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o Available in:

向山嶺進攻

重奪聖經權威的高地

卡文.史密斯(Calvin Smith)著
譯者:中国创造论团契

Illustration by Caleb Salisbury

上不去的山嶺

1917年4月9日,加拿大部隊在雨雪交加的日子裡繼續行軍,準備與德軍決一死戰——史稱維米嶺關鍵戰役。維米嶺是德軍在法國北部的主要戰線,因此,盟軍當天的勝利成為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轉折點。

維米嶺有近十公里長,最高點達一百一十米,不僅俯瞰整個多萊平原(Douai Plain)(讓德軍可以毫無阻礙地看到敵方的進攻),同時也是德軍大片領土的天然屏障,將敵軍的槍砲擋在外面,。德軍在維米嶺山坡前的幾百米空地部署了大砲、機關槍巢和鐵絲電網。關卡重重,看似毫無進攻之路。 1914到1916年之間,在維米嶺上犧牲的十五萬英法士兵更證明了這個山崗是進攻的死穴。當時的德軍在路德維希·馮·法肯豪森(Ludwig von Falkenhausen)軍官的主領下分成了三個保衛部隊。

慶幸的是,一支帶領主要由加拿大士兵組成的部隊的司令官[英國陸軍中將朱利安比恩爵士(Sir Julian Byng)和加拿大少將亞瑟.科里(Arthur Currie)]決定摒棄以往慣用「用屍體為機關槍鋪路」的進攻戰略,轉而策劃了幾項新的實施戰略,挑戰這難於登天的任務——攻取維米嶺。雖然這項行動以上萬士兵傷亡為代價(犧牲人數達3598),但是通過一套空前的戰略,如徐進彈幕射擊、機槍間接射擊、排槍射擊等,加上通訊的改善,同時又獲得了敵方最新情報,加拿大部隊很快便贏得戰役。 4000名德軍被俘獲。四名加拿大士兵因奮勇被授予維多利亞十字勳章。

攻取維米嶺戰役對戰勝德軍有著重要的戰略意義。維米嶺戰役屬於英軍更大行動的一部分。如果這一高地掌控在敵軍手中,英軍的行動則無法展開,無數的人將會喪命(後來德國再也沒有進攻山嶺)。由此可以吸取一個教訓:佔領高地者必勝!那麼這與創造論事工在聖經權威和無神論自然主義(atheistic naturalism),以及萬物起源等領域的立場有什麼關係呢?

守住戰線

這是一場關於聖經權威(biblical authority)的戰役。這場戰役中,(出乎有些人的意料)地球年齡(the age of the earth)正是兵家必爭之地。很多基督徒在捍衛聖經真理,面對質疑人士的言論時,都會從生物進化論(biological evolution)或道德及社會問題(moral and social issues)上入手。但是,他們不願意進入這一戰火更加密集、激烈的戰場。

為什麼地球的年齡具有如此重大的意義?聖經權威性與聖經的可信度直接相關,而這最終取決於經文是否直接表述聖經原義?聖經的教導與千百萬年的觀點頻頻相對,一再指向年輕地球的時間框架,因此任何持有長時框架(年老地球論)的基督徒都是默認聖經的意思不一定是經文直接表述的意思(這是明顯在聖經的權威性上有所妥協)。他們也必定會削弱耶穌基督的權威性,因為耶穌明確地教導「從起初的時候」就有亞當和夏娃馬可福音10:6–9 ),而沒有說他們在世界已經成型的千百萬年之後才出現。

我們看看進化論者、反創造論者、自由神學家邁克.羅伯特牧師(Vicar Cockerham [聖公會],英國)用什麼策略消除人們對聖經經文直白意思的信靠:

sxc.hu/Thoursie

「我主要的目標是證明地球古老的年齡,或者說石頭的悠久歷史……原因很簡單,如果地球真的已經存在了五萬年之久,聖經直譯主義(Bible Literalism)就不攻自破了。……如果我能說服一個人認為地球至少存在了一百萬年,那麼我認為這場戰役的勝利就已經屬於我們了。」1

地球年齡問題主要關切聖經的可信度,因此向「年老地球論」妥協會極大地影響福音信息,阻礙福音傳揚。比如說,如果因為要尊崇「科學」而認為《創世記》不可信,不能按照字面意思解釋,那麼又有什麼理由相信童貞女懷孕生子,相信死人復活,畢竟現代科學否定了這類事件的可能性。所有的妥協立場都在聖經的解釋上讓步於「科學」,也就是賦予科學比聖經更高的權威,或者說,他們錯誤地讓科學主宰聖經,而不是服務於聖經。這樣的基督徒身處一道又滑又陡的斜坡上,他們可以把對待聖經創世記的妥協性態度,即不按字面意義解釋的做法,運用到任何一處經文上,尤其是他們不願認同的經文,而往往不願認同聖經都是因為受到了來自世俗社會的壓力。

無論如何,相信地球已經存在千百萬年不僅會從低估聖經的權威性這一方面影響基督徒,同時,這個觀點也正是為無神論者提供槍彈的源頭。

彈藥工廠

因為所有的無神論者都稱上帝不存在,所以他們必須認為自己是進化而來的(自我創造)。進化論又不能短時間內產生,因此他們只能根據推理,認為世界的歷史長達千百萬年。想一想,如果不相信世界有千百萬年的歷史,會有多少邏輯清晰的人相信進化論呢?零……

深時(deep time)是無神論者「高崗上的生死決戰」,一旦深時的觀點建立了,它似乎就成了人們腦海中一道具有魔力的創造力。創造論者會提出「統計學的不可能性(statistical improbabilities)」和「自然中的設計( design in nature)」,但是往往都被人們思想中不可動搖的「千百萬年」的信念屏蔽。

「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就幾乎肯定會發生,至少會發生一次……。時間其實是整個陰謀的主角……只要有足夠的時間,「不可能」可以成為可能,可能變成很可能,很可能變成肯定。我們只需要等待,時間足以施行神蹟。 」2

自然主義者會用的進化論論點(宇宙學、地質學、化學、生物學和人類進化假說)都建立在堅固的「深時」教條的營壘上,需用「深時」闡釋。這座營壘已經建了一百五十多年。正如喬治奧威爾所說:

「誰控製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製過去。」3

世俗教育(Secular education)和媒體強勢地控制著現在(viciously control the present),廣泛散播地球歷史的信息。他們向一代又一代的學生灌輸「深時是事實」(而不是對事實的一種無神論解讀)。數以百萬計的成長於基督徒家庭的年輕人不再認同聖經的權威性。堅定的基督徒,如果相信深時論,當狡猾的質疑認識指出他們的信仰中的不一致性時,他們對聖經的捍衛就會被動搖。 無神論者領軍人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說道他對妥協性教會的輕視:

「在我看來,只認同聖經故事的某一部分而不認同另一部分是很奇怪的。畢竟,關於重要的道德問題,我們是按照什麼標準摘取聖經內容呢?如果我們可以在聖經中挑選對與錯的標準,還有什麼必要參考聖經嗎?」4

為聖經而戰

很多人都不明白為什麼像國際創造事工這一類的事工為何對地球年齡如此較真,他們沒有明白這正是為聖經權威而戰的戰場。一些次要戰役,很多基督徒或許時不時可以這兒贏一場,那兒贏一場。但卻因「千百萬年」的高地讓進化論者和無神論者可以長久持續猛烈攻擊,則會很快輸掉主要戰役。

正如在維米嶺的盟軍的率領一樣。很多基督徒都需要放棄曾經失敗過時的,僅僅講述「天上的事」的策略。轉而需要提供紮實的聖經教導,讓信徒可以好好裝備,可以為「地上的事」辯護(對比約翰福音3:12)。世界正在用「地上的事」攻擊我們在前線為基督奮戰的精兵(尤其是年輕的)。我們和維米嶺一樣,要重奪這個戰場看似難於登天,但是像國際創造事工這類事工可以提供執行任務的工具和策略。正如我們之前說過的,我可以製造這場屬靈爭戰的武器(思想武器 )但是我們需要你來進攻

註釋

  1. Creationism on the Rocks, March 2003 Web Article. 返回文章.
  2. George Wald (Evolutionary biologist and Nobel Laureate), The origin of life, Scientific American 191(2):44–53, August 1954. (Quote on p.48.) 返回文章.
  3. George Orwell, Nineteen Eighty-Four, Penguin Group (USA) Incorporated, 1950 (written in 1948; the “84” was “48” reversed). 返回文章.
  4. Richard Dawkins, The root of all evil?, BBC broadcast on Channel 4, 16 January 2006.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