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駁妥協》: 十章 “聖經中”古老的論據

作者:喬納森•薩爾法提

本章駁斥那些基於錯誤的解經方法和錯誤情感的、認為地球有數十億年歷史的論証。聖經裡所有表示“年代久遠”的詞,都可以解釋成幾千年,因為幾千年是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事實上,《創世記》第一章裡沒有出現表示年代久遠的詞,這進一步支持6000年的時間尺度。與羅斯的說法相反,創造論者從來沒有害怕“如果有幾十億年的時間,進化論就成了可能”。

雖然我們常被稱為“年輕地球創造論者”,但這不是我們關注的要點。這是接受聖經權威性的一個結果,即接受以下幾個明顯的教導:

  • 《創世記》的一天,是24小時。
  • 整個宇宙是在一周的時間裡受造的,跟我們所認知的工作周一樣長。
  • 人類是在“創造之初”的第六日被造。
  • 聖經家譜的記載顯示亞當是大約6000年前受造。據此,宇宙也應該有大約6000年的年齡。

羅斯的立足點是顛倒的。他以大爆炸理論為出發點,把數十億年當作事實。他大部分的信念都以此為依據;例如他認為,創造日是很長一段時間,亞當是在數十億年之后才被造的,大洪水隻淹沒了局部地區等等。他的其他教導,如原始人沒有靈魂,所以不是人,物種是不變的,也是因為他首先接受了數十億年的歷史。鑒此,這一章沒有必要再解釋為什麼說年輕地球是聖經的啟示;但還是需要看一看羅斯是如何辯解的,說他相信數十億年也是符合聖經的。本章也會談到羅斯的一些其他論點。

數十億年更能展示神的永恆性?

羅斯在《創造與時間》一書(Creation and Time,以下簡稱C&T)第52頁宣稱:“(從聖經中智慧書的教導看來)短暫的地球歷史似乎不夠用來展示神的永恆性。聖經用地球的古老來展示神的永恆,這提示聖經認為地球是非常古老的。”為了讓羅斯這種說法有意義,他必須先承認永恆是一個無限的時間。然而,與無限相比,任何一段有限的時間會比另一段更有說明性嗎?即使是十億年的時間,也不過是滄海一粟而已。

不管怎樣,就如奧古斯丁指出(羅斯也接受),上帝不是在時間裡創造了宇宙,而是在創造宇宙的同時,也創造了時間。就是說,時間本身是被造的(對創造時間的主而言,在未來事件還沒有發生之前,就預測未來,一點都不是問題)。這意味著永恆不是無限長的時間,而是一個無時間的狀態。因此,當我們對永恆有正確的理解時,羅斯的論說就顯得語無倫次了。

歸根結底,“非常古老”到底是什麼意義?我相信地球是古老的,非常的古老,它已經有幾千年了——六千多年了。(所以,即使我接受羅斯的論點,在一個6000年老的宇宙裡,地球的年紀也足以顯示神的永恆性)

這樣的想法可能會令很多人感到驚奇,因為我們大多數的人都已經被進化論洗腦,認為“古老”意味著數十億年,而感覺幾千年隻不過是“地質學裡的一瞬間”。其實“古老”和“年輕”是相對而言(比如問“長”,一根線要多長才算長?)。我現在看50歲以上就是老了,但一個80歲以上的人,可能覺得一個50歲的人還是一個年輕小伙子。

對很多地質變化而言,即使幾年也是很長的一段時間。這也是為什麼來到澳大利亞西部的游客,看到“石化的水車”非常稀奇:“隻用了60年的時間,就把這東西完全包在了岩石裡面?”溶有石灰的水不斷地滴在一樣東西上,使石灰沉澱包圍其上,達60年之久,這實際上是難以置信的一段長時間。

這顯明,所有遠超過人類平均壽命的事物都可以被描述為“古老”或“久遠”。所以幾千年的地球可以被認為是“古老”的,而且確實是難以想象的一段長時間。3000年前,大衛作以色列王的時候,西方國家還在遙遠的千年之后的未來。而我們通常被稱為“年輕地球創造論者”,因為“年輕”是相對於進化論者所號稱“上億年”而言。羅斯就是這億年觀的跟隨者。其實我們是聖經創造論者!

在接下來篇幅裡,我們分析羅斯的論點時,必須考慮到這些。羅斯挑出一些聖經章節,講述地球或地球的某些特征為“古老”、“久遠”等等,用來“証明”地球的遠古或“反駁”地球的年輕。因此,我們必須用聖經作者的原意來解釋這些章節,而不是把一些當代的思潮讀進這些字句裡。尤其,這些帶有相對性含義的詞,我們必須用其它有明確含義的章節來解釋,比如有關創世的“天”和家譜裡“年”。但是,羅斯把這些相對性的詞字,按照現代的均變理論或進化論的觀念來解釋,曲解了那些含義明確的詞的意思。

聖經中描繪 “古老” 的詞

羅斯在《上帝的指紋》(Finger of God, 以下簡稱FoG)第151頁引用了幾段聖經來支持古老地球的觀點:“在描述神存在的永恆時,聖經的作者們把它與諸山的年代或大地的根基做比。詩篇90:2-6箴言8:22-31傳道書1:3-11彌加書6:2,用比喻給我們描述了神的存在和神的計劃之無法量度的古老。如果這些文學手法的使用是恰當的和准確的(這是當然的,因為是神的默示),那麼地球及其根基的年齡必定超出相對短暫的人類歷史好幾個數量級。哈巴谷書3:6直接稱山為永久的,嶺為長存的,而彼得後書3:5說到天是太古就有的。”

這是羅斯能舉出的最好的例子。我們已經指出,這些詞的含義都是相對的,隻要分析希伯來原文就可以知道。事實上,當我們按著羅斯使用的順序來分析每一個例子,就會發現這些詞是指,相對於人的壽命而言是古老;但它們指向數千年,而不能強解為數十億年。

詩篇90:2-6
“諸山未曾生出,地與世界你未曾造成,從亙古到永遠,你是神。你使人歸於塵土,說:你們世人要歸回。在你看來,千年如已過的昨日,又如夜間的一更。你叫他們如水沖去;他們如睡一覺。早晨,他們如生長的草,早晨發芽生長,晚上割下枯乾。”

這沒有說明任何問題,因為“從亙古到永遠”是指神,是在諸山生出之前。前面已經指出,用與神的永恆相比來証明諸山有上百萬的年齡是謬誤的。

箴言8:22-23(指擬人化的智慧)
“在耶和華造化的起頭,在太初創造萬物之先,就有了我。從亙古,從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

“太初”是 מאז(‘az 帶介詞 me),字面的意思是“那時”;有“這之前,早些時候”的含義,如撒母耳記下15:34,“…我向來作你父親(大衛)的仆人,…”。 在這段上下文中用了同樣的一個詞,顯然是指在過去歷史中發生的一件事,並且是上千年前,而不是上億年前。所以,這個論據實際上更支持年輕地球創造論的時間尺度。

其它黑體詞也不証明什麼,因為智慧是在創造之前就存在了,而且許多解經家認為這是指成肉身之前的基督,那永恆的道,或三一神格裡的第二位格。支持羅斯的詹姆斯∙達布森(James Dobson)博士,“關注家庭協會”的發起人,在1991年四月的一次電台廣播中,也同樣膚淺地引用了英文翻譯的“太初”。不過,達布森舉的例子是詩篇102:25,那裡說:“你太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

在這節經文裡,希伯來原文是 לפנים (lephanim),也在其它經文出現過19次1。但每一次,lephanim 很清楚都是指在人類歷史中發生的事——上千年,而不是上億年。又一次,一個古老地球創造論的論據,反而支持年輕地球創造論的時間尺度。

1991年7月9日,羅素∙杭福瑞博士(Russel Humphreys)給達布森博士寫了一封信,很客氣地指出“太初”這個詞在聖經裡的上下文和它對世界年齡的含義,但沒有得到任何答復。

傳道書1:3–11
“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地卻永遠長存…。豈有一件事人能指著說這是新的?哪知,在我們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永遠”原文是עולמ (‘ôlām) 或 עלמ (‘ōlām),基本的含義是“長久,持續的一段時間”(《舊約希伯來文和亞蘭文詞典》,以下簡稱HALOT)。連羅斯也不相信地球已經存在了無限久,或能無限地存在。上下文很清楚表明這相對於人的世代而言,是很長的一段時間。同樣“以前”原文是‘ôlām,在這裡的上下文中,很清楚是指一個人所知道新事的時候,下文中對該詞的含義還有進一步討論。

彌加書6:2
“山嶺和地永久的根基啊,要聽耶和華爭辯的話!因為耶和華要與他的百姓爭辯,與以色列爭論。”

我看不出來這跟主題有任何關系。或許是打字錯誤,作者本意應該是引用彌加書5:2“伯利恆、以法他啊!你在猶大諸城中為小,將來必有一位從你那裡出來,在以色列中為我作掌權的;祂的根源從亙古【קדם, qedem】,從太初就有【עולמ‘ôlām ,詞組“從太初就有”是 מימי עולמ , mîmê ‘ôlām】。”

在這個關乎祂的出生地的預言裡,表示“年代久遠”的詞是用在耶穌身上的(參見馬太福音2:6約翰福音7:42預言的應驗)。這些詞跟地球有上億年的歷史一點關系也沒有,而是表達彌賽亞在永世裡已經存在(約翰福音1:1-3,8:58)。這是“信仰的理由”(羅斯的機構)也接受的教義。Kiel和Delitzsch總結得很好:“… קדם 和 מימי עולמ 都是用來表示遠久的古代;如在7:14和20 (「….古老的山崩裂;長存的嶺塌陷;他的作為與古時一樣」),用於列祖的時代”。

“古老”的原文是 עד (‘ad),可以有多種含義。在這段經文裡,HALOT把הררי עד

翻譯為永久的山;與“古老”的含義略不同。“古老”是往回看,而這裡更含有“無窮盡”的意思,所以不能作為已過歷史年代久遠的証據。

而且,聖經還有其它多處用到 עד 的例子,很清楚是指幾千年而不是幾十億年前的事件。比如,約伯記20:4,עד 是譯為亙古:“你豈不知亙古以來,自從人【希伯來文是‘亞當’】生在地?”

羅斯也承認,人類的起源是在幾萬年前,而不是幾億年前。再一次,“長存的”原文是ôlām。甚至在創世紀6:4(“上古英武有名的人”),它也是用在人身上,表明它與幾千年是相容的。

彼得後書2:3
“他們故意忘記,從太古,憑神的命有了天,並從水而出、藉水而成的地。”

“太古”在希臘原文是 έκπαλαι (ekpalai)。它在聖經其它地方隻出現過一次,即彼得後書2:3講到假師傅,“他們的刑罰,自古以來並不遲延”。這裡沒有提到這刑罰存在多久了,所以不能用來証明幾十億年的時間。2

另外,ekpalai是字根palai (“古老”的意思)加上前綴ek(“自”或“從”)組成的。再一次,這是一個相對性的詞;聖經有沒有給出任何線索,“古老”有多老呢?Palai 在新約中出現過六次。一次是在猶大書1:4,如彼得後書2:3“就是自古被定受刑罰的”一樣,是指假師傅。這裡也沒有給他們被定受刑罰是多久以前的數據。但另外的五次很清楚是指人類歷史中發生的事件:

  • 馬太福音11:21 -“哥拉汛哪,你有禍了!伯賽大阿,你有禍了!因為在你們中間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推羅、西頓,他們早已披麻蒙灰悔改了。”
  • 馬可福音15:44-指耶穌死后不久,“彼拉多詫異耶穌已經死了,便叫百夫長來,問他耶穌死了久不久。”
  • 路加福音10:13-與馬太福音11:21完全相同
  • 希伯來書1:1-“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的曉諭列祖。”
  • 彼得後書1:9-“….忘了他舊日的罪已經得了潔淨。”

為何《創世記》第一章沒有用漫長年齡的詞?

羅斯舉出的聖經,表面上支持漫長年齡;但在另一個方面,卻反擊了他自己的論據。他無保留地堅持聖經其他地方使用了表示漫長年齡的詞,並以此“証明”上億年的時間;即使這些詞有兩可的意思。 但是,要是這樣的話,為何神在《創世記》第一章沒有用這些詞來表達創造用了一段長久的時間呢?如果這是祂的本意的話。為何反而用編號的天,加上有晚上和有早晨呢?這樣的用法在聖經其他地方都是指每天24小時。

誠然,羅斯在《創世記的問題》(The Genesis Question, 以下簡稱GQ)第65頁的爭辯,似乎忘了他自己對年老地球的“証明”。他說:“在聖經裡用的古希伯來文(不是在摩西和大衛之后的希伯來文),除了yôm之外,沒有別的詞帶有很長一段時間的含義”;而且引用了他自己的書(C&T)和《舊約神學詞錄》(Theological Wordbook of the Old Testament, 以下簡稱TWOT)。羅斯早期的書 C&T這樣宣稱(第47頁):

“年輕地球論者也持這樣的觀點,即希伯來文中עולמ (‘ôlām,與 yôm相反)是用來表示一段長的時間。不過,希伯來文詞典顯示,隻有在聖經以后的著作裡‘ôlām 才表示一段長的時間。在舊約聖經的時代,它的含義是“永遠”、“不休止”、“長存的”、“總是”、“古時”或“遙遠的過去、未來、或兩者”。它的范疇不包含一段確定的時間。”Van Bebber和Taylor (VB&T:76–77)指出,羅斯所引用的書(TWOT)又一次與他自己相矛盾。他們說明希伯來文的‘ôlām和與之對應的希臘文的 αιων (aiōn) (英文的eon就是從這衍生出來的)通常的含義是“長久的時間”。

TWOT 2:673 說明,這個詞“….不隻限制在將來”,還可以用來描述很久以前發生的事情,“但極少,如果有的話,指一個無限的過去”,而且這個詞本身沒有“無窮盡”的意思。這“由兩個事實可以顯明:它有時是用於發生在過去一個確定的時間點的事件或狀況;有時有必要重復該詞,不隻是說‘永遠’,而要說‘永永遠遠’”。

BDB的詞典也是這樣解釋的。它給的定義是“一段長時間,古代或未來”。HALOT也說明‘ôlām 的意思是“長時間,時間段”。它還加上,“常指永恆、永久,但不是哲理上的”(數學的無限長的一段時間)

詩篇139:24,大衛求耶和華說,“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 ( דרך עולמ derek ‘ôlām) ”。‘ôlām這個詞是處於構建狀態,常常是指過去的一個時候。詩篇139:1-18表明‘ôlām是指詩人一生中的早年,不是上億年前。3

如果神想要表達很長的一段時間,祂可以有很多的詞使用。4 例如:

  • יומים (yāmîm, yôm的復數) 獨用或帶“晚上和早晨”,意思就是“那是有晚上和早晨的許多天”。這是教導創世是在過去,用了一段時間完成的最簡單的方法。它表示許多天,有可能是一段漫長的時間。
  • דר /דיור (dôr/dōr) 意思是“一代”或“一段時間”,可以很理想地用來表示一連串的時代,如果這真是神想要表達的。
  • עד (‘ad) 是我們前面見過的詞,意思是“古老”甚至“永遠”,總是與介詞一起使用。仿照伯20:4,如果祂有這樣的意願,神完全可以告訴亞當,太陽、星宿、動物等等是“亙古以來的”。
  • קדם (qedem) or קדמה (qedmah) 有時被譯為“亙古的”或“古老的”。
  • נצח (netsach) 表示“總是”,“永存”或“永遠”。
  • תמיד (tamîd) 意思是”不斷地”或“永遠”。
  • ארך (‘orek) 與 yôm 一起用時譯為“許多日子”。
  • עת (‘et) 意思是一般的“時間”,可以用來表示不明確的一段時間。
  • מועד (mô‘ ēd) “時間”, 也用來表示“季節”
  • זמנ (zemān) 表示一個“季節”或“時間”。

要教導上億年的時間,神還可以用這樣的詞語:“無數無數年以前”。再不精確一點,神可以用海邊的沙和天上的星來比擬巨大的年數。然而神沒用,反而強調字面上的幾天。

神是一個巨匠,所以祂需要很長的時間嗎?

當曲解聖經達不到目的時,羅斯便訴諸一個極其主觀的論點(C&T:142): “觀察技藝高超的雕塑家、畫家、詩人,或任何的藝家,你會發現他們創作杰作時,會比其它一般作品多花更多的時間。從每一件杰作,可以看見融入了他們快樂的辛勞,藝術家還常常停下來欣賞、評估還未完成的作品。”

很很難相信羅斯是認真的。人類的藝術家花很長的時間,因為他們是有限的;但是全能的造物主是無限的。理所當然,越有能力和技藝意味著需要越少的時間,所以有無窮能力和技藝的就不需要時間!如果我們意識到時間也是神創造的,這一點就更顯而易見了。

值得注意的是,神跡的一個特點就是快;比如,一瞬間變水為酒。更進一步,若按照羅斯的“巨匠”類比,將來新天新地的受造也需要上億年的時間,想必也會有無數的死亡和痛苦發生。無論如何,羅斯的前題設想都是錯的。很多杰作是很快完成的;比如,亨德爾的《彌賽亞》就隻用了三周的時間(1741年8月22號至9月14號)。

“對百萬的恐懼”

羅斯宣稱:“反對上億年的主要動機,是害怕它使進化成為可能”,於是GQ:92有“對百萬的恐懼”這樣的標題。這樣的宣稱,顯露他對創造論文獻和前面講的進化/變異的故意無知。在羅斯開始寫書之前的很多年,像德恩∙格西博士(Duane Gish)等創造論先鋒們,就旗幟鮮明地表明他們相信根據聖經和科學,地球隻有幾千年的年齡。同時格西也有力地指出,即使有上億年的時間,進化也不可能;如:所以,不管地球是一萬年,一千萬年,還是一百億年,化石記錄都不支持廣義的進化論。”5

例如,一個含100個氨基酸的酶,這樣簡單的分子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在五十億年的時間裡出現。6

再者,創造論者已經多次証明生物遺傳變異的過程是一個信息損失的過程;越長的時間對進化論更是不利,而不是有利。突變帶來的基因復制誤差的累積,自然選擇帶來的信息損失,都導致物種更趨向滅絕,而不是向上的進化。因此,如果我們的論述從邏輯上表明漫長的時間是進化論的阻礙,我們怎麼還會害怕上億年“有利於進化論”呢?

結論

羅斯的錯誤,在於他用來証明“古老”的詞,實際上都是相對性的詞。這些詞代表的年老,隻是以人類的歷史為尺度,完全可以與幾千年的年齡相容。如果解經方法正確,這些詞都不能用來証明羅斯所說的“古老”,而必須按照聖經清晰的教導來解釋,比如,《創世記》第一章,帶有晚上和有早晨、並編號第幾天,還有家譜,記載了年數。羅斯的做法與此相反—— 他決意把“年老地球科學”當作他的權威,並以此來解釋年老的詞。這對聖經的作者和讀者而言,完全是外來的。

既然有這些表示古老久遠的詞,就說明如果神想要告訴我們在人類之前已有漫長的時間,祂確實可以用很多方式來表達。但講到創世,祂沒有用任何一個那樣的詞。祂反而特意注明,亞當是在一個“尋常”的創世周的第六天受造的。《創世記》第一章,完全沒有出現表示古老久遠的詞。這是對“一日一時代論”的一種強有力的反駁。

羅斯其他的論點完全是主觀的,或出自對創造論者寫作動機的不公正解讀。

參考文獻

  1. 申命記2:10,12,20;約書亞記11:10,14:15,15:15;士師記1:10,11,23,3:2;路得記4:7;撒母耳記上9:9;列代志上4:40,9:20;列代志下9:11;尼希米記13:15;約伯記17:6,42:11;耶利米書7:24. 返回文章.
  2. BDAG says: “ekpalai … 1. pert. to a point of time long before a current moment, long ago II-Pet. 3:5. 2. pert. to a relatively long interval of time since a point of time in the past, for a long time II-Pet. 2:3”. 返回文章.
  3. D. Graves, Psalm 139, paper for Old Testament, 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 2001, p. 19. He also believes that there is an aspect of eschatological fulfilment. 返回文章.
  4. R. Grigg, “How Long Were the Days in Genesis 1? What Did God Intend Us to Understand from the Words He Used?” Creation 19(1):23–25 (1996). J. Stambaugh, “The Days of Creation: A Semantic Approach”, J.Creation 5(1):70–76 (1991). 返回文章.
  5. D.T. Gish, Evolution: The Fossils Say No! 2nd edition (San Diego, CA: Creation-Life Publishers, 1973), p. 43. This book has been superseded by Evolution: The Fossils STILL Say NO! (El Cajon, CA: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 1995), but the 1973 book shows that Ross’s claim has no basis whatever. 返回文章.
  6. D.T. Gish, “The Origin of Life: Theories on the Origin of Biological Order”, ICR Impact 37:iii (1976).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