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駁妥協》: 序言

在約翰·班楊(John Bunyan)著名的《天路歷程》(Pilgrim’s Progress)一書中,有一名“勇真先生”(Mr. Valliant Truth,有勇氣講真理的人)。他對神的真理的熱心和激情十分類似夏法天博士(約拿單·薩爾法提Dr. Jonathan Sarfati)。夏法天博士敢於堅持聖經真理的勇氣是今天的教會最需要的。

《創世記》告訴我們神是誰、我們是誰、問題何在、以及神對這些問題的解決方法。考慮到《創世記》對於基督教真理在整體結構上的重要性,我們就不會吃驚為什麼不信的力量幾乎總是首先攻擊這一首要的教義。隨著歐洲啟蒙運動中的人本主義理論在1650年之後日漸擴張其領地,西方社會的知識份子階層(在1800年之後)終於確信,世界比聖經所說的要古老得多。到了十九世紀中葉,基於人們對《創世記》中關於地球年齡的教導的普遍懷疑,查理斯·達爾文得以大力推廣他所提倡的宏觀進化論。

闞美倫博士(尼格爾·坎梅倫Dr. Nigel Cameron)已經向我們展示,神學家們和解經家們是如何迅速地放棄了對《創世記》的傳統解釋,以求得被十九世紀後期和二十世紀前期高速發展中的“科學”共識所接受。1(實際上,一些地質學家和科學家對年老地球論和生物進化論的抵制遠遠強過那些神學家,但是當時社會文化中的主導思維已經定型,經驗性的論證要麼被忽略,要麼被拋棄。)

進化論和長久年代論的主導地位是在二十世紀前半頁把西方文化從基督教變成自然主義和人本主義的一個主要因素。大多數教會沒能逃脫進化論的世界觀。對聖經的“高等批評”理論以進化論為前設,否認超自然的啟示,撕裂了對聖經真理宣言的正常解釋。許多基督教神職人員是在這樣的基督教教育機構裡受教育的:只要有衝突,總是試圖調整對聖經的解釋來適應現行的“科學”宣稱,而不是去讓這些宣稱去適應聖經。這就是教會日益衰弱的原因。對於進化論的人本主義,教會基本上拿不出可行的世界觀來替代。傳統基督教在《創世記》的根基上被挖空了。(我自己就曾在這樣一個機構中接受過一部分高等教育。)

但是,自從現代創造論運動在1960年代誕生之後,我們已經看見了實質性的改變。數百名來自許多領域的職業科學家已經在過去50年內“上了船”,而且越來越多的人們接受《創世記》中的創造模式,而非進化論/年老地球論。夏法天博士就是這樣的科學家之一,多年前我曾有幸在澳大利亞與他會過面。

雖然進化理論家們不願意承認,但實際上近幾十年來經驗資料的壓力已經使進化論受到了嚴重的創傷。然而,許多真基督徒在這個問題上仍然不願意採取明確的立場。在有關地球年齡的兩種思維範式的衝突中,基督徒的態度尤其模棱兩可。

但是,如果我們接受《創世記》的一部分(比如神是絕對的存在、是智慧的創造者),卻否認另一部分(比如掙扎、衰退和死亡是通過亞當的罪被帶入世界,以及聖經中的家譜所記載的年代是可靠的),那麼我們就像一個人腳踩兩隻船行進在激流中。如果我們在某些方面否認聖經的字面教導,我們怎能嚴肅地請求他人接受我們目前所接受的那些方面?

這就是為什麼夏法天的《駁斥妥協》一書是如此重要,它能幫助許多基督徒克服目前對《創世記》和科學的混亂認識,尤其是那些願意忠實地、清楚地傳講經文本意的人。我認為他借這一充滿真理而又明白易懂的書,成功地引領我們前進了一大步,就是要用聖經教導的思維範式來替代失敗了的進化論/年老地球論的思維範式。

為了成就這一點,夏法天博士不得不批評其他的基督徒,那些基督徒覺得(關於古老宇宙的)科學 “事實”迫使他們必須在這兩大思維範式中各選取一部分。這使得他們採用對聖經的古怪的解釋,反轉教會一貫接受的聖經的簡單明瞭的教導,去適應進化論思維範式中的假設(比如否認是罪把死亡帶入整個宇宙的)。當然,夏法天博士始終沒有否認這些基督徒的真誠、品格和信心。我和他一樣,希望本書(儘管它“直言傷人”)能引導人們就彼此對立的解釋進行坦率而友善的辯論。

夏法天博士呼召基督徒學者甘於在一個假設神的話是真理的框架裡工作,使用他們的理性來服事神和人,謹慎地認識操作性科學(operational science)中的經驗事實與起源科學(origin science)中的猜測式假設的區別。在此基礎上,他直接衝擊創造論學者和妥協者的區別。這裡的妥協者,就是那些覺得有必要接受大部分的進化論框架,並藉以重新解釋聖經之明確教導的人。

夏法天博士清清楚楚地理通了那些看起來交錯複雜的論點,就是那些在解經和科學兩個領域反對聖經簡明教導的理論,其“勇真之氣”透射於字裡行間。

著名的神學教授韋羅博(羅伯特·迪克·威爾遜Robert Dick Wilson)【原來在普林斯頓神學院(Princeton Theological Seminary),後來在威斯敏斯德神學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2在談到舊約評論時說:“我沒有躲避難解的問題”。從夏法天博士這本充滿辛勞、智慧和勇氣的著作中可以看出,這句話也可以應用在夏法天博士身上。他的著作為有關問題提供了迄今為止我所見到的最令人信服的答案。

柯力道(道格拉斯·凱利Douglas F. Kelly)

文學學士(B.A.),道學碩士(M.Div.),愛丁堡大學神學博士(Ph.D.)

系統神學喬丹講座教授(Jordan Professor of Systematic Theology)

改革宗神學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北卡羅萊納州夏洛特市(Charlotte, North Carolina)

參考文獻

  1. 譯者注:闞美倫博士(尼格爾·坎梅倫Nigel Cameron)現任渥太華大學(University of Ottawa)的生物倫理學教授。他的許多著作中,《進化論與聖經權威》(Evolution and the authority of the Bible),還有《十九世紀英國的聖經高等批評和為聖經無誤論辯護》(Biblical Higher Criticism and the Defense of Infalliblism in 19th-Century Britain)提到了神學家放棄聖經權威來適應科學。他目前是美國生物倫理學方面的權威,經常被邀請在公共政策方面作關於墮胎、安樂死、同性戀等立法的諮詢。返回文章.
  2. 譯者注:普林斯頓神學院是美國長老會的旗幟學校,在十九世紀是美國基要派神學家的大本營。二十世紀初它被自由派佔據之後,保守派學者離開,在賓州費城開辦了威斯敏斯德神學院。後來因為它持有改革宗神學的無千禧年派末世論,持有前千禧年派的學者又建立達拉斯神學院。兩者都是保守福音派神學的大本營。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