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o Available in:

真的有上帝嗎?你會怎樣回答?

基督教絕非盲目的信仰,而是經得起邏輯辯証

作者:
譯者:黃逸恒(Felix Wong)

原文見 Is there really a God? How would you answer?

在我們的日常經驗裏,萬物似乎都有開始。事實上,科學的定律告訴我們,在我們的有生之年內看起來一成不變的事物,例如太陽和其他恆星,其實也正在老去。每一秒鐘,太陽都要消耗數百萬噸的燃料——因此它必須有一個開始,而且它也不會永遠存在下去。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整個宇宙。

因此,當基督徒稱聖經中的神創造了整個宇宙時,有些人會問:「神是從那裏來的?」這似乎是一個很有邏輯的問題。

聖經在很多地方清楚地表明,神不受時間限制。衪是永恆的,無始無終——祂是無限的!祂還參透萬事,有無限的智慧。1

這符合邏輯嗎?現代科學可以容納這樣一種概念嗎?你將怎樣辨識智能創造者存在的證據?

辨認智能

更多資料, 請參考Q&A: God

若在某個山洞裏發現石器,科學家們會為此而興奮,因為石器表示有智能存在——製造工具者。器具不會自我設計。不會有人相信拉什莫爾山上雕刻著的總統頭像,是億萬年隨機侵蝕的產物。我們可以從身邊的人造物件中辨認出設計——即智慧運作的證據。

同樣地,在威廉.佩利(William Paley) 的著名論証中,手錶意味著鐘錶匠的存在。2然而今天有很多人,包括許多頂尖級的科學家,相信所有的植物和動物,包括複雜得令人難以置信的人腦(人是手錶、汽車馬達等器具的製作者),不是由一個有智能的上帝所設計的,而是來自一個沒有智慧的進化過程。這種觀點經得起考驗嗎?

活物中的設計

分子生物學家邁克爾.登頓博士(Dr. Michael Denton),曾經從一個不可知論者的角度總結道:

「相比於分子生物機器所表現出的智慧和複雜性,即使我們最先進的[20世紀的技術]也顯得笨拙… 如果認識不到我們目前所了解的生物設計只不過是整體中的一小部分,那就仍然存在著錯覺。在基礎生物學研究的幾乎每一個領域,更高層次的設計和複雜性正在以日益加快的速度顯現出來。」3

為捍衛達爾文主義和無神論世界聞名的鬥士,理查德.道金斯教授(Richard Dawkins)寫道:

「我們已經看到生物體實在太難以置信,『設計』得太精美,不像是隨機出現的。」4

因此,即使是最狂熱的無神論者,也承認設計無處不在。對一個基督徒來說,無處不在的設計,與聖經中上帝創造萬物的論述完全吻合。

但是,像道金斯這樣的進化論者就拒絕關於設計者的概念。他評論道:

「不管外表看上去如何,自然界唯一的鐘錶匠就是盲目的物理力量,不過它是以一種非常特殊的方式發揮出來。真正的鐘錶匠有遠見:他設計齒輪和彈簧,並計劃它們之間的聯結,心目中有遠期目的。自然選擇,就是達爾文所發現的盲目的、無意識的、自動的過程——我們現在知道它可以解釋一切生命的存在和貌似有目的的生物形態,它心中其實沒有目的… 它沒有心思… 它並不為將來做計劃… 它是盲目的鐘錶匠。」5

選擇和設計

生命建基於信息之上,而信息包含在DNA遺傳分子裏。道金斯認為,自然選擇6和基因突變(盲目的、無目的的DNA抄寫錯誤)共同形成了一種機制,產生了生物設計所需要的大量信息。7

自然選擇是一個可以觀察到並合乎邏輯的過程。然而,自然選擇只能在基因裏已經包含的信息上運作——它不會產生新的信息。8其實這與聖經中講述的起源並不矛盾,上帝創造了互不相同的動物和植物,並命定它們在繁殖時各從其類。

在一類之內人們可以觀察到大量變異,也可以看到自然選擇所產生的結果。例如自然選擇作用於狼/狗一類動物的基因信息上,隨著時間的推移,就演變出澳洲野狗、狼和土狼。

但是並沒有產生新信息——這些變種都是原始犬類的基因信息重新排列組合的結果。從來沒有人觀察到一類生物演變成另一類含有新信息的完全不同的生物!

如果沒有增加信息的途徑,自然選擇作為一種進化的機制就不能運作。進化論者同意這一點,但他們相信基因突變以某種方式為自然選擇的運作提供了新信息。

基因突變能否產生新信息?

其實現在已經很清楚,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李.斯普特納(Lee Spetner)博士是這方面的專家,他曾在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ersity)教授過信息和通訊理論。在最近出版的一本書中,他清楚地說明了這個問題:

「在這一章中,我將列舉幾種情況,[它們據稱是經突變而進化的實例],來說明信息並沒有增加… 在我所讀過的生命科學文獻中,從未見到一個能增加信息的基因突變。9 

「所有的已經在分子水平上研究過的突變,都是減少了基因信息,而不是加添。10 

「新達爾文主義學說的目的,就是要解釋生命信息是如何經進化而建立起來的。人類與細菌之間最根本的生物學差別,就是他們內部所包含的信息。其他的生物學差異都是由此而造成的。人類基因組比起細菌基因組,其信息量要大得多。信息不可能由基因突變創造出來,因為基因突變只會破壞信息。一個企業若只會一點一點地賠錢,是不可能賺錢的。」11

像斯普特納博士這樣的科學家還有很多,他們所得出的結論,進化論科學家是無法迴避的。基因突變不是一個能推動進化過程的有效機制。

更多的問題!

科學家已經發現細胞內有成千上萬的所謂「生化機器」。所有的機器零件必須同時存在,否則細胞不能正常工作。從前認為簡單的機制,比如感受光線並把它轉化為電脈衝,其實是非常複雜的事情。

既然生命是建基於這麼多「機器」之上,自然過程能形成生命系統的概念,是不能成立的。生物化學邁克爾.貝希博士(Michael Behe, 參考The mousetrap man)用「不可簡化之複雜性」來描述這些生化「機器」。 

「… 細胞內充滿了令人生畏的、不可簡化的複雜系統。從中意識到生命是出於智慧設計,對於二十世紀的人來說確實是一種衝擊,因為我們已經習慣了把生命想成是簡單的自然定律的結果。但其他世紀都曾受到不同的衝擊,我們沒有理由說自己能夠逃脫。」12

理查德.道金斯也認識到,如果生命一開始就需要機器,這就成了一個問題。他指出:

「如果允許我們假定複製的功能已經存在,選擇就可以累加,盲目的鐘錶匠理論就大有力量。但如果複製需要複雜的機械,而複雜的機械照我們所知道的只能來自選擇的累加,我們便遇上了難題。」13

確實是一個難題!對於生命的運作,我們看得越深入,它就變得越複雜,我們就越明白生命不可能自己形成。不僅需要一個信息源,而且生命化學的複雜「機器」,從一開始就必須存在!

還有一個更大的難題!

一些人仍然試圖堅持,第一個細胞內的分子機器純粹是隨機出現的。例如,他們說,從一頂帽子裏一個一個地隨機抓出字母,有時你會得到一個簡單的詞,比如「BAT」。14如此經過了很長的時間,為什麼不會偶然出現更加複雜的信息呢?

但是「BAT」這個詞對於講德語或講中文的人有什麼意義呢?關鍵是,除非有一個語言規範及翻釋系統,為一個詞語賦予內涵,否則字母毫無意義!

在細胞內有這麼一個系統(另外的分子)為DNA序列賦予含義。沒有這個語言/翻譯系統,DNA便毫無意義;而沒有了DNA,這些系統也無以運作。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那些能閱讀DNA字母順序的翻譯機器, 本身就是靠DNA來編碼的!這是另外一種「機器」,它們必須完全成形,否則生命無法運作。

信息能否從無信息的物質中產生?

維爾納.基(Werner Gitt)博士是德國聯邦物理與技術研究所(German Federal Institute of Physics and Technology)的所長兼教授。他明確地指出,我們從科學中學到的一件絕對有把握的事情,就是信息不可能從無序中偶然出現。信息總是需要(更多的)的信息才能產生,而且信息的最終源頭是智慧:

「編碼系統一定是思維過程的產物(它需要一個有智慧的源頭或發明者)… 應該強調,僅靠物質是不能產生編碼系統的。所有的經驗都表明,編碼系統的產生需要一位思想者,他要自願地發揮自己的自由意志、認知和創造力。15

「據我們所知,沒有一條自然定律能夠使物質產生出信息,也沒有任何物理過程或材料現象可以做到這一點。」16

信息源是什麼?

因此,我們可以推斷,藏在生物體中的大量信息一定來源於一種智能,他的智慧遠遠高於我們,這是科學家們每天所發現的。但是,有些人會說,這個源頭一定還有他的源頭,那源頭需要更多的信息,更大的智慧。

如果這樣推理下去,人還會問,這更大的信息/智能來自何處?然後那個又來自何處… 可以無窮類推,直到永遠,除非…

除非存在一個具有無限智慧的源頭,超出了我們有限的理解力。這不正是聖經所講的嗎?我們讀到:「起初神… 」聖經中的神是無限的,祂不受時間、空間、知識或其他任何東西的限制。

所以,哪一種立場經得起邏輯考驗?是相信物質永遠存在(或者無緣無故地自我形成),然後自我組織成為信息系統(儘管這與真實的科學觀察完全相反)?還是相信有一位無限的智慧者17創造了生命所需的信息系統(與真實的科學一致)?

答案似乎一目了然,然而為什麼並不是所有的有智慧的科學家都接受這一點呢?邁克爾.貝希(Michael Behe)答覆道:

「許多人,包括許多重要的備受尊敬的科學家,不希望有任何東西超越自然。他們不希望有一位超自然者去影響自然,不管這種作用是如何短暫,如何有建設性。換句話說… 他們把一個前提性哲學立場帶入科學,這種立場限制著他們將會接受什麼樣的關於物質世界的解釋。這有時會導致一些奇怪的行為。」18

問題的關鍵是這樣的:如果一個人接受上帝創造了我們的道理,那位上帝也就擁有了我們。因此,祂有權設定我們在生活中所必須遵守的規則。祂在聖經裏向我們啟示,我們都反叛了自己的創造主。由於這種反叛被稱為罪,我們的軀體被判了死刑——但我們將繼續生存,或者與神同在,或者在沒有神的地方接受刑罰。

但好消息是,我們的造物主通過耶穌的十字架,設立了在反叛之罪中解救的辦法,好讓那些憑著信心來就近衪、為罪懺悔的,可以得到聖潔上帝的寬恕,並與他們的主永遠同在。

那麼,誰創造了上帝?

根據定義,一個無限的、永恆的神一直就存在著——沒有誰創造了上帝。他是自我存在的——聖經裏說「我是自有永有的」。19他置身於時間之外——事實上,祂創造了時間。

你可能會說:「但這也就意味著,這一點我只能憑信心接受,因為我無法參透。」

新約《希伯來書》這樣寫:「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希伯來書》11:6 ) 。

但是,這並不是有些人所想像的盲目的信仰。事實上,否認神存在的進化論者,才有一個盲目的信仰——他們不得不相信一個違返真實科學的理念——即信息能從無序中隨機出現。

基督教信仰不是一個盲目的信仰,它是一個經得起邏輯辯証的信仰。這就是聖經為何明明地寫著,那些不相信上帝的人是無可推諉的:

「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馬書》1:20 

參考書籍及附註

  1. 詩篇90:2; 詩篇106:48; 詩篇147:5. Notice that it is only things which have a beginning which have to have a cause. See J. Sarfati, If God created the universe, then who created God?, Journal of Creation 12(1)20-22, 1998. 回到內文
  2. W. Paley, Natural Theology, 1802. Reprinted in 1972 by St Thomas Press, Houston, Texas. 回到內文
  3. M. Denton, Evolution: A Theory in Crisis, Adler and Adler, Maryland, p. 342, 1986. 回到內文
  4. R. Dawkins, The Blind Watchmaker, W.W. Norton & Co, N.Y., p. 43, 1987. 回到內文
  5. Ref. 4, p. 5. 回到內文
  6. 自然選擇的概念是指在一個群體中的有些變異體比其他個體在特定環境中的適應性差,不易生存和/或繁殖後代。回到內文
  7. See C. Wieland, Stones and Bones, Creation Science Foundation Ltd, Australia, 1995, and G. Parker, Creation: Facts of Life, Master Books, Green Forest, Arkansas, 1996. 回到內文
  8. L. Lester and R. Bohlin, The Natural Limits to Biological Change, Probe Books, Dallas Texas, pp. 175–6, 1989. 回到內文
  9. L. Spetner, Not by Chance, The Judaica Press Inc, Brooklyn, New York, pp. 131–2. 回到內文
  10. Ref. 9, p. 138. 回到內文
  11. Ref. 9, p. 143. 回到內文
  12. M. Behe, Darwin’s Black Box, The Free Press, New York, 1996, pp. 252–253. 回到內文
  13. Ref. 4, pp. 139–140. 回到內文
  14. 事實上,形成單詞比形成句子和段落要容易得多。簡單的計算表明,十億年的時間也不足以形成一個蛋白質「句子」。回到內文
  15. W. Gitt, In the Beginning was Information, CLV, Bielenfeld, Germany, pp. 64–7. 回到內文
  16. Ref. 15, p. 79. 回到內文
  17. 因而能夠創造出無窮的信息,當然能夠創造出生命中之大量的卻也是有限的信息。回到內文
  18. Ref. 12, p. 243. 回到內文
  19. 出埃及記3:14; 約伯記38:4; 約翰福音8:58, 11:25等。回到內文

(本文的羅馬尼亞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