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o Available in:

‘年老地球論’的答案只會製造問題

回應一位持年老地球論的批評者和他的‘權威’論證

作者:蓋里·貝茲(
翻譯:中國創造論團契
資料整理:極光創作

最近,一個位年老地球創造論網站的作者麥克·霍爾(Mike Hore)回應了我的文章《你的權威是什麼?接納百億萬年說法的基督徒無法引用聖經經文進行辯論證明自己的觀點》(What is your authority? Christians who invoke millions of years cannot make their arguments from the biblical texts.)在繼續閱讀之前值得先看一下這篇文章。

123rf.com/rudall3010406-ref-cartoon

我對他的回應穿插在下文中做了回答:

他寫道:1

我有意在這篇文章命名上使用蓋里·貝茲(全球CMI創造國際事工的總裁)的標題,就是最近他寫給支持者的通訊文章標題。這正是年輕地球創造論者的主要問議題,也可能是他們的主要動力。在最近幾年,他們不再以“年輕地球創造論者”自稱,而是改為“聖經創造論者”。

沒錯。而且,我是第一個提倡使用這個更為清晰的稱謂的人,這是早在2011年的一封CMI通訊中提出的。我提倡使用這個稱謂是要強調我們 的確是相信 聖經經文的,以區別向世俗科學妥協的年老地球論者或神導進化論者,因為他們對世俗科學的依順已經與超過了對聖經明確的教導相違背的信任。我的你原文可以在這裡讀到:《我們是……聖經創造論者?》(We are … biblical creationists?

暗含的意思是我們如果不相信地球是年輕的,即便認為自己認為符合聖經,我們也不符合聖經。

不,我不是暗示,我是明說。雖然這個主張看似強硬,但我誠懇地認為,如果把許多自己的意思 強加 在經文里,還自稱過多強解經文的人為符合聖經,實屬這有點虛偽。注意,我們不是說年老地球創造論者一定不是基督徒——而是說我們無法從聖經里發現年老地球論(或進化論)。持這種理論就意味著低估聖經。,因此,所以我說這觀點不符合聖經,而且與基督教教義信仰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我們作對基督徒意味著什麼真實含義的認識,即即我們墮落的現狀以及對救恩的需要等,只有從能來自聖經中看到。或許關於這些教義的經文也需要重解。?

如果我們將‘“科學’”奉為教義解經的過濾器,將其而且 一致統一一以貫之地 使用於整本聖經,就會對神學造成嚴重問題。比如說,同樣是這的科學,也稱顯示人無法不會從死裡復活,那麼我們也要用文化語境重解復活的意思嗎?科學也還顯示,物質不能憑空被創造,也無法不能徹底毀消滅除。,但這似乎並不妨礙霍爾似乎可以毫無障礙地相信上帝在創世記1:1的作為,相信上帝祂能夠創造一個無法想象其龐大的宇宙。但諷刺的是, 他卻似乎無法“相信” 上帝有足夠的能力在六日內完成。令人感到悲哀的是,這與提摩太後書3:5所警告的情況很為相似:“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等人你要躲開。”,可悲。

對於若要理解數十億年的地球年齡這一觀點是怎麼來的,可參見《上帝是不是用幾十億年創造宇宙?這為何重要?》(Did God create over billions of years? And why is it important?

其實事實上,(他們以為)我們在聖經的立場方面,上妥協的是了我們,因為我們讓科學成為了另一個權威。

你們的確是這麼做的——你們的論點和言辭足以證明這一點。

無論多少有名望的福音性派學者接受古老地球論,似乎都無濟於事,因為他們明顯也是不符合聖經的。

沒錯,他們不符合聖經。但是謝謝您提到了另一點。您不僅將世俗科學視為權威,您還認為我們應該相信年老地球論的另一個理由是:有很多基督徒科學家和學者都相信,換句話說:“因為他們如此信,我們也信吧。”這又是一個以權威說話的次要論點證,但這同時樣也是錯誤的。即便有一百萬名基督徒科學家相信年老地球論和古老宇宙論,這都不足以說明問題無關緊要。在教會歷史上的某個階段,反對三位一體的阿里烏異端2要比持守三一論的正統理解更加盛行,但是值得感恩的是基督的神性沒有被理論的流行程度決定並不是通過少數服從多數的投票來決定的。身為基督徒,我們不應該將人的意見(尤其是建基於聖經之外的)視為終極權威,只有聖經才是唯一的權威,既正如 唯獨聖經 (Sola Scriptura3) 的概念所述 。向主張漸進創造論的妥協理論的家休·羅斯(Hugh Ross)採用的正是這個策略,他從情感層面蠱惑人相信他,以“相信我,我是天文學家”或類似的說辭達成目的!

蓋里在文章中提到了在某次大會上的他與一位提問者的對話,這番對話點中了問題的核心,提問者問及如何看待一位著名學者也相信年老地球論。蓋里在回應中提到:“…或許比如,您可以告訴我聖經中有沒有經文,若按字面意思理解,表述了千百億萬年的觀點?或者甚至或者哪一處經文只是從聖經中看到給人一個古老地球/古老宇宙的印象?”

蓋里說的看似很有道理。

謝謝,但是以下的反駁未能奏效並不能否定我。

但是他的回答有問題,他所說的“按字面意思”理解。沒有人可以僅按字面意思理解聖經或任何其他文字。這聽起來很簡單,但是事實並非如此。我們在閱讀、聽聞任何內容時,都會將文化背景帶入對信息的理解,我們的社會文化與聖經書卷寫作的時代、地點的社會文化都極為不同。

所以,在我們已經啓蒙的‘“科學時代’”,我們要按照現行的(卻是變化不定的)科學知識重解聖經。若情況真是如此,我們將無法確定我們對聖經的解釋或理解是否正確。明天,我們或許又(用‘“科學’”)發現了今天所未知的。我明白了這個規律,這樣一來我便永遠無法確定現在的解釋是否正確。舉例來說,如果我對經文的解釋以大爆炸理論為基礎,由於大爆炸理論變幻不定,我對聖經的解釋也要隨之變更了。我在學校所學的大爆炸理論和現在的大爆炸理論完全不同。根據今天的版本,宇宙要比我在學校所學的版本的古老100億年。創世記中的‘“日’”又要被延長!

霍爾宣傳年老地球理論的方式其實和進化論的‘“基要主義大祭司’”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宣傳的方式並無二致。他道金斯聲稱說,從對自然世界的觀察中,我們可以輕易推導出這是原自設計。但是他事先預設自然主義一定是正確的,因此他說:“生物這門學科研究的是表面上看似是為了某種目的而被設計[實際不是]4的複雜物體。”簡言之,這你需要一名科學家(或作:進化論者)幫助你明白。同樣,霍爾也是似乎在說:“蓋里·貝茲說的有道理。但是創世記1章按照字面意思讀,創世記第1章看似講的好像是一些普通日,而且聖經也從來都沒有提及數百億萬年的概念,但是這並不是創世記第1章的原義。”什麼?

容我解釋清楚;沒錯,研究希伯來文的語境、語法,以及不同文體各自的表達方式的確很重要。但我們越是這麼做,我們就越會發現,證據堅定地證明創世記的原義正是字面直白表述的意思。可以參見《創世記第1章的語法和語義》(Syntax and semantics in Genesis 1)。

對於我們西方社會來說,科學上的問題非常重要,我們會要求答案精確到具體的時間、體積質量、速率等。,這是我們根深蒂固的習慣。所以當我們在看讀創世記第一章第1章的時候,我們當然希望很容易看到24小時的日,將去搜尋上帝創造世界的諸多細節挑出去。這對我們來說是非常自然的。

身為基督徒,我們應該相信“聖經 都是 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摩太後書3:16–17)。如果“上帝的話”是真理,那麼最自然、最直接的應該是按照作者(上帝)的表述理解聖經。難道我們要認為暗示自稱為“真道”的那位無法清晰、有效地表述嗎他的意思嗎?

對於年老地球論者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們的釋經方法(是將額外的內容讀入聖經,而不是將本來有的內容解讀出來)。他們將內容讀入聖經,但並非按照可用實證檢驗經驗性的、可測量的操作性科學,如可操作科學,相反,很遺憾地是透過‘“世俗科學’”的鏡片去解讀。在過去的這些年里,已經出現過很多次將創世記中的‘“日’”以這種釋經法解釋的嘗試。

圖:年老地球論者的問題 1:。解讀經文的方式不一致(具有挑選擇性)

10406-pic1
【圖:創世記第一章之外出現的‘日’(‘ yom ’)的用法‘日’+數字 410次、‘晚上’+‘早上’和‘日’同時出現 38次、‘早上’或‘晚上’和‘日’同時出現 23次、‘晚上’和‘日’ 52次,這些意思都是指普通的一天。為何在創世記中的日就有問題?】

讓我們來仔細看一看這幅圖(右)。

你可以看到在聖經中,除了創世記以外,日(希伯來文yom)和數字或“晚上”和“或“早上”或“夜“一起用時,日在上下文中的詞義都不存在爭議。只有在創世記第1章 “日”的詞義引發質疑,為什麼?因為如果你的成見已定,認為世俗科學已經證實地球存在千百億萬年,那麼就必須找地方將千百億萬年塞進去!那麼所以,我在此重申,古老地球論並非建立在聖經之上,甚至根本不是聖經暗示的。

但是生活在另一個文化的人,從這段經文中所讀出的內容很可能就很不一樣。

沒錯。這正是我要說明的,而且而在此霍爾已經認同了我的觀點。從文化的角度來說,在創造和大洪水之後,雖然有數千年的時間供知識積累,但是後來的聖經的作者一直將創世記的“日“理解為最簡單直白的意思。年老地球者的文化“眼鏡”是世俗科學。一個部落的文化可能是關於幽靈鬼魂的。,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上帝的話語可以按這種方式解讀或過濾。打個比方,如果聖經說,在神和人之間只有一位中保(提摩太前書2:5),打個比方,若這段可以隨意解讀,那麼人們就可以說所有的宗教都是平等的,而且通往上帝的路有很多。如果若是這樣,聖經就敞開大門可以供任何古怪的思想棲息,人們也可以隨意重解新詮釋自己認為難解的經文也可以被人們利用於支持自己的訴求。若是這樣, 現在盛行的科學潮流,稱外星人是我們的創造者,又稱“原始”的聖經作者基於自己時下的文化局限誤將他們當做神祇等,這又有何錯誤呢?

比如說,我已經與澳洲土著人一同工作了三十餘年,他們對科學問題興趣全無。創世記一章第1章中對他們的重要性,就是發揮作用的屬靈的力量在運行。我們沒有看到其他屬靈體,唯獨上帝,從無到有創造一切,又僅憑用祂的話語創造了植物、動物和人類,沒有任何其他的屬靈體介入。這些人當然不會對‘“日’”是什麼意思,、或亞當夏娃如何在一天之內給所有的動物命名等問題感興趣,對他們來說有比這更重要的問題。

抱歉,這個前提或思路沒有邏輯。首先,身為澳大利亞人,我也見過許多土著信徒,我發現他們大多數人,在得救之後,可以毫無疑問地接受創世記中的內容。一旦他們相信上帝是誰,他們就可以自由地按照祂寫的方式相信祂寫的內容。其實,這個現象也可以形容成心意被聖經更新而變化,無論之前他們的文化偏見如何。羅馬書12:2告訴我們:“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從這個角度講,雖然他們很不幸,這麼說雖然很遺憾,但這很可能是對那些沒有受過‘“高等’”世俗公眾教育(教化)之人的祝福,因為不曾有人給他們灌輸億萬年的歷史。這也是他們為什麼對“科學問題”不感興趣,正如您所說的。簡單來說,他們對上帝的認識來自經文,所以他們單純地相信聖經所記,而不需要沒有多餘的年老地球論者所增加加上的額外包袱。這裡也可以看到亞當如何在一天給所有的動物起名字。

因此,我主張,雖然年輕地球創造論者對於非常堅定地持守堅持聖經的權威非常堅定,(這是值得贊賞的),但是他們獨特的解釋是受文化限制的,也不一定是聖經實際的教導。畢竟聖經為何要如此教導呢?如果用上帝已經賜給我們的能力可以發現真相,祂為何還要在聖經中不惜筆墨記錄每一個細節呢?

文化解經讀可能與作者寫作的方式多少有一些關係吧。但是在今天,在我們的‘“現代文化’”中,我們依然還在討論對聖經直接的理解。為什麼?因為我們再三證明瞭用於支持古老地球論的科學方法是錯誤的,這個些方法不能用於決定物體的年齡。更何況,真正的科學不斷地告訴我們古老地球論有多麼嚴重的錯誤,同時證實聖經的時間框架是正確的。

1.無論上帝通過聖經告訴我們任何什麼事情的,其真正實目的就是讓我們因此可以相信上帝,並與祂建立關係(沒有任何文化觀都不能可以改變這個種認識)。如果我們不能直接地相信祂寫的經文,因此,這個解釋聖經的總體原則將決定我們是否能夠直接相信上帝所寫的話語聖經的這一宗旨就受到影響。如果上帝不可足靠信,我們為何還要相信靠祂呢?2.我們在上帝所創造的世界中所觀察到的任何事情都應該與祂的話語一致。科學不應該有任何與聖經歷史記載相衝突的內容。雖然我們不能用科學方法證明上帝在六日之內創天造地,但是有很多證據都與古老的地球年齡不吻合。3.如果對聖經的解釋是由文化所左右,我們則會看到聖經這些解釋隨文化變遷而改變。,比如說,公園前第一世紀之前的猶太人、中世紀的僧侶和十六世紀的改革者都會對聖經持不同的解釋。然而,在人們向均變論地質學妥協之前,大眾都持六日創造論(包括早期的教父會領袖)。

如果我們真的對把聖經的權威性看得很重要,我們就應該研究聖經對我們的教導究竟是什麼,而不是找其他我們有感興趣的,卻不是聖經想要教導我們的內容。

我認為,直接從文本上來看,上述聲明又顯得有點虛偽(抱歉,其實是行話廢話,但我只還是想更加友善一點)。但是讓我們更深入地研究一下這整幅圖景他的意思,因為聖經 的確教導了 在霍爾看來沒有教導的內容。

年老地球論者的問題 2:福音依賴於對創世記的直白解釋。

舉例來說,(這只是一種可能性),創世記第1章有可能是比喻,以日常用語向我們描述創世記的圖景。在猶太文化中,這種手法是常見的,我們在新約里的比喻中可以看到,或者是撒都該人[原文如此]去見耶穌時,說的了一個女人嫁了七個兄弟的故事,沒有人會認為真有這回其事,這不過是為了證明一個論點的生動的“思想實驗”。在這裡我並不是要聲稱創世記第一章第1章就是這種情況。

如果既然這個比喻與創世記一章第1章不是同一種情況,為何要用此說明問題呢?耶穌是要用一個比喻來教導一個問題。這和歷史敘述的文體不一樣。,其實這是一個完全不恰當的類比。這個例子是比喻,比喻在耶穌的教導中是一種得到準確定義的亞類文體, 目的本來 就是要具象地當作比喻解釋的。霍爾在此使用的方法被稱為誘導轉向法,他又一次不從文本本身進行辯論。這已經違背了以經解經的原則,這個原則是教會在歷史上一直使用的。認為創世記第1章是“詩意”的進思路與名聲敗裂已經聲譽掃地的文體框架說類似。我們網站上有不少關於創世記第1章文體的文章,證明它的文體是歷史敘述(這些文章他明顯沒有閱讀)。我們下面會看到,歷史真相對於大部分的基督教義,包括救恩論來說,都是十分關鍵的。

但然而是這僅是可以適用於文化的一種與文化背景相對應的一種可能性。我們而且在我們試圖正確地理解聖經的時候,頭腦中我們正應該問這樣應該不斷地思考這一類的問題。將真正的教導從旁枝末節中提取出來或,和對教導方法的分辨,都中提取出來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但是如果要認真對待聖經,這個工作是必須的。當然對於那些被年輕地球創造論否定的福音派學者來說,這是一生所做的正是這樣的工作。
10406-pic2
【圖:新約聖經中的創世記

新約聖經提到創世記的次數超過100次;新約聖經有60次提到的是創世記1-11的內容;新約聖經對創世記1-11每一章都有所提及;耶穌16次提到創世記1-11的內容。

因為他們都在提及歷史】

又一次,我們看到了對訴諸權威的認可,,類似於“看,我們是科學家,相信我們吧。”。請留意,我可以回應說國際創造事工雇用的基督徒科學家比我知道的任何其他機構的都要多,但是這與如何決定創世記的文字意含義毫無關係。

同時再者,創世記並不是脫離“真正教導”以外的旁枝末節。新約聖經的作者在建構教會的教義時提到創世記一章第1章,又如何解釋他們的文化背景又如何呢?新約聖經中有超過100次提到創世記。,其中提到創世記第1–11章的次數超過有60次,每一位新約聖經的作者都提到了創世記第1–11章(見圖)。

明顯看來然,保羅和新約聖經的其他作者,甚至主耶穌基督,都是相信按照字面意思理解直白的創世記、六日的創造、照字面意思描繪真實的亞當和夏娃以及全球性的洪水。你只能說,或許主耶穌基督(創造者——歌羅西書1)不明白祂自己在講什麼,或者說,祂要如此教導,是為了讓時下文化可以明白。問題在於我們在回顧這西些內容時,只能認為祂實際上弄錯了。舉例來說,在馬可福音10:6,祂說上帝在起初創造人類(第六日)。如果這些日是數十億年,他們人類就是在創造的末了。,見圖。這並不是一件小事。‘“起初’”意味著一百四十億年之後嗎?再等幾年,我們是不是又要因為‘“現代科學’”的新發現而延長修改這個時間框架呢?

如果耶穌錯了,那麼聖經就不可能是由上帝啓示的。如果祂會犯錯誤,那麼祂就不是無誤靠不住的,不是神,因此不能為我們贖罪。生物邏各斯( Biologos )這個神導進化論組織也是持類似觀點,他們稱新約作者對創世記的理解是錯誤的。見《這不是基督教》(It’s not Christianity!)一文。

若是這樣,如果創世記不是真實的歷史,不能按聖經文字直接理解墮落、犯罪和死亡,那麼我們就真的不需要從什麼景況中被按聖經字面意思所說的救贖。相信伊甸園中所發生的事情是整個福音的基礎和緣由。

10406-pic3

年老地球論者的問題 3:從隱喻的角度理解創世記。

10406-pic4

在路加福音中,耶穌的家譜一直追溯到的亞當。在馬太福音中,家譜追溯到亞伯拉罕。記錄這一代又一代的人(也可參見創世記5章和11章)就是為了說明聖經所記錄的是始於時間之初的真實歷史,其中出現的人物都是真實地活在一定歷史和空間中的人。他們這些記錄之所以很重要,還因為他們將我們救主的家譜連到了亞當。耶穌是“末後的亞當”(哥林多前書15:45),因為歷史上實實在在地存在過一位將罪和死亡帶入世界的亞當。還要記住的是,耶穌說亞當存在於創造“之初”。耶穌成為人,成為亞當的後裔,成為和我們的一樣子,要才能作“至親/代贖者/救贖主”(以賽亞書59:20)。如果新舊約中的這些家譜在新舊約中都是不準確的,就會動搖聖經的準確無誤性和基督作為我們的至血親和和救主的地位。

如果家譜中真有即使遺漏的了幾代人,如休·羅斯(Hugh Ross)和其他一些人所稱的,這也不能並非等同於將世俗的時間框架插入聖經中, 所因為那將需要的 幾百億萬代 的人。這種觀點嚴重動搖聖經的可信度樣的說法太牽強。

年老地球論者問題 4:傾年老地球論否認人類不再需要救主

很多時候我不肯定年老地球論者是否真的理解年老地球的觀點源於何處。很多人認為放射性測年法可以證明岩石和化石的年齡,所以要接受其測定結果。但是簡單說來,地球年齡源自人們對地球地質學的解釋。人們就是認為多數岩層和其中細緻的沈積岩層都是經過數百萬億年,甚至幾十億年的緩慢、漸進的地沈積作用形成類下來的。僅此而已!

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年老地球論者崇尚科學,卻忽視科學所證明的,岩層在災變過程難中快速形成的現象(這一部分也是已經成為世俗地質學的一部分)。參見迅《速形成的岩石》和《沈積層分層壓的實驗》(Experiments on laminations of sediments)。

10406-pic5
猜一猜哪一個需要被更正? 明顯這然聖經與科學沒有衝突,雖然科學每過幾年就會更翻新!

雖然他們稱自己相信聖經,但是卻不予認同全球厚達幾千米的沈積層是在挪亞洪水期間形成的。這樣一來,又有一處礙事的聖經文必須被忽視或重解了(重解為局部洪水)。

10406-pic6

但是問題依然存在。這些岩層都包含化石,化石是死亡的記錄(岩層中也有人遺骸的化石)。所以如果人們相信數百億萬年,其實就是在亞當之前插入了數百億萬年的死亡歷史。如果亞當的墮落是真正發生於時空歷史時空中的事件,而且這個他的墮落是我們需要救主的原因,那麼福音就因為數百億萬年的觀點而被動搖了。

聖經與科學沒有衝突

很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麥克·霍爾效勞的網站自稱“ 年老地球事工 讓聖經和科學毫無衝突地聯合”。當然,有沒有衝突取決於你所佩戴的科學眼鏡,是否將聖經視為所有事情(或者是它明確提到的事情——比如說地球年齡的問題)的最終權威。這是年老地球論者、神導進化論者和羅氏漸進創造論者的一大盲點。他們將古老地球的‘“科學’”,這種更多涉及歷史和對過去信念的科學,與‘“真正的科學’”,即類似可以驗證地引力的科學,混為一談。

我們不需要通過使用神學手段按照時下的文化傳統或新穎觀念來重解或者更正聖經。雖然他本來的用意是回應,但是麥克·霍爾採用的論點都是在只是在聖經之外的尋求論證。這也進一步實際上加強化了我原來那篇文章所提到的論點,即年老地球論者的論證據並非來自聖經本身。

參考文獻與注釋

  1. Creation Science. What is our Authority?, oldearth.org/authority.htm, accessed 7 October, 2013. 返回文章.
  2. 這個爭議起源於阿里烏(反對三位一體論)和亞他那修(支持三位一體論)之爭。後者曾因為堅持他認為聖經明確教導的教義而被驅逐。 返回文章.
  3. 拉丁語,‘唯獨聖經’。 返回文章.
  4. Dawkins, R., The Blind Watchmaker: Why the Evidence of Evolution Reveals a Universe Without Design , Norton & Company, 1996, p. 1.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