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e
To help keep this free information coming, consider supporting CMI with an online end of year donation!
Also Available in:

三星堆的青铜树

最古老的创世记文物?

作者: Stephen Brennecke
翻译:中国创造论团契(chinesecreationscience.org

Photo by Cong Jiang15288-bronzetree
见图1。三星堆铜树描绘了创世记中的知 善恶树。A)全树;B)禁果;C)蛇;D)夏娃的手

1986年,中国广汉市附近砖厂的工人们在郊外挖黏土的时候发现了一些青铜碎块。他们联系了官方人员,随后成都华西大学的考古学家发掘了两个遗物坑,充满了三星堆人留下的稀世珍宝。 这些发掘工作延续了早在1929年就在此地开展的考古行动。从这两个遗物坑中出土了近1000件文物,包括玉器、铜器、金器、象牙器、陶器、石器和骨器。

这些坑中的文物约有800件是铜器,包括大型和小型人像,和许多实体大小的青铜头像,其中一些有局部包金。官方估计这些文物距今约有2700到4700年。

其中出土了一座青铜树的碎片,由考古学家们清理并复原了。正如大多数考古发现,发掘到了什么并不存在争议。但是这些文物所带的意义和象征含意却有着极大的争议,尤其是,“这树的含意一直没有定论”1

确实,这些年来专业界的共识是三星堆遗址居民的来源(和结局)仍是一个迷。例如,他们问:

”三星堆青铜器所代表的如此奇迹般的青铜冶炼技术和文化是如何产生的?“

”三星堆是一个千古之谜。“2

也许圣经可以解答。

青铜树的观测

青铜树直立高3.95米,从圆形底座到其枝条的顶端高度近3.65米(见图1A)。可见这是一棵实物大小的果树。从上往下看,各枝从中间的主干向四周延伸。从侧面观看,枝条从主干开始向上长,然后呈一致样式朝着地面弯曲。每条枝末端是一棵果实,被包裹在铸铜的华丽叶子中。

令人惊奇的是,多数枝条上果实附近的叶子被铸成的形状好像大而可畏的刀(见图1B)!

这树被一条大蛇所占据,其细长身躯铸成沿着树干逶迤而下的形态(见图1C),其头在下,竖立在底座上。其背弯曲使其首昂起呈水平状态。

头上有两只角。铜蛇有部分残缺,但复原的一些碎片中包括一块末端好像长刀一般的尾状肢体,还有一块更短的附肢与一只人手铸为一体——那手拥有对生拇指,结构正确的几排指关节和细致的指甲(见图1A和1D)。蛇也有窄小的肩膀和前爪,供其立足。树上还有九只鸟,每条枝上各栖一只(见图1A)。

与创世记中的分辨善恶树比较

当我们比较三星堆的青铜树和创世记2-3章中的分辨善恶树时,我们发现它们有许多相似之处。

  1. 三星堆的铸造师铸了一座大树——罕见于古老的青铜遗物中。而创世记人类堕落的故事正是围绕一棵树。
  2. 三星堆之树是一棵果树。铸造师定意铸一棵树有很多选择:松树或落叶树;或高或矮;或是成都平原常见的树中的任意一种。但是,他们却选择铸造一棵有着实物大小果实的实体果树。创世记中的树同样是果树。
  3. 青铜树的果实被艺术地描绘成“禁果”:在铸造果实四周的叶片时,铸造者做了一个关键性的决定来把大多数的叶子铸成长刀的形状,来传达两个同样清晰的讯息:“勿摘这果实!”和“这是致命的!”。创世记中树的果实同样是禁果。
  4. 铸造师在树上添加了一条细节完整的蛇。创世记的树的焦点同样是一条蛇。
  5. 那蛇仍有脚可行走,并且树上的果实无一被摘下。神在创世纪3章14节对蛇的咒诅是他要“用肚子行走”并“吃土”,暗示或许他在果实被摘之前是用脚行走的。
  6. 那蛇的造型设计如同果实一样显得致命或者与死亡有关,被铸成刀状的尾巴形似环绕果实的叶片。创世记的记载同样把死亡的由来归咎于女人受蛇的引诱而吃了禁果。
  7. 蛇身边的人手表示有一个人在这铜树旁。这难道不是夏娃在听蛇说话,却还未摘取果实时的手吗?

当我们深思这些细节的组合时,很清楚铸铜师不仅创造了一棵独特的树,而且把它定格在一个特定的时刻;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中自创世以来第二重要的时刻了。三星堆的青铜树描绘了人类在神面前最后的纯真时刻。树枝上的禁果我们明明可见,没有一个被摘走。那即将协助人类堕落的蛇仍处于未被咒诅的状态。它有着刀状的尾巴,象征带来死亡。

三星堆与创世记的关联的含意

10963-tree-of-knowledge

如果三星堆的青铜树描绘的是创世记中的分辨善恶树,那又有哪些合乎逻辑的含意呢?这个问题有众多可能的答案,这里提供几个参考。

三星堆人的起源在世俗的世界仍然是个奥密,所以三星堆和创世记的联系当然有助于解释这一奥秘。

在这方面,三星堆文明和创世记写成的相对时间范围至关重要。据估计,从公元前2800年到公元前800年,三星堆人繁荣了2000年。2

所以青铜树必然是在那段时间里铸造的。再者,大致都认为摩西著创世记的时间在公元前1450年。3

如果青铜树的铸成早于摩西的写作(这概率很大)并且是独立于他的著作(这几乎是肯定的),我们就要面对又一个问题:三星堆人是如何得知分辨善恶树的呢?

看起来三星堆人与神呼召亚伯兰开启以色列民族时所离开的本族有着同样的传统。创世记11章支持这个观点,因为其中记录了变乱人的语言并把人类从巴别塔分散到世界各地的事件。分散的记载表明当时的人是同一个种族,讲着同一种语言。虽然神变乱了他们的语言,但他们保留了同样的技术和遗产,有着同一个传统,这包括关于人类在树下堕落的事件。

如果青铜树的铸成早于摩西写下创世记的时间,或者是独立于他受圣灵感动而写下的著作,那么圣经在这件文物上就能得到一个无偏见的“测绘“,因它为创世记的记载提供了相辅相成的细节。在这被世界称为“奥秘“的核心,也许是我们的一大珍宝——三星堆的青铜树也许就是最古老的创世记人造文物。

参考与注释

  1. Ruins of ancient city discovered, history gets rewritten, Shanghai Star, Shanghai, chinadaily.com, accessed July 2001. 回上一页.
  2. Historical wonders of Sanxingdui: puzzles of Sanxingdui through the ages, china.org, accessed April 2006. 回上一页.
  3. Ryrie, C.C., The Ryrie Study Bible, Introduction to the Book of Genesis, King James Version, Moody Press, Chicago, IL, p. 5, 1978. 回上一页.

Helpful Resour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