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创造的论科学事实的主要类别

(与普遍进化论相对而言)

1. 自然法则

所有物质/能量系统都有强烈趋向于最有序存在的趋势. 然而如果不是被设计或有人工智能的参与, 即使开放的系统也会从有序趋向无序,从有信息趋向无信息, 最终导致能量逐渐损失. 这就是为什么热量会从热的物体传向冷的, 为什么太阳能不会令死的树枝继续生长(相对于绿色植物中含有特别的, 预先设计好的机制)的最根本的原因.

如果把这个理论应用到第一个生命的起源这个问题上,它说明了生命只有在有外界信息被预先输入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产生。如果把这个理论应用到整个宇宙(热力学称之为“热量死亡”,也就是“从宇宙到混沌“)上,它揭示了 “从混沌到宇宙, 全是自然的过程“这一进化论的根本论点存在一个基本的矛盾。

2. 地球上的生命

对地球上的生命的变化的观察似乎在使人错误地认为有证据支持进化论的从原生动物到人的理论(宏观进化论)。从已经存在的群体中选择的信息(例如,蚊子对DDT的免疫力)引起这一群体基因净数量的减少。从信息-理论和试验数据两个角度看,变异(复制错误)都不可能在信息量或复杂性上导致任何目的性或功能性的增加。恰恰相反,他们是传递遗传信息过程中的“噪音”。这与信息流中随机变化的科学原理相符合。这个信息流的下坡流动(从物种形成,物种消失和变异‘负荷’)与原始基因库中存在大量原始(被创造的)不同种类相符合。由于被观察的‘微观‘变化在信息上来讲是下降的,或最多是水平的,无论在多长的时间里,它们也不可能积累到足够得变化以至于能够产生‘宏观’进化的程度。

这些变化是进化论生物学课程中的主要内容,但你并不能从这里推断出变形虫到人的进化, 而是看出他们更符合’创造-堕落’的模型。

3. 化石

在可能存在的数以百万的过渡形态中,有三四个是有争议的。大英博物馆的进化论学者克林 帕特森博士对为什么她的描述中没有包括过渡形态的问题作了如下的答复:

‘我完全同意你认为我书中缺乏对进化转变的直接描述的观点。如果我知道有任何这样的化石或生命形式存在,我当然会引用进去。你建议说一个艺术家应该习惯于将这种转化视觉化, 但他从哪里才能得到这些信息呢? 实话说,我提供不了,而且如果我把这个任务交给艺术家,那岂不是误导读者么?’
‘我四年前写了这本教科书。如果要我现在再写的话,它就会大不相同了。我是渐变论的信徒,不仅仅是因为达尔文的权威,而且也是因为我对遗传学的了解似乎也要求我这样相信。然而当古德和美国博物馆的人说并没有过渡形态化石的时候我也很难反对他们。我本人也是个化石学者,我对要在化石中确认祖先这一哲学问题非常着迷。 你说我至少应该‘展示一幅照片表明每一种生物体是从哪一种化石中得出的。’我必须说明并不存在一个化石可以无懈可击的说明这个问题。

即使那个经常被进化论引用的始祖鸟也没有明显的由鳞到羽毛或由肢体到翅膀过渡的证据。

当然还是会有人对进化论坚信不移,尽管他们的信念是建立在难以观察到的快速变化或者其他什么次要的假设上。

然而这种明显缺乏进化链的事实却强有力的证明了创造论的可靠性,无论人们如何对化石是如何与几时形成的争议有多少。

4. 物体的年龄

从定义上来说,支持地球/宇宙的年代是短暂的证据就是支持创造论的证据. 因为如果自然进化真存在的话,那将需要无数的年代。有很多证据反驳生命存在数十亿年的假想,包括快速地磁反转,基因,和其他据推测有数百万年的化石中的脆弱有机分子;大气中没有足够得氦,海中没有足够得盐分,按照碳-14推测有数百万年的煤和油, 交错的不连续的地层,及其他很多实事。

因为人们无法直接测量在自己有生之年以外的时间, 所以任何关于地球存在时间 无论是漫长还是短暂的论点都必然是建立在一定的假设上.

关于地球历史是年轻的理论更合理, 因为在地球岩石发现的数以十亿计的保存完好的化石软体需要沉积物的快速的沉积和硬化才能得以保存. 对于在灾难性条件下快速形成的多种地层结构和峡谷的观察表明那种根深蒂固的认为地球是经过,缓慢,渐进, 漫长年代进化的观点可能是大错特错了.

5. 文化-人类学

在全世界各地数以百计的土著人的传说中都有关于大洪水的记载,每个记载都与圣经中的相符合, 这说明了大洪水是真实存在过. 还有广泛流传的关于语言被散播的记载.语言学和生物学上的证据最近揭示了一个至今为止还未被注意到的不同人种之间基因上的相似. 这与人类是从在很短的时间内从少量的人口中进化来的论点相吻合, 而否定了以前被广泛接受的认为人是从长时间的孤立状态中进化来的观点. 线粒体基因研究表明全人类可能是同一个女人的后代.这些证据可能与某个进化论模式相符, 但不是它的直接预言. 却与圣经创造论直接符合.

6. 设计和复杂性

极度复杂的人体器官和某些复杂的相互依赖的器官(有机体的)系统被认为不可能有部分合作,部分工作的简单形式的可能。复杂的不可思议的人的大脑,它的创造性,抽象思维能力,具有远远超过仅仅生存需要的程度。这也许是通过因果关系推里可以发现的最明显的智慧创造的证据。

在分子级别上,标志生命形式的组织模式与例如晶体排列有本质的不同。例如,某种特定蛋白质的功能取决于其构成物质的序列的排列。用来制造这些序列的编码的信息不是组成蛋白质的化学成分所固有的(对晶体而言),而是外来的。

在繁殖过程中,需要用来制造生命机体的外来信息被同样(或更加)复杂的系统印刻到物质基层上以提供一个预先编制好的模式。这些系统本身也需要同样的机制来繁殖。没有任何已知的自发的,物理-化学过程 能制造这样的含有信息的序列而不需要已设计好的机制, 除了在外来智能作用下。从这些观察中能得到的最合理的结论就是外来智能是大量以具有完好功能形式存在的原始生物信息产生的原因。

罗马书1:20说道,‘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虽是眼不能见, 但借着所造之物, 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