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Online premiere of Dismantled: A Scientific Deconstruction of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Watch for free here!
Also Available in:

「睡美人」细菌

作者:David Catchpoole
译者:林梅英(Marian Lin)
校对:李彩霞;余磊
文章来源:Creation 28(1):23, 2006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群细菌快乐的生活在一个青翠茂密的森林里。但是,后来气候改变了,严寒冷风狂扫大地,昔日翠绿森林变为一片荒凉冰原,就是今天我们所称的「南极大陆」。

这些细菌被深深埋在冰墓里,难道这就是它们的结局吗?当然不是!因为它们并没有死亡,它们只是处于休眠的状态,等待着「白马王子」前来给予生命之吻,使它们苏醒、使它们进化。事情果真发生了!八百万年以后,一群科学家化身为白马王子,前来取得了一些冰冻已久的土块,带回到他们温暖、完善的实验室里,然后把它们解冻,使其中的细菌苏醒过来。

以上这个故事是依据Otago大学的地质学家盖瑞.威尔森(Gary Wilson)所发表的内容改写的,他宣称他和他的同事1 已经成功地使「八百万年」前的细菌活过来了2

Sleeping beauty
Briar Rose 之四「睡美人」,Edward Burne-Jones爵士作,无版权。

然而,并非所有的进化论者都同意他所说的八百万年的时间。但是他们争论的焦点并不是那个冰冻岩层的年代,而是报告中所声称的那群细菌已经休眠了那么漫长的时间了。假使细菌只活在数千年以前,使它们复活还有可能;但是在经过几百万年以后,即使在冰冻的状态下,细菌应该早就支离破碎,不可能还存活3。专家们说任何DNA绝对不可能在十万年后还存在,更别说是构成生物体基本单位的组织完整无缺了4

所以,怀疑者提出异议,他们认为:「所采取的样本一定是被现代细菌污染了」。

但是因着对「古代」的DNA持续不断的发现以及研究人员为防止采样受污染所做的严密谨慎的防护措施,这样的质疑愈来愈空洞不实。

举例来说,有人曾在据称有四十万年的西伯利亚冰冻岩层里发现了28个不同种类的DNA,有树木、灌木、草本植物、苔藓,还有长毛象以及其它已经绝种的哺乳类动物5。此外,有人在据说有二亿五千万年前所形成的盐结晶石中发现休眠的细菌,并在无菌的实验室操作过程中,使它们苏醒过来6,7

那么,我们该如何解释这其中明显的矛盾之处?也就是说:生物体内的分子(比如DNA)太脆弱,无法在数千年后仍然保持完整;可是整个细胞(有着完整的DNA)却能在没有受到任何生物污染的情况下,在数百万年以后苏醒过来。

我们如果能够从圣经的历史观来检视这些证据,而不要执意于想象的进化论(数百万年的)历史,所有问题都会立刻消失不见。根据圣经的记载,我们可以知道:世界上没有一个岩层的年代超过6000年;而且,绝大部份大概都是在大约4500年前全球性大洪水发生后所形成的。在这样的时间架构下,科学家能够使南极大陆冰冻岩层下所发现的细菌活过来,就没什么好让人惊讶了。

至于那些相信地球有数百万年神话故事的人 ……

参考文献及批注

  1. 美国国家航空暨太空总署(NASA)的Imre Friedmann 和来自俄国科学院的 David Gilichinsky。 回上一頁
  2. Norris, J., Dormant primitive life forms revived, Otago Daily Times, ,16 April 2004. 回上一頁
  3.  生物分子(例如:DNA)是极其复杂且相当脆弱的,即使小心保护,避免受到湿度、温度以及其它形式的能量(例如放射能量)的破坏,它终究还是会崩解。这是从分子的运动和环境中放射能量的交互作用所产生的随机效应,这与热力学的第二定律相符回上一頁
  4.  事实上,在实验室的环境下,有关DNA分解速率的研究显示:「没有任何DNA在一万年后仍然保持完整的状态」Sykes, B., The past comes alive, Nature 352(6334):381–382, 1991. 回上一頁
  5.  Willerslev, E.和Hansen, A.J.等人:Diverse plant and animal genetic records from Holocene and Pleistocene sediments, Science 300(5620):791–795, 2003. 回上一頁
  6. Vreeland, R.H., Rosenzweig, W.D., Powers, D.W., Isolation of a 250 million-year-old halotolerant bacterium from a primary salt crystal, Nature 407(6806):897–900, 2000. 回上一頁
  7. Salty saga, Creation 23(4):15, 2001.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