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o Available in:

「幼年版露西」更多有利於創造論者的資訊

作者 Dr Carl Wieland (Medical doctor) 卡爾.威蘭 (醫生)
翻譯:中國創造論團契
校對:黃逸恒博士

2006年9月22日(GMT+10)出版

近期,一具與著名的「露西」(Lucy)屬於同一物種的幼體化石經已出土1,出土地點位於埃塞俄比亞的迪奇卡(Dikika, Ethiopia)地區。化石保存完好。這是一具大概3歲的幼年雌性,據稱生活在距今330萬年前。經過5年的時間,化石的大部分已經從砂岩中清理出來。但是清理工作還沒有完成,還需要好幾年才能確認腳骨的真實模樣。

這為什麼至關重要

4654skull

「露西」(後被命名為南方古猿阿法種)被發現時曾引起了不小的轟動。進化論者終於找到了一個看似絕佳的「祖先候選人」,被認為能直立行走且完美地融合了猿和人類的特徵。

然而,情況和以往一樣,解剖學家在對露西化石和與同屬的南方古猿化石,展開仔細的研究後,很多疑點隨之產生。[參見巴基鯨所謂的鯨類過渡物種疑點] 幾個研究人員,如進化論者查爾斯.奧斯納德(Charles Oxnard)博士,採用客觀的電腦技術得出的結論是,這具骨骼化石的整體特徵並不屬於猿和人類之間的過渡物種。他們還指出,該物種的移動運動方式也跟人類的直立行走方式不同。而且,與露西同屬的其它化石的手指和腳趾都修長而彎曲,就像在樹枝上擺蕩的猿。該物種和生活在樹上的動物一樣具有很長的臂。[詳細資訊,請參見《創造期刊》的所謂猿人化石證據中的南方古猿阿法種部分的第2部分:非人類原始人種。]

那些想把這具化石歸為「猿人」的人辯稱,這些特徵只是進化的「殘餘」。但是,露西的骨骼結構表明,牠擁有與黑猩猩和大猩猩相同的腕部構造(這一構造能夠「鎖定」腕部以便用指關節行走),這一點則很難狡辯了。參見《露西是指關節行走動物》和更多技術資料的《露西是直立行走的嗎?》以及更近時期發表的《露西:是直立行走,還是在兜圈子?》(這也是「殘餘」嗎?如果是的話,那麼自然選擇為什麼在它失去功用之後不將其淘汰?)

令「人類祖先」的觀點更可疑的是,在對其它南方古猿頭骨中負責平衡的部分進行掃描後發現,牠們不可能像人一樣慣於直立行走2

讓這些人保持最後一絲振奮的證據是,他們認為,有些南方古猿肯定至少擁有比較初級的說話能力。證據是,在牠們頭骨的內壁留有大腦表面留下的印記,這表明牠們的大腦中有和人類相同的負責語言的結構。但是,當人們發現,現存的猿的大腦同樣具有這樣的結構,但並不是負責語言的,這「證據」便不攻自破。(還可參見《特別設計的大腦:對神經系統科學家和兼職「猿人」研究者彼得.萊恩(Peter Line)的採訪》以及《語言起源的鬧劇》)。

不出所料,雖然這些證據不斷增加,卻未能阻擋無數被描摹成「猿人」(例如人形的手和腳)的「露西」的照片和展品湧現。這些形象儘管與證據不符,但卻很難被修改。

更好地保存=更多的資訊

這具保存更為完好3的露西親屬(牠與露西極為相似,牠們不僅被劃為同屬,更被劃為同種)在發現之後,有見識的創造論者在得知細節之前便豎起耳朵了。可以更加肯定的是,這次揭示的資訊更加板上釘地證明了之前的觀點。

  • 根據體型調整過後的大腦體積,並沒有明顯大於猿的大腦體積。
  • 發現了完整的舌骨(與喉部相連),與黑猩猩完全一致。沒有某些人期盼的、和語言能力有關的證據。
  • 保存完整的唯一一根手指是彎曲的,和黑猩猩的手指一樣。彎曲的手指是用來抓住樹枝的。
  • 牠的肩胛骨和大猩猩的很像——用來攀爬樹木以及用指關節行走,而不是用來直立行走。
  • 頭骨中負責平衡的器官表明,牠的移動運動方式與黑猩猩類似,並非直立行走。

《自然》雜誌上一篇相關的評論文章對最近三具化石評論委婉含糊:「三組證據表明,南方古猿阿法種的移動運動方式不太可能僅僅局限於用兩隻腳走路。」4 這位著名的古人類學家作者承認,該個體的特徵「比後來被直接與人歸為一類的人屬更像猿。」5(可以跟《創造期刊》該作者寫的另一篇文章《按進化論者的標準來看「人類進化」的非過渡環節》一文作對比。6

《自然》雜誌上那篇評論的作者通過進化論角度來看待「幼年版露西」的理解是:因為牠還非常的「原始」,也就是說,牠進化得還不夠。

不過,對證據更加直截了當的理解則更為合理:

  • 這具化石之所以和猿相似,是因為牠屬於一群和猿相似的(現今已絕種的)物種,這個物種是和人類以及其它猿種分別創造出來的。奧斯納德通過多變數分析 (multivariate analysis) 認為,南方古猿與人類或黑猩猩之間的差別,甚於人類和黑猩猩之間的差別。7
  • 牠之所以擁有所有這些與非人類移動運動方式相關的解剖特徵,原因非常簡單,因為牠和猿很像。猿的移動運動方式和人類不同,沒有猿種是習慣性地直立行走的。
4654dikika_map
埃塞俄比亞迪奇卡地區

「幼年版露西」綜合了所有關於化石的議題於一身,這些議題單獨拿出來的結論都顯而易見,並且產生了越來越多證據否定是人類祖先說法。行內應該已經強烈地意識到「情況不妙」。這具化石的評論都會有一兩句話,順帶告訴人之前的研究人員認為,南方古猿阿法種直立行走,其實也是有一些原因。牠可能在一段時間裡是(類似於)直立行走的,就像侏儒黑猩猩那樣。但是,正如每一個看到實際情況的人都會認為的那樣,這並非真正的兩足行走。8

但願,隨著剩餘「顱後骨骼」的解剖特徵被艱難地從谷底走出來,我們將看到更加詳細的關於阿法和南方古猿的外形特徵的證據。這很可能會更進一步證實,南方古猿不是人類的祖先這已占壓倒性優勢的事實。甚至一些進化論者也會偶爾表達對這種觀點的認同。而讓其餘的進化論者難以釋懷的是,他們已經沒有其它可以充當候選人的人類祖先了。

如果歷史可以作為指引,那也不會持續太久。由於人們往往將碎片化的證據加以整合,加之人類渴望填補這個進化論空白的榮譽以及强大的需要,便掀起一個新物種為期數十年的推測,並且誤導一大批人。至少在他們屈服於強大的證據之前都是此番狀態。

參考文獻及註解

  1. Zeresenay Alemseged, Fred Spoor, William H. Kimbel, René Bobe, Denis Geraads, Denné Reed and Jonathan G. Wynn, A juvenile early hominin skeleton from Dikika, Ethiopia, Nature 443(7109):296–301, 21 September 2006.轉至該文。 回上一頁.
  2. Fred Spoor, Bernard Wood, and F. Zonneveld, Implications of early hominid morphology for evolution of human bipedal locomotion, Nature 369(6482):645–648, 1994.轉至該文。 回上一頁.
  3. 此外,雖然進化論者斷言,保存較為完好是屍體被迅速掩埋(很有可能是一場洪水)的結果,但是我們認為這一定發生在大洪水後。即,一場區域性洪水,而不是世界性的挪亞大洪水。轉至該文。 回上一頁.
  4. Bernard Wood (News and Views) ‘Palaeoanthropology: A precious little bundle’ Nature 443(7109):278–281, 21 September 2006.轉至該文。 回上一頁.
  5. 確實如此,原因很簡單,因為這一物種(如直立人、尼安德特人)是人類——亞當的後代。甚至有些進化論者認為,牠們應該被認定為與人類屬於同一物種。轉至該文。 回上一頁.
  6. Bernard Wood and M. Collard, The human genus, Science 284(5411):65–71, 1999.轉至該文。 回上一頁.
  7. C.E.Oxnard, Nature 258:389–395, 1975.轉至該文。 回上一頁.
  8. 綜合所有這些情況,我們不應該認為,這些生物如果是兩足動物就說明牠們是人類的祖先。上帝可能創造過一些今天已經滅絕了的兩足動物。但更關鍵的是,這表明即使這一“展出級別”的、聚焦兩足動物的例子,對進化論的支持也是微乎其微的。轉至該文。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