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A- A A+
Creation magazine print - 1 yr new subn


US $25.00
View Item
The Creation Answers Book
by Various

US $9.00
View Item
为何有死亡与苦难?

为何有死亡与苦难?

作者:肯恩.韩姆 (Ken Ham) / 约拿单.萨法提 (Dr. Jonathan Sarfati)

死亡与苦难到处都是!

“印度有一万人死于地震。”“孟加拉有数千人在洪水中丧生。”新闻中不断出现悲剧报导,其中包括那不可思议,并已夺去数千人生命的大灾难,又如:恐怖份子炸毁纽约世贸中心大楼。悲剧并非只发生在今天 ,就在几十年前,一个邪恶的政权曾杀害了六百万犹太人及其它种族的人。除了上述这些重大新闻事件,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也会因 疾病、头痛、意外事故甚至死亡而受苦。当负担过重时,难怪人们会在苦难中向神呼喊:“你为什么不阻止苦难?难道你漠不关心?”

一位全能的、慈爱的神怎能容许苦难发生?

每当一个创伤事件平静下来以后,人们开始质疑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读到过去战争的故事,或参观纪念馆(如美国华盛顿特区的纳粹大屠杀纪念馆),也会让人发出这样的疑问,“世上既有这样的死亡和苦难,又怎会有一位慈爱的、掌管宇宙的神?”

普世的苦难可能是无神论者用来攻击《圣经》中关于“慈爱的神”形像最有效的武器,无神论者的问题听起来似乎很合理:“如果神既是慈爱又是全能的,那他为什么不用他的能力去阻止罪恶、苦难、痛苦和死亡呢?”

许多人因苦难而拒绝神

很不幸,大多数人, 甚至有些基督徒 , 对于世上为什么会有死亡和苦难这个问题都找不着答案。他们相信世界已存在了几百万年或几十亿年,以致难以理解这残酷事实背后的意义。

  • 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在他的女儿死后拒绝基督教。 “安妮的惨死摧毁了达尔文对宇宙中有道德与公正的信念。后来他说,这段时间为他的基督教信仰敲响了丧钟。”在最近的一本关于达尔文的传记指出:“… …查尔斯从此成了一个不信者。”1

    许多著名人物在同样的事件上都挣扎过,达尔文只是其中之一。他们试着在信仰和已存在几百万年的死亡和苦难当中找到调和点。达尔文的挣扎在他的女儿安妮死后达到了高峰。2

    (第3页图)

    查尔斯达尔文所撰写的著名的《物种起源》,其实是一部苦难和死亡的历史。在题为“复述和结论 ”的最后一章,最后一段,达尔文说,现今世界是“从自然界的战争、饥饿和死亡里产生的”。3从进化论的观点,达尔文认为死亡永远存在世界上。
  • 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创办人、亿万富翁泰德.特纳(Ted Turner)说:他在他的姊姊死后丧失了信仰。《纽约时报》一篇文章说: “ 特纳是一个聒噪的不信者,在他的姊姊死后,丧失了信仰… …因他姊姊死于痛苦的疾病。… … 特纳说:‘我被教导,神是慈爱并有大能的,但我不能理解,这样的神为什么会让一个无辜的人受这么多的痛苦。’”4
  • 一位著名的布道家背离了基督教,部份原因是他看到了苦难。 葛培理 (Billy Graham) 从前的同工、已故的查尔斯谭波顿(Charles Templeton),在1996年出版了《告别神》,5,6 说明他是如何变成一个背离基督教的不信者。查尔斯谭波顿曾被“全国布道联会”列为“神最重用”的布道家之一。7在文中,列出了他“拒绝基督教信仰的几项原因”。比如:
    • 遗传学家认为把罪看成是“造成世上所有罪恶、贫穷、苦难和邪恶的原因”纯属“无稽之谈”。8
    • “所有生命都注定要死亡” 是 “可悲又无法逃避的事实。”每一种食肉动物都必须杀死、吞吃其它动物。此外,别无选择。9

像达尔文一样,谭波顿无法理解在充满死亡、疾病和苦难的世界里有《圣经》所描述的慈爱的神!谭波顿说:

“为何在神的设计中,动物有着专为碾碎脊骨,撕断肌肉的牙齿,紧抓、撕裂的利爪,使人麻痹的毒液,吸血的嘴,能收缩使人窒息的盘管, 甚至还有可伸缩的下巴能将整个被捕食的动物活活生吞?在丹尼森 (Tennyson)的笔下,他将自然描述为‘沾满鲜血的嘴和爪’,而生命就是一场血腥的宴席。”10

然后,谭波顿得出结论:“一位慈爱又全能 的神怎能造出这些我们所见的可怕事实呢?”11

谭波顿不是唯一有这样质疑的人。当别人告诉那些在痛苦中的人说:这个世界是由一位慈爱的神所创造时,他们会回答说:“我看不见一位慈爱的神。我所见的是孩子们在受苦和死去,我看见人们在杀戮和偷盗,还有到处是疾病和死亡。‘自然,是沾满鲜血的嘴和爪’。这是一个可怕的世界,我看不见你所说的慈爱的神。如果你的神存在的话,他一定是个吃人魔似的虐待狂。”

无神论者的看法有事实根据吗?

当面对质疑时,一个很有效用的方法,就是请提问者根据他的信仰系统来解释他的问题。当一位无神论者控告基督徒的神是“邪恶的”,他必须提出一个判断善恶的标准。但是,如果我们人是如顽固无神论者所说的,是从池塘中的残渣进化而来的,那我们该如何去寻找判断对错的客观标准呢?

在这个信仰体系里,我们对于是非的看法,不过是头脑中化学反应的结果,这恰恰迎合了断言我们的祖先是猿人的适者生存的理论。但如果希特勒 (Hitler) 脑中的想法和德蕾莎修女 (Mother Teresa) 的想法遵守同样的化学定律,有什么标准可以衡量后者的行为比前者“更好”呢?还有,凭什么恐怖份子在美国的纽约市炸死数千人,就比一只青蛙杀死几千只苍蝇更可怕呢?

然而,基督徒相信有一个客观的道德标准,是超越个人之上的。因为它是由客观的立法者—我们的创造主所设立的。无神论者因客观罪恶的存在而否认神,恰恰证明了神的存在。

对神存在的质疑源于错误的历史观

相信进化论和地球已有几百万年历史的人,必然会认为死亡是从出现在这星球上的第一个生命就已经存在。如果你相信化石层(包含亿万死亡生物)代表了几百万年生命的历史,那它真是一个充满了死亡、疾病和苦难的丑恶记录。

“时间和死亡” 已故进化论科学家卡尔撒甘(Carl Sagan)很具体地描述了达尔文对死亡的看法:“进化的奥秘就是时间与死亡。”12 这句话总结了广为人们接受的世界死亡史。这个观点导出几项结论:

  1. 人类的出现是因为数百万年来死亡、苦难和疾病进化的结果;
  2. 死亡、苦难和疾病仍存在于现今的世界;
  3. 死亡、苦难和疾病将一直延续到不可知的未来。死亡永远是历史的一部份,在生命的“创造”上,它是我们的盟友。

如果你接受这样的历史观,则意味着你将如何看待苦难。 如果一个人相信这世界已有几百万年的历史,那这世界已经是一个死亡之地。我们自然要问:“是谁造成化石中所发现的恶性肿瘤、 疾病和暴力?”基督徒若相信人类的历史已有好几百万年,就会出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因《圣经》明白地告诉我们:神是创造者,并且他看他所创造的一切 , 在亚当、夏娃之前,直到亚当、夏娃,包括堕落前的亚当、夏娃“都甚好”(参看创世记1:31)。

一旦基督徒承认,在亚当犯罪以前,世界就有了死亡、苦难和疾病(因为如果接受这世界的历史已有几百万年,就必然如此相信),那他们所信的福音就有重大的疑问。那么,罪到底对这个世界产生了什么影响?根据基督教的教义,罪的工价乃是死 (罗马书6:23); 而这个事实是福音的根基(哥林多前书15:21–22,45)!而且,如果世界从来没有过无死亡与苦难的时期,将来怎能“恢复”到没有死亡、疼痛或眼泪的状况呢 (启示录21:4)?如果你持这样的历史观,那么整个福音的内容都站不住脚了。同时,这意味着将死亡归咎于神。

《圣经》给了我们正确的历史观和正确的神观!

幸好神给了我们一个关于死亡历史的不同说法,这一切都记录在他的话语— 圣经中。这份历史性的文献谈到关乎生命的种种议题,充分解释了为什么会发生这许多可怕的灾难。事实上,神的话语对于死亡有很好的解释。

“罪和死”这句话总结了死亡的真实历史。《圣经》的第一本书 <创世记>中记录了:神起初创造了一个完美的世界,神说它“甚好”(创世记1:31)。人和动物都只吃植物性食物,不吃其它动物(创世记1:29–30)。在这“甚好”的世界中没有暴力和痛苦。

但这无罪的世界被第一个人—亚当的悖逆破坏了。他的罪为世界带来了入侵者—死亡。神必须以死亡来刑罚罪,他曾警告过亚当悖逆神的后果(创世记2:17,参看3∶19)。的确,是神造成了世界上的第一个死亡案例, 神杀了一只动物做皮衣给亚当、夏娃穿(创世记3:21)。神对世界的审判结果是,让人们尝尝没有神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滋味 : 就是一个败坏的世界 , 一个充满死亡和苦难的世界。就像罗马书8:22所说,“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 因为神叫受造之物服在虚空、败坏之下(参看罗马书8:20)。

如果你接受这样的历史观,则意味着你将如何看待苦难。 我们如何在这世界的叹息、呻吟中找到一位慈爱的神?通过对创世记中关于堕落的理解,得知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堕落、受诅咒的世界。

从《圣经》的历史观来看,死亡乃是敌人,不是盟友。在《新约圣经》<哥林多前书>15:26中,使徒保罗描写“死”是“最后的仇敌”。因神起初创造的都“甚好”, 死亡并非神最初创造的一部分。

死亡与苦难乃是犯罪的结果。当亚当悖逆神时,就意味着他要过与神隔离的生活。《圣经》告诉我们,亚当是人类之首,是我们每一位亚当子孙的代表。保罗在<罗马书5:12–19>说我们“在亚当里”犯了罪,也就是我们有份于亚当所犯的罪。换句话说,我们都有着和亚当同样的问题。当亚当悖逆神时,以亚当为代表的全人类,都要过与神隔离的生活。

神必须以死来审判亚当所犯的罪。他曾警告亚当,如果他犯了罪,结局是“必定死” 。亚当犯罪后,他和他的子孙就失去了生存的权利。总之,神是生命的主宰;选择远离赐生命的神,结果就带来死亡的刑罚。而且,因为神是圣洁与公义的,悖逆神就必须接受刑罚。

《圣经》清楚地指出,死不仅是对亚当犯罪的刑罚,也是对我们犯罪的刑罚。如果你接受《圣经》的历史观,那么我们的罪, 并非只是“别人”的罪,我们每一个人对这世上所有的死亡与苦难都负有责任!换句话说,现今世界的景况是我们自己的错,没有人是真正“无辜”的。

神暂时挪去部分他托住万有的能力。 在神以死亡审判罪的同时,他收回了一部份他托住万有的能力。罗马书8:22说,“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因为罪,所有事物都走向败坏。神让我们尝到了生活中没有他的滋味,就是一个充满暴力、死亡、苦难和疾病的世界。如果神收回他全部的托住万有的能力,受造之物就不存在了。歌罗西书1:16–17告诉我们说,万有在此时此刻靠着创造主—主耶稣基督—的大能而立。但是,在某种意义上,神没有完全地托住万有,他定意让世界有败坏,好让我们尝尝离开神的生活是怎样的滋味。换言之,神完全将我们所要的给了我们,就是与他隔离的生活(参看罗马书1:18–32)。

在《旧约圣经》中,我们可以窥见被神完全掌管的世界的面貌。申命记29:5尼希米记9:21记载,以色列人在旷野流浪四十年,身上的衣服并没有穿破,脚上的鞋也没有穿坏,脚也没有肿。明显地,神奇迹般地保护了他们的衣服和鞋子,以致它们不会像其它受造之物一样毁坏。并且,神还保守了他们的脚。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每个细节都被神掌管的世界有多美好。

<但以理书>第三章,给我们另外一瞥。当我们读到关于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走进烈火的窑中,从火中走出来时,却连衣裳也没有火燎味。当主耶稣基督,宇宙的创造者,在烈火中保守他们在火窑中的身体和衣服(25节)时,没有任何东西可被伤害或毁坏。

这些例子帮助我们进一步理解,如果神托住受造之物的每一层面,这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不会崩溃或朽坏。

我们目前生活在一个处于衰败的宇宙里。我们看到了死亡、苦难和疾病 ,都是因为神对罪的审判,和神撤回了一部份托住万有的能力,并且将我们所要的给了我们 —既然我们不要他,他就让我们尝尝没有他是什么样的滋味。所以,透过 “圣经的镜片”,从宏观的角度看出,我们在亚当里面的罪是这一切悲剧的成因,如恐怖份子的活动。当然,这些具体的罪行也是出于恐怖份子个人犯罪的结果。相反的,发生在印度的地震所造成的苦难,不能归咎于今天任何个人的罪,但是它仍然是总体罪的结果(下文会详述)。

与相信死亡与苦难已经持续了几百万年的看法相反,圣经的历史观对将来有一个美好的展望。这世界将来有一天会再次恢复(使徒行传3:21)到原来没有暴力与死亡的状况。根据以赛亚书11:6–9,那时豺狼与绵羊羔、豹子与山羊羔、狮子与牛犊、蛇与小孩子,要和平同住。显然地,这将来的情景反映了曾经失去的伊甸乐园,而不是某个从未存在过的幻境。

好吧,就算亚当的堕落是苦难的缘由,但是对某些 “不可理喻的苦难” 又当如何解释呢?

《圣经》教导苦难,总体来说是与罪有关的“大图景”的一部份,但苦难的个别案例并不总是与个人某项特定的罪有关。

  • 神容许义人约伯受苦。 在上古时代,有一位名叫约伯的人,他是那个时代世界上最正义的人。但是他遭受到极大的苦难,在 一天之中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奴仆和家产,接着自己得了重病。神没有告诉约伯他遭受苦难的具体原因,但神让每一位<约伯记>的读者看到一些约伯所没有看到的,在天堂所发生的“幕后情景”。神容许约伯遭受苦难是有原因的,但他没有告诉约伯这些原因,神要求约伯不要去质问创造主的决定。
  • 有人问耶稣,为何这人生来瞎眼。《新约圣经》记载,当耶稣和门徒遇到一个瞎眼的人,门徒问耶稣,这人生来瞎眼是因为他自己犯了罪,还是他父母犯了罪?耶稣回答说,都不是。这人生来瞎眼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耶稣当下医治了他(约翰福音9:1–7)。
  • 耶稣论述为什么十八个犹太人惨死于西罗亚楼的倒塌 耶稣说的一段话,可以直接应用在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袭击美国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那样的现代悲剧上。路加福音13:4记载了他的话:“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人,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所以我们生活中的苦难并非都与我们个人的罪有关。

    然而,请注意耶稣接着说“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尽管这里可能指的是在耶路撒冷被毁时(公元70年)人们肉身的死亡,但耶稣真正要说的是没有一个人是无罪的。我们都是罪人,所以都须受死。有几千人死于世贸中心的大灾难,但是无数看到或听到这个事件的人将来有一天也要死去。事实上,每天都有千万人死亡,因为罪的缘故,全人类都受到死的刑罚。

  • 财主和拉撒路的故事是理解苦难的关键。《圣经》对苦难问题的阐述非常坦率。神过去的审判包括各种想象得到的苦难,他一再强调他对人生命的绝对能力和主权。路加福音16:19–31记载,有一个不义的财主,生活奢华;有另一个老实的乞丐,名叫拉撒路,浑身生疮,被人放在财主门口,吃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但这故事还没有结束,拉撒路死后,去了一个受祝福的地方,而这财主死后则到另一个地方受折磨。有一个永恒的天地将要来到,在那里神会将所有的事情都理顺。而从这个故事,神的儿子给了我们理解世界上看来不公平事情的答案。所以对复活的盼望是理解我们为何受苦的关键。13

    二十世纪的无神论哲学家伯权德 罗素(Bertrand Russell)曾宣称,“没有人能坐在一个患了不治之症的孩子的病床边,还相信有一位慈爱的神。”一位真正陪伴过临终小孩的传道人(不像罗素,他从来就没有这种经历)挑战性地问罗素,“你能给这样的小孩提供什么呢?”一个无神论者只能说,“抱歉,小家伙,你病了,你一切都完了。” 但是基督徒有盼望,此生并非我们的终极。

  • 使徒保罗发现“在我的软弱上荣耀神”的理由 保罗的“受苦履历”包括被拷打、鞭抽、坐监、被石头砸、船难、被抢、生病、劳累、饥饿、干渴和受冻。他的书信表明,基督的复活是他理解苦难的关键。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 …我们 … … 就算比众人更可怜”(哥林多前书15:14,19)。

尽管我们这一生永远也不会明白某些苦难的原因,保罗的书信中列出了即使他们没有做任何的错事,苦难对神儿女们也有实际意义。比如:

  1. 苦难可以“精炼”我们,或使我们学了基督的样式而更成熟(约伯记23:10希伯来书5:8–9)。
  2. 苦难可以帮助某些人认识基督。
  3. 苦难使我们更能够安慰其它受苦的人。

神对死亡与苦难是否袖手旁观呢?

那些谴责神不关心人间疾苦的人,忽略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事实。实际上,神已经做了你认为一位慈爱的神当做的一切, 而且还要多得多!

  • 神的儿子道成肉身来到世上,为了我们遭受苦难与可怕的死亡。 亚当的罪使人类陷入可怕的困境。尽管我们的身体会死亡,却因我们是照神的形像造的,有着不朽的灵魂,我们的意识会永远存活。除非神干预,亚当的罪意味着我们将永远承受苦难并与神隔绝。

    唯一能使我们重新回到神面前的方法,是为罪付上赎价。利未记17:11帮助我们理解这件事如何得以成就。这段经文说,“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血代表生命。《新约圣经》解释说“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希伯来书9:22)。神清楚地说了,因为我们是血肉之驱,唯一为罪付赎价的方法是,流血洗去我们的罪。

    在伊甸园里,神杀了一头动物给亚当和夏娃做衣裳,就是遮盖我们罪的一个写照。我们的罪需要血的祭物。以色列人一次次地用动物献祭。然而,动物身上流的并不是亚当的血,动物的血虽然可暂时遮盖我们的罪,却不能除去我们的罪。(希伯来语“赎罪”一词,意为“遮盖” 。)

    神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差遣他的儿子,主耶稣基督降世成为人—一个完美的人—成为罪的赎价。通过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造我们的神走进了历史(约翰福音1:1–4),由童女受圣灵感孕所生(参看路加福音1:35)。尽管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希伯来书4:15),但耶稣是一个没有罪的完全人,因此,他可以为我们的罪在十字架上流宝血。

    因为人类的第一个代表—亚当— 将罪和死带进这个世界,人类如今有了一个新的代表—“末后的亚当”—为罪付了赎价。没有一个罪人可以为其它罪人赎罪,只有这末后的亚当—耶稣基督—他能,因他是完全人。神道成肉身担当了这世界的罪和忧伤。

  • 神的儿子从坟墓中复活,他可以赐永生给所有相信他的人(约翰福音3:16)。 耶稣基督遭受了苦难与死亡之后从死里复活,显出他有至高的能力—胜过死亡的能力。如今他将永恒的生命赐给每一位凭信心接受他的人(约翰福音1:12以弗所书2:8–9)。《圣经》告诉我们,凡相信主耶稣基督,且相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并接受他为生命的主宰和救主的人,将来会永远与神在一起(哥林多前书15:1–4)。
  • 神的儿子体恤我们的忧伤。 基督的受苦与受死意味着神能够体恤我们的痛苦,因为他也曾经历苦难。我们所跟随的大祭司—耶稣—他能够“体恤我们的软弱 … …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希伯来书4:15–16)。

这世界的苦难和死亡还会延续多久?

抱怨这世界有苦难的人,需要对神的时间观有一个理解。神在永恒中慈爱地为他的子民预备居所,好让他的子民可以永远与他在一起。如使徒保罗所说,“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 (罗马书8:18)。希伯来书说,耶稣自己“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 (希伯来书12:2)。

现今的苦难—有时可能极重—但从永恒的角度来看是那么地微不足道。它与将来的荣耀不可相提并论。

  • 神为我们预备了永远的家,在那里不再有死亡和苦难。 那些相信基督为救主的人有一个美好的盼望 —他们将与主共度永恒,在那里不再有死亡。“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示录 21:4)。

    实际上,死亡正是通向这美好地方,即天堂的道路。如果我们永远活着,我们便没有机会摆脱这种罪恶的状态。但神要给我们一个新的、荣耀的身体(哥林多前书15:35–58),他要我们与他永远同住。事实上,《圣经》说“在耶和华眼中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诗篇116:15)。死亡之所以是“宝贵的” ,是因为相信基督的罪人,将要进到他们的创造主面前,进到那公义的所在。

  • 有一地方与神永远隔离。《圣经》警告说,拒绝基督的人会经历“第二次的死亡”,即 与神永远的分离(启示录21:8)。

    我们大多数人都听说过地狱,一个充满烈火和折磨的地方。耶稣基督提到地狱的次数比讲到天堂的次数更多。他并且清楚地指出,恶人所受的刑罚和义人所蒙的福一样,都是永恒的 (马太福音25:46)。神并不喜悦恶人死亡。“你对他们说: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断不喜悦恶人死亡,惟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以色列家啊,你们转回,转回吧!离开恶道,何必死亡呢?”( 以西结书33:11)。神绝不因人们受折磨而幸灾乐祸。他是慈爱、怜悯的神 —是我们的过犯,使人类处在现今这苦难和死亡的状况中。

    当我们面对可怕的苦难时,比如世贸中心这样的悲剧,让我们提醒自己,灾难的终极原因是我们的罪,即我们对神的悖逆。尽管我们罪孽深重,爱我们的神仍要我们与他共度永恒。基督徒应该对那些在苦难中,需要安慰及力量的人伸出友爱与安慰的双臂,使他们可以在慈爱创造主的膀臂中得到力量。神其实恨恶死亡 ,死亡这个敌人有一天将被扔到火湖里 (启示录20:14)。

    在“神是全能和慈爱的”和“这个世界充满苦难和邪恶”这两句话之间并没有矛盾。若要神除去世上的邪恶,他就必须将我们都除去!然而,神要把我们从他将临到的忿怒中拯救出来。有一天,神的确要除去这邪恶的世界。

  • 我们有两种选择: 相信基督,远离罪恶,与神同在。或者紧抓住我们的罪不放,那么神就会让我们咎由自取,将我们与他永远隔离。这就是为什么在审判的日子,耶稣对作恶的人说,“离开我去吧… …”(马太福音7:23,路加福音13:27)。

    当我们了解《圣经》宣告死亡的原因及耶稣基督的福音之后,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世界是现今这个样子,以及为什么在悲剧、暴力、苦难和死亡之中存在一位慈爱的神。你接受哪一种死亡观?是把神看作造成千万人死亡、生病和受苦的恶魔?还是接受死亡是我们罪的苦果,而将我们的创造主视为慈爱怜悯的救主呢?你相信有这样一位神,他曾为耶路撒冷城哀哭,曾在他朋友拉撒路墓旁哭泣,也为我们所有的人流泪吗?

这里有好消息

“创世记答案”是一个福音机构,寻求将荣耀、尊贵归给神我们的创造主,寻求肯定《圣经》关于世界、人类真实起源和历史的真理。

真实历史的一部份是坏消息。人类的始祖亚当违背了神的命令,给世界带来了死亡、苦难和与神隔离。我们随处可以看到这件事的后果。所有亚当子孙在母腹中就有了罪(诗篇51:5),并且悖逆了神(罪)。所以他们不能和圣洁的神同住,而是注定与神分离。《圣经》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 罗马书3:23),所以世人都要面对“永远沉沦、离开主的面和他权能的荣光”(帖撒罗尼迦后书1:9)。

但好消息是神已为此有预备。“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主耶稣基督,尽管他完全无罪,却为人类受苦,担当了人类犯罪的刑罚,就是死亡和与神分离。他这样做是为了满足他的天父、圣洁公义的神的要求。耶稣是完美的献祭;他死在十字架上,但第三天,他复活了,战胜了死亡!所有真正相信他的人,若认罪悔改,而且信靠他(不是靠自己的功德),就能回到神面前,永远和创造他们的神在一起。

因此,“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约翰福音3:18)。

多么奇妙的救主, 多么宝贵的救恩,是在我们的创造主基督里的!

(如果你对《圣经》所说,如何得到永恒的生命,想要有更多了解,请写信或打电话给离你最近的“CMI”办公室—地址、电话见封面里。)

Printed copies of this can be ordered through Bookstore/MC Literature.

文献

  1. Desmond, A. and Moore, J.,Darwin: The Life of a Tormented Evolutionist, W.W. Norton & Company, New York, p. 387, 1991. 回上一頁。.
  2. Desmond and Moore, Ref. 1,p. 387.  回上一頁。.
  3. Darwin, C., 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p. 490, 1964 (first published 1859). 回上一頁。.
  4. Associated Press, Ted Turner was suicidal after breakup, <www.nytimes.com/aponline/arts/AP-People-Turner.html>, 16 April 2001. 回上一頁。.
  5. Templeton, C., Farewell to God, McClelland & Stewart Inc., Toronto, 1996. 回上一頁。.
  6. For a refutation of Templeton’s arguments, see Ham, K. and Byers, S., The slippery slide to unbelief: A famous evangelist goes from hope to hopelessness, Creation 22(3):8–13, June–August 2000. 回上一頁。.
  7. Martin, W., A Prophet with Honor: The Billy Graham Story, William Morrow and Company Inc., New York, p. 110, 1991. 回上一頁。.
  8. Templeton, C., Ref. 5, p. 30. 回上一頁。.
  9. Templeton, C., Ref. 5, p. 198. 回上一頁。.
  10. Templeton, C., Ref. 5, p. 198–199. 回上一頁。.
  11. Templeton, C., Ref. 5, p. 201. 回上一頁。.
  12. Sagan, C., Cosmos Part2: One Voice in the Comic Fugue, produced by Public Broadcating Company in Los Angeles with affiliate station KCET-TV, and first aired in 1980 on PBS stations throughout the US. 回上一頁。.
  13. Widler-Smith, A.E., Is This A God Of Love? TWFT Publishers, Costa Mes, California, pp. 43–46, 1991. 回上一頁。.

  14. Besides the many thousands of articles that are freely available on this site, our staff answer many hundreds of emails in response to it. Help us help advance the Gospel. Support this site

Copied to clipboard
5298
Product added to cart.
Click store to checkout.
In your shopping cart

Remove All Products in Cart
Go to store and Checkout
Go to store
Total price does not include shipping costs. Prices subject to change in accordance with your country’s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