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New documentary: Dismantled: A Scientific Deconstruction of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The online premiere has ended, but you can order the DVD or Blu-ray here.
Also Available in:

给动物命名:亚当一天内完工

亚当能否在一天内给所有动物起名呢?

作者:(Russell Grigg)
翻译:中国创造论团契(chinesecreationscience.org
校对:新加坡CMI之友(facebook.com/CMISGP

文章来源: Creation 18(4):46–49, 1996年9月
Photo stock.xchng1001-elephant

创世记 1:24–27称:在创世周的第六天,上帝创造了陆上动物以及第一对男女。创世记 2:18–23告诉我们:亚当在夏娃受造之前已替众动物取了名字。那么亚当怎可能在一天之内给所有动物起名呢?

时间的问题

创世周的第六天是从晚上开始的(创世记 1:31),所以是有约十二个小时的黑夜接着约十二个小时的白昼。我们没有理由认为,上帝不可以在第六天头十二个小时的黑夜里就造好了陆上动物和亚当;以至天刚亮的时候,他和它们就都已经在那里了!

然而,即使上帝在白天创造动物和亚当,我们也没有理由假定祂创造需要的时间,要比祂发出命令的瞬间更长1。无论以是哪种方式去创造,在第六日天亮后不久,所有的陆上动物和亚当就都已经存在了。

因此,亚当在第六日的白天里有大量时间去完成这项任务。请注意,他的任务并不包括寻找那些动物,因为创世记 2:19告诉我们:上帝「把它们都带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么」。想必动物是有次序地来到亚当面前的。

他给动物都命名?!

我们需要注意以下两点:

  1. 创世记第一章说,受造的动物「各从其类 (kinds)」而非「各从其种 (species)」;而「各从其类」这片语在这章中出现有十次(是指着植物或动物而说的)。我们并不清楚「类」(希伯来语min)这词相当于现代林奈分类系统 (Linnaean classification system) 中的哪一级;似乎「类」有时相当于今天的「种」,有时相当于「属 (genus)」,有时相当于「科 (family)」。但是「类」界定生物可变异 (variation) 的范围。显然,亚当那时的动植物种类,肯定比今天的物种数量为少。【编者按:更多有关的资讯,可参阅:Ligers and wholphins? What next? (狮虎和鲸豚?还会有什么?)】

    例如,很可能那时还没有家犬、土狼和豺狼之分,而只有一种拥有所有这些物种遗传信息的犬类祖先;后来在自然选择(natural selection)的压力下,这些不同的物种才出现。

    Photo stock.xchng1001-tiger

    但这不是进化,因为没有添加新的遗传信息。同样的道理,几百年前的「杂种狗 mongrel 」能夠在人为筛选(human selection)下繁衍出现今各种「纯种狗」,是因为先前的「杂种狗」原来就有各种「纯种狗」的遗传信息,而其所拥有的遗传信息,远比起今天那些基因有缺失的特种「纯种狗」所有的为丰足。这就是为什么你不能从芝娃娃(英语:Chihuahua)中,配对繁殖出大丹犬(英语:Great Dane)来。

  2. 今天我们将动物划分为驯养(大多数为草食动物)和野生(草食动物和肉食动物),但这种区别在亚当犯罪堕落之前并不适用。

    创世记 1:30 说:「至于地上的走兽……我将青草赐给它们作食物」,并且创世记 1:31 说:「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由此可知,动物在人类堕落前并没有为食物而互相残杀,亦没有理由会怕人。

    这意味着亚当为它们起名时,动物应该都是在乖乖地排着队,不会在当中互相捕食!

    创世记 2:20中有详细的描述亚当所命名的各类动物。它们是「牲畜」、「空中飞鸟」(鸟类)和「野地走兽」。这种分类与今天人为的分类系统(两栖动物、爬行动物、鸟类、哺乳动物、昆虫)无关,而是更理所当然地,根据动物对人的重要性去划分的一套分类系统。

    如果我们将此命名清单与创世记 1:20–25中的创造清单,即:空中的飞鸟和水中的生物(在第五天被创造)、牲畜、昆虫(或译爬行的生物)、野兽(beasts of the earth)等,进行比较,我们会发现有几个非常显著的差异2。亚当不需要命名任何水中的生物或任何昆虫。而在创造清单中也没有特别提到野地走兽 (beast of the field),我们可以把它们看作是陆上野兽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亚当只需要为当时所存在的某些陆上动物命名。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亚当这次的命名是全面的。由此可见,亚当的任务并不是去提供一个科学分类系统,而是为了造福之后的纭纭众生,给其中一部分的动物起名而已。

那么,为哪些动物起了名?

  1. 牲畜(希伯来语:behemah

    这里使用的希伯来语通常指的是能够被驯化的动物,我们亦可称之为「家畜」(domestic fauna)。虽然那时没有现代意义上「野生动物」,但不是所有动物都适合供人类使唤。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今天的主要牲畜,如牛(cattle),其大多数不同的品种都可以回溯至一个基本原型,即原牛 (autochs),而原牛本身很可能跟水牛和北美野牛一般,皆由同一个创造类别(created kind)所繁衍下来。3

    同样,我们今天所有家犬的各个品种都是由一个亦犬亦狼的基本类型所培育出来的。类似的情况很可能亦发生在至今人类所饲养的其它许多物种上,例如马。

    那么,亚当所有需要命名的牲畜,最多就只有几十个种类而已。

  2. 空中飞鸟

    圣经中提到大约50种不同的鸟类,而现代鸟类学家将鸟类划分为约8600种。其中,约有5100种属雀形目(英语:Passeriformes;是栖息的雀鸟,善于筑巢),进一步再细分为亚目(suborders)、科(families)、亚科 (subfamilies);而有大约3500种鸟属于其他的目(orders)下面不同的科(families)。于是,鸠鸽科有285种,杜鹃科有127种,企鹅科有18种,如此类推4。那么亚当到底要为多少只鸟起名呢?

    让我们来看看《大英百科全书》关于鹦鹉的介绍,相信这会很有启发性。

    「鹦形目 (Psittaciformes ) ,如:鹦鹉、吸蜜类鹦鹉、凤头鹦鹉,包含300多种色彩艳丽、声音嘈杂的热带鸟类,一般可统称为鹦鹉。」5

    我们不能确定:今天所有这些「鹦鹉」全都是同一个创造类别的后代,还是繁衍自少数几种彼此相似的原始鸟类;因而今天我们可以把它们全部归类于「鹦鹉」之下。

    freeimages.com1001-seagulls

    若然它们全都来自同一个创造类别,而不是我们今天所有的300种,那么当初亚当要命名的鹦鹉也就只有一只。即使最初有三类鹦鹉,也完全有理由(就像今天一样)把它们统称为「鹦鹉」。因此,在命名过程中只需要三只类型中的其中一只来到亚当要命名的行列中,作「鹦鹉」的代表就可以了。

    同样,亚当可能只给一只「鸽子」、一只「杜鹃」、一只「企鹅」命名而已,如此类推。

    《科利尔百科全书 Colliers Encyclopedia》就列出了所有现存的、成了化石的,及已绝种的鸟类,总计有163科6。 这意味着,若亚当只需要给每一类像现代鸟类分类系统中的科那样的一群的雀鸟一个统称,那么他所要命名的鸟儿就可能不到几百只。

  3. 野地各样走兽

    希伯来语sadeh,在几个圣经版本中翻译成「野地」,有开阔平原的含义。「野地的各样走兽」一词在旧约其他的经书中亦出现了好几次,均是在人堕落后,也就是在罪恶进入世界之后。

    其中包括:人们迁出后去占据该地的动物(出埃及记 23:29)、「野驴」(诗篇 104:11),「7和鸵鸟」(以赛亚书 43:20)、捕食绵羊的动物(以西结书 34:8)和一系列的食肉嘼(以西结书 39:17)。而当亚当给这些动物命名时,世界尚未被罪污染,我们从这些经文中可知道的最多只是:这词涉及多种动物。

    最好把sadeh(「野地」)理解为栖息地,但也不一定将其范围收窄到去问「哪片野地?」或者「野地就是指伊甸园?」的地步。

    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特别是栖息地的问题,要命名的「野地的各样走兽」,可能就是那些今天生活在郊野平原,并靠近人类居住的动物种类。亚当未有命名的,可能就是那些专栖息在森林、丛林、山地、湿地、沙漠等等的动物。

    就像我们前文关于鸟类的讨论那样:很明显,需要命名的动物数量远没有今天现存的物种数量那么多。亚当大概只需要命名一条「蛇」(或者最多是几个身体结构有所不同的种类,如「蟒蛇」、「响尾蛇」、「眼镜蛇」)。很多种类的动物都是如此。

    因此,说他必须给今天已知的6000种爬行动物或2000种两栖动物命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8。事实上,即使不是大多数,至少也有相当一部分因不属于限定的栖息地而被排除的。因此,即使考虑到已经灭绝的种类,认为那时有一千只「野地的各样走兽」似乎也过多。实际上的数字可能只有数百而已。

亚当能胜任吗?

我们都通过联想(assocation)来学习语言,但是亚当从受造的那刻起就拥有语言能力。因此,他(和夏娃)的记忆存储了一定的内置「程式」,所以当上帝说「不要……」时(创世记 2:17),他们立刻就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看來,他们亦已經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即使他们从未见过任何死尸。

因此,我们可以有一个合理的结论:在「命名过程」中,亚当就能说一种精确的语言,用一两个词代替长篇的描述,就像我们用一个词「大象」去表示那只「有着大耳朵、长鼻子、长牙的四足动物」。

这也意味着他不需要斟酌每个决定。因此,他给每类动物命名时,既快速又恰当,而且不会混淆,因为他有能力回忆起他已经用过的名字;何况在堕落前,人有非常清晰和容量极大的记忆9

那么,即使在亚当面前有多达一千只动物(当然那不太可能),你认为他又会需要多长时间来给它们命名呢?

一小时有3,600秒,所以亚当大可在一小时内完成任务。如果他悠闲地命名,加上一些沉思的时间,那么最多需要花上几个小时(「喝咖啡休息的时间」不算在内!)。当然这是个美好的工作日,并且在同一天的下午留出足够时间,让上帝动手术从亚当的肋旁创造出夏娃来。

为了什么?

上帝赋予亚当治理动物的权柄(创世记 1:28),就给他机会履行这职责以建立他的权威地位。在古代,赐名是行使权力的一种做法(参但以理书 1:7),领受赐名则是相应的顺服行为。

能履行这职责亦说明亚当并不是一个猿人,而事实上,上帝更是要故意表明:亚当没有类猿人近亲可让他从中找到伙伴或配偶(参创世记 2:20b 说:「那人没有遇见配偶帮助他」)。

与进化论者一厢情愿的想法相反,第一个男人不是一个弯腰驼背、笨拙、咕噜咕噜、通过一两个基因突变就与他的猿类祖先分开的原始人。圣经描绘的亚当是与动物世界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因为他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受造的(创世记 1:27)。

「上帝的形象」这个词主要指人对上帝的意识(man’s God-consciousness),就是会敬拜神和爱神,有理解和选择是非,并持守圣洁的能力10

另一层意义就包括:人有意志、感情、智力、理性,且有说话有条不紊、使用符号的语言能力。当然,亚当在犯罪堕落之前,他的这些能力可能会使任何我们今天所拥有的都相形见绌。

全知的上帝早就料到二十世纪人文(唯物)自然主义的崛起。发生于伊甸园,亚当为动物命名的一幕,会为那些愿意明白的人,揭露「人类是进化以来」这谬论,根本就是与圣经真理相悖的!

参考文献与注释

  1. 参见 Grigg, R., Creation—how did God do it? Creation 13(2):36–38, 1991.这表明上帝在创世记第一章中「说有就有」的创造,跟上帝要事情成就便成就的「意旨」是一样的。 回到內文
  2. 某些怀疑论者和自由主义者提出一种错误的批评,认为创世记 2:19–20是按时间顺序去陈述的,即:亚当是在动物之先受造的,与创世记 1:21–26中所记载的顺序相反。然而,创世记第二章并不是第二个不同的创世记载;从它省略了太阳、月亮、星星及海洋的创造,就可以得知。相反,第二章却是特别提及了更多那些与亚当有关的创造细节。将创世记 2:19译为「现在,耶和华神【把衪之前】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都带到那人面前……」是既合理而又符合希伯来语原意的。事实上,不止一本现代圣经译本这样翻译这节经文。这里并没有矛盾。(欲了解更多细节,请参阅创世记有内在矛盾?)。 回到內文
  3. 参 Wieland, C., Re-creating the extinct aurochs, Creation 14(2):25–28, 1992; creation.com/aurochs. 回到內文
  4. ‘Birds’,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15:1–112, 1992. 回到內文
  5. 同上, 第68–69页。 回到內文
  6. Colliers Encyclopedia, p. 210, 1994. 回到內文
  7. 圣经的几个现代译本把「龙」(希伯来文tannin)译作为「野狗」。然而,「龙」(钦定本)可能是一个更正确的翻译,至少在某些情况下,tannin所指的是恐龙。如果是这样的话,与其他动物一样的情形相仿,亚当所要命名的恐龙数量,就只限于那么几只在开阔平原上生活的恐龙。 回到內文
  8. 若我们按照今天对许多蛇的分类,尤其如此:它都是根据蛇体内的某结构组织的存在与否,还有其位置来分类的。回到內文
  9. 人类的大脑具有惊人的记忆力。例如国际象棋选手可以在蒙住眼睛的情况下进行数十场国际象棋比赛(即看不见棋盘,用既定的国际象棋走法标记来进行沟通)。乔治・科尔塔诺夫斯基(Georges Koltanowski)就是其中的皎皎者;他在1960年12月13日,于9.75个小時內(吉尼斯记录,第245页,1972年),蒙着眼同时与56个人对奕,并赢了50个对手,与另外6人和棋。 1995年2月18日在东京,後藤 裕之(Hiroyuki Goto)背诵出圆周率小数点后42,195个位(新吉尼斯世界纪录 ,第309页,1996年)。而亚当当时的头脑并没有遗传缺陷或受罪恶所影响。回到內文
  10. 持守圣洁的能力,虽然在亚当以及他所有后代(就是我们)的身上因为罪而出现了缺陷,但却在主耶稣基督的生命中得到了完美的彰显。 回到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