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o Available in:

鹹海——年輕地球的證據

原作:約拿單·薩法提

我們的地球是宇宙中唯一被發現有液態水的地方1 , 實際上,宇航員從太空中遙望地球,看到的主要是水。海洋覆蓋了地球表面71%的面積。如果地球表面是平的,這些水足以覆蓋整個地球達2.7公里之深。

含鹽度

海洋對地球上的生命而言是不可或缺的,而且也調節氣候使其溫和。然而,儘管海洋裡有13.7億立方公里的水,人類卻不能靠飲用它生存,因為海水太鹹了。

“鹽”對於化學家來說,指的是一大類由金屬和非金屬形成的化合物質。普通的食鹽是金屬鈉和非金屬氯組成的,也被稱為氯化鈉。它含有相互吸引到帶電粒子——離子,形成一個比較穩固的晶體。這些離子在鹽溶解的時候便分離開來。海水中主要的離子是鈉離子和氯離子,但還有其他成分。鹹海水是人類的福祉,它為工業生產提供了很多有用的礦物原料。

海洋存在多久了?

海洋鹽分有許多來源(見下文),但這些鹽分想​​脫離海洋卻很不容易。因此,海水的鹹度穩步增加。既然我們可以得知現在海洋中的鹽分含量以及鹽分進出海洋的速率,我們應該可以計算出海洋的最大年齡。

 

其實,這個方法最早是由牛頓爵士的同事埃德蒙·哈雷爵士(Sir Edmond Halley,1656-1742,因哈雷彗星聞名於世)提出的。 2 繼他之後的一位地質學家、物理學家、放射治療的先驅,約翰·焦利(John Joly,1857-1933)推斷海洋最多只有八千至九千萬年。 3 但這個年齡對進化論者來說遠遠太小了,他們認為生命是幾十億年前從海洋中進化出來的。最近,地質學家史蒂夫·奧斯丁(Steve Austin)博士和物理學家萊賽爾·罕弗萊斯(Russell Humphreys)分析了由當代地質科學機構提供的海洋鈉離子(Na+)含量及其進出海洋速率的數據。 4 入海速率越低,出海速率越高,據此計算出的海洋年齡就越古老。

每一千克的海水中有10.8克溶解的鈉離子(大概佔百分之一的質量)。這意味著,海洋中有1.47 x 1016(14,700萬億)噸鈉離子。

鈉的輸入

陸地上的水會溶解裸露的鹽礦,侵蝕許多礦物,尤其是粘土和長石,並將其中的鈉元素解離出來,這些鹽分由河流攜帶進入海洋。有些鹽分是由陸地地下水直接供應海洋的,稱為海底地下水排放(SGWD),地下水含的礦物質濃度通常很高。海底沉澱物和海底熱泉也會釋放大量的鈉元素。此外,火山灰也提供了一部分鈉元素。

奧斯丁和罕弗萊斯的計算結果顯示,現在每年輸入海洋的鈉大約為4.57億噸。歷史上每年鈉的輸入量,即便採用對進化論者最有利的假設,也不會小於3.56億噸。

事實上,最近的一項研究表明,目前鹽的入海速率比奧斯丁和漢弗萊斯認為的還要大。 5 以前,人們認為海底地下水排放只相當於地表入海水量(主要為河流)的0.01-10%。但是這份新的研究通過對沿岸海水中鐳元素放射性的測定,發現海底地下水排放量可高達河流入海水量的40%。 6 這意味著海洋年齡的最大值可能會更小。

鈉的輸出

The rate sodium enters and leaves the sea
住在海邊的人常常會遇到汽車生鏽的問題。這是因為有鹽霧——從海洋逸出的小水珠在水分蒸發後留下細微的鹽晶體。這是鈉脫離海洋的一個主要渠道。另一個主要輸出方式是離子置換——粘土會吸收海水中的鈉離子而向海洋釋放鈣離子。而當海水囤積於海底沉積層的孔隙中,也會使海水損失一部分鈉。有些被稱為沸石的礦物質,其晶體結構含有很大的空隙,可以吸收海水里的鈉元素。 [編註:有些反對創造論的人提出還有鈉長石的形成,可以吸收海底鹽分,可以參見附錄中罕弗萊斯博士的回應]。

但是,所有這些鈉輸出的總和要遠遠小於輸入。奧斯丁和罕弗萊斯計算出現在每年有近1.22億噸鈉脫離海洋。而歷史上最大的輸出量,即便採用對進化論者最有利的假設,也不會超過每年2.06億噸。

估算海洋的年齡

即便採用對進化論者最有利的假設,奧斯丁和罕弗萊斯計算出海洋年齡必定小於6千2百萬年。需要強調的是:這並非實際年齡,而是最大估算年齡。也就是說,這一證據符合任何小於6千2百萬年的年齡,包括根據聖經推測出的6千年左右。

奧斯丁和罕弗萊斯的計算採用了合理範圍內可能有的最小輸入速率和最大輸出速率。而且還假設起始的時候不存在已溶解的鹽。如果我們採用一些更貼近實際的假設條件,計算出的年齡就要遠遠小於這個數值。

首先,上帝起初創造的海洋很可能已經含鹽,以給海魚提供一個舒適的生活環境。挪亞洪水也必定溶解了陸地岩層中大量的鹽分。洪水退去時這些鹽分一起進入了海洋。最後,比估算值更大的海底地下水排放量也會進一步減少海洋年齡的最大值。

結論

海水的鹽度強有力地證明,海洋以及地球本身的年齡要遠遠小於進化論所要求的幾十億年,而更符合聖經所說的六千年左右。海洋年齡也要遠遠小於進化論者給許多海洋生物定的年齡。簡單說來,海洋對於進化論者的口味而言還不夠“咸”!當然,所有這樣的計算都依賴於對過去的假設,如起始條件和恆定的輸入輸出速率。這樣的計算永遠無法證實某樣東西的年齡。要確知年齡,我們需要目擊證人(參見約伯記38:4). 這些計算不過是為了說明,即使採用進化論者自己對過去的假設,地球也要遠遠比他們通常宣稱的年輕,地球的年齡與聖經沒有衝突。

附錄:鈉長石化是進化論的逃生艙口嗎?

反對創造論的格林·莫爾頓(Glenn Morton)聲稱一種富含鈉元素的長石——鈉長石(NaAlSi3O8) ,會在海底形成,將鹽分從海水中析出。他認為這個鈉沉澱現象足以推翻奧斯丁博士和罕夫萊斯博士的年齡計算。罕夫萊斯回答了一位引用了格林·莫爾頓言論的批判者,(經罕夫萊斯允許,摘錄如下):

格林·莫爾頓在這點上完全弄錯了,嚴謹的創造論者可以繼續使用海水中的鈉作為年輕地球的證據。莫爾頓把他致奧斯丁和我的信發給你,卻沒有給你看我們給他的回信。他也沒有告訴你他如何終止了我們的信件來往。

實際情況是這樣的:鈉長石的確會在海底熱泉里形成,將高溫海水中的鹽析出。但是當鈉長石接觸到溫度較低的海水時,就會分解為海綠石礦物,又將等量的鈉釋放到海水中。這也是為什麼(任何數量可觀的)鈉長石只出現在中洋脊,而不會在其它地方出現。總而言之,他的“鈉長石沉澱池”會變成“海綠石礦源”,但是對海洋中鈉的總量的淨影響是零。

這可能對你來說有些專業了。還有一個不太專業的的方法,讓你自己判斷莫爾頓觀點的對錯:你可以搜一搜,看看他的“鈉長石沉澱池”理論有沒有在地質化學期刊中發表。這類刊物中最前沿的一份,名稱是Geochimica et Cosmochimica Acta。如果他的理論是正確的,這類期刊肯定會欣欣然地予以發表,因為這會解決我和史蒂夫指出的這個存在了75年的問題,就是鈉元素輸入與輸出的巨大差距。世俗的科學機構可能會為此給莫爾頓頒發諾貝爾獎!

不僅如此,莫爾頓肯定也會為在這樣的期刊上發表他的理論而非常自豪,他肯定會在自己的網站上重點提及。如果你看到的話,請告訴我。如果沒有看到,你就大概知道,莫爾頓又忽悠你了。

懷疑論者和年老地球論者的網站上一般刊登的都是些混淆是非的理論。他們逃避同行的評議,也不發表論文。相反,他們僅依賴於大部分讀者的無知來防止他們的偽科學被揭穿。任何人都可以在一個個網站發任何的言論,詩篇1:1-2卻應許賜福給那些不沾此事的人: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唯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

萊賽爾·罕弗萊斯

創造研究院

參考文獻

  1. 人們認為木星的一顆衛星,歐羅巴的冰凍地殼下方有液態水,但是這還未被證實。 回到內文
  2. E. Halley, ‘A short account of the cause of the saltness [sic] of the ocean, and of the several lakes that emit no rivers; with a proposal, by help thereof, to discover the age of the world’,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29:296–300, 1715回到內文
  3. J. Joly, ‘An estimate of the geological age of the earth’, Scientific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Dublin Society, New Series, 7(3), 1899; reprinted in Annual Report of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June 30, 1899, pp. 247–288; cited in Ref.回到內文
  4. SA Austin and DR Humphreys, The sea’ missing salt: a dilemma for evolutionists, Proceedings of the Seco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reationism, Vol. II, pp. 17–33, 1990. 本文未能詳細解釋的細節內容可以參考此文。 回到內文
  5. WS Moore, ‘Large groundwater inputs to coastal waters revealed by 226Ra enrichments’, Nature, 380(6575):612–614, 18 April 1996; perspective by TM Church , ‘An underground route for the water cycle’, same issue, pp.579–580。 回到內文
  6. MT Church, Ref. 5, p. 580, 評論道:“沿岸洋區有大量海底地下水排入,這個結論有可能顛覆我們對海洋化學物質平衡的認識”。 回到內文

Helpful Resources

God's Promise to the Chinese
by ER Nelson, RE Broadberry & G Tong Chock
US $12.00
Soft cover
Faith of Our Fathers
by Chan Kei Thong and Charlene Fu
US $24.00
Soft c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