護理受造界最高的體現。路德把聖經內容提升到所有事情最高的權威水準,並把理性作為聖經的僕人。他提出現代科學建立的原則,就是我們不應忘記它是由創造論者建立的。毫無疑問,進化論已經從這基礎偏離得很遠。

神導進化論

路德蔑視那個時代飽學之士所熟悉的神導進化論(theistic evolution),稱「這不是真的」,他寫道:「如一些異教徒和其他庸俗的人所說的那樣,神在一開始創造了一切,然後讓其自然獨立運作、自生自滅,讓所有事物在其力量的作用下突然變成現在的樣子; 因此,他們把神當作是鞋匠或者裁縫。這不僅與經文相矛盾,而且與經驗相悖17」。

意識到這些科學主張,路德說:「正如在開始時沒有任何生物能夠為自己的創造作出貢獻一樣,同樣也無法為自己物種的保存和延續起作用。由於人類沒有創造自己,所以我們無法通過自己的力量使自己下一秒能活下去18」。

路德十分具體而清晰地反駁,用機械化隨機自然過程解釋人類的起源,好像他曾經讀過達爾文的論著似的。在關於【創世記1:6】的評論中,他說:「我們在這裡學習關於人類的起源,第一個人並沒有通過自發的過程而存在,如人的理性欺騙了亞裡斯多德及哲學家所發揮的想像。」19他明確拒絕任何人對世界隨機過程解釋,因為經文已清晰地將這些解釋排除在外。「不敬虔和邪惡的人,他們以為凡事都是偶然發生的,對聖經和神的創造物一無所知。」 20毫無疑問,路德熟悉經典的基礎進化論點,並且徹底將其否定了。

創造與基督

我們可以從路德對福音堅守中找到他反對進化論核心思想。人是神特別為與祂相交而創造的。藉著神的恩典,福音恢復了神與墮落之人的相交,包括神與我們在個人日常生活中的交往。祂不是將我們撇給祂所創造的定律。這樣的想法是對恩典本身的攻擊!因此,路德將聖經關於創造的教導視為聖經基督論的一部分。路德引用使徒約翰的話說:「如果基督不是真神或具有神的本性,不是在永恆中從父而生的,不是萬物的創造者,那麼我們就註定要滅亡。」 21換句話說,談論沒有基督參與的創造,或者將創造作為一種多餘的教義進行討論,是一種有效地將基督從基督教中不露聲色地剔除的方式。

路德反對創造作在第六天之後,以新生代的孕育依然繼續的說法。他說「……在神看來,我從創世的時候就立刻被生下來,而且生養眾多。因為神說:『讓我們造人』,而我也被創造了。無論神想創造什麼,當神說話時,神就創造了。但並非所有創造物都能立刻映入眼簾。」22與一些現代的學者相反,路德非常仔細地區分了神的創造工作(在第六天結束)和神對創造的護理(遵循不同的原則,並延續至今)。

在他對約翰福音前兩節經文的評論中,路德指出,這經文清楚地將基督、祂的神性和創世記載一直聯繫在一起。他說,對一個破壞,就無可避免地將會破壞另一個。 23因此,路德認為對創造的正確信仰就是關乎救贖的信仰。他這樣說:「如果信仰哪怕只有一點點的損傷,我們也會失喪。如果基督脫去了祂的神性,我們就無法抵擋神的忿怒,也無法脫離祂的審判。」 24但「他既然作了基督徒,就當事奉造他的主。在這些神給的資源之外,我們什麼也沒有。我們沒有創造、形成和造就我們自己,但我們擁有來自神的一切。」25

對於路德來說,創造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路德拒絕了古人的進化論信仰也拒絕了在他之前的(在當時看來的)「現代」神學家的神導進化論。對路德而言,聖經關於創造的教導最清楚,要從字面上理解,並應當被理解為聖經教導關於基督的人性和基督事工的重要部分。而且,聖經教導應當凌駕科學!

以路德命名的許多路德宗神學家、教育家和教育機構,路德會為他們感到悲哀,因為今天他們在傳播路德本人所鄙視的進化論。全世界應該知道,如果路德能活到現在,看到那些自稱為路德宗,卻接受神導進化論的「庸俗人」,他一定會責打他們。

參考文獻及註解

  1. J.P. Pelikan and H. Lehmann, ed., ‘Luther’s Works’ American Edition, 55 Volumes, Volume 1, ‘Lectures on Genesis, Chapters 1–5’ St. Louis, 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55, p.1, hereafter abbreviated as L.W. 回上一頁
  2. Lucretius, The Nature of the Universe, translated by R. E. Latham, Penguin Books, Baltimore, Maryland 1967, pp. 31 ff. 回上一頁
  3. Ibid pp. 199–200. 回上一頁
  4. L.W., Vol. 1. page 3. 回上一頁
  5. Martin Luther, On the Bondage of the Will, translated by J.I. Packer and O.R. Johnston, Westwood, N.J., Revell, 1957, p. 201. 回上一頁
  6. L.W., Vol. 1, p.5. 回上一頁
  7. L.W., Vol. 1, p.69. 回上一頁
  8. L.W., Vol. 1, pp. 88–90. 回上一頁
  9. L.W., Vol. 1, p.94. 回上一頁
  10. L.W., Vol. 1, p.19. 回上一頁
  11. L.W., Vol. 1, p.73. 回上一頁
  12. L.W., Vol. 1, pp. 69, 82, 140. 回上一頁
  13. L.W., Vol. 1, pp. 3,31,75, Vol. 2, p.16, Vol. 5, p. 249, as a few examples. 回上一頁
  14. L.W., Vol. 1, pp. 184–185. 回上一頁
  15. L.W., Vol. 1, pp. 44–45. 回上一頁
  16. L.W., Vol. 1, chapter 1. 回上一頁
  17. L.W., Vol. 22, pp. 28–29. 回上一頁
  18. L.W., Vol. 22, p. 28. 回上一頁
  19. L.W., Vol. 1, p. 25. 回上一頁
  20. L.W., Vol. 4, p. 249. 回上一頁
  21. L.W., Vol. 22, p. 21. 回上一頁
  22. L.W., Vol. 1, p. 76. 回上一頁
  23. L.W., Vol. 22, p. 13–14. 回上一頁
  24. L.W., Vol. 22, p. 22. 回上一頁
  25. L.W., Vol. 17, p. 91. 回上一頁

Helpful Resour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