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o Available in:

‘年老地球论’的答案只会制造问题

回应一位持年老地球论的批评者和他的‘权威’论证

作者:盖里·贝兹(
翻译:中国创造论团契

最近,一个位年老地球创造论网站的作者麦克·霍尔(Mike Hore)回应了我的文章《你的权威是什么?接纳百亿万年说法的基督徒无法引用圣经经文进行辩论证明自己的观点》(What is your authority? Christians who invoke millions of years cannot make their arguments from the biblical texts.)在继续阅读之前值得先看一下这篇文章。

123rf.com/rudall308094-ref-cartoon

我对他的回应穿插在下文中做了回答:

他写道:1

我有意在这篇文章命名上使用盖里·贝兹(全球CMI创造国际事工的总裁)的标题,就是最近他写给支持者的通讯文章标题。这正是年轻地球创造论者的主要问议题,也可能是他们的主要动力。在最近几年,他们不再以“年轻地球创造论者”自称,而是改为“圣经创造论者”。

没错。而且,我是第一个提倡使用这个更为清晰的称谓的人,这是早在2011年的一封CMI通讯中提出的。我提倡使用这个称谓是要强调我们 的确是相信 圣经经文的,以区别向世俗科学妥协的年老地球论者或神导进化论者,因为他们对世俗科学的依顺已经与超过了对圣经明确的教导相违背的信任。我的你原文可以在这里读到:《我们是……圣经创造论者?》(We are … biblical creationists?

暗含的意思是我们如果不相信地球是年轻的,即便认为自己认为符合圣经,我们也不符合圣经。

不,我不是暗示,我是明说。虽然这个主张看似强硬,但我诚恳地认为,如果把许多自己的意思 强加 在经文里,还自称过多强解经文的人为符合圣经,实属这有点虚伪。注意,我们不是说年老地球创造论者一定不是基督徒——而是说我们无法从圣经里发现年老地球论(或进化论)。持这种理论就意味着低估圣经。,因此,所以我说这观点不符合圣经,而且与基督教教义信仰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我们作对基督徒意味着什么真实含义的认识,即即我们堕落的现状以及对救恩的需要等,只有从能来自圣经中看到。或许关于这些教义的经文也需要重解。?

如果我们将‘“科学’”奉为教义解经的过滤器,将其而且 一致统一一以贯之地 使用于整本圣经,就会对神学造成严重问题。比如说,同样是这的科学,也称显示人无法不会从死里复活,那么我们也要用文化语境重解复活的意思吗?科学也还显示,物质不能凭空被创造,也无法不能彻底毁消灭除。,但这似乎并不妨碍霍尔似乎可以毫无障碍地相信上帝在创世记1:1的作为,相信上帝祂能够创造一个无法想象其庞大的宇宙。但讽刺的是, 他却似乎无法“相信” 上帝有足够的能力在六日内完成。令人感到悲哀的是,这与提摩太后书3:5所警告的情况很为相似:“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可悲。

对于若要理解数十亿年的地球年龄这一观点是怎么来的,可参见《上帝是不是用几十亿年创造宇宙?这为何重要?》(Did God create over billions of years? And why is it important?

其实事实上,(他们以为)我们在圣经的立场方面,上妥协的是了我们,因为我们让科学成为了另一个权威。

你们的确是这么做的——你们的论点和言辞足以证明这一点。

无论多少有名望的福音性派学者接受古老地球论,似乎都无济于事,因为他们明显也是不符合圣经的。

没错,他们不符合圣经。但是谢谢您提到了另一点。您不仅将世俗科学视为权威,您还认为我们应该相信年老地球论的另一个理由是:有很多基督徒科学家和学者都相信,换句话说:“因为他们如此信,我们也信吧。”这又是一个以权威说话的次要论点证,但这同时样也是错误的。即便有一百万名基督徒科学家相信年老地球论和古老宇宙论,这都不足以说明问题无关紧要。在教会历史上的某个阶段,反对三位一体的阿里乌异端2要比持守三一论的正统理解更加盛行,但是值得感恩的是基督的神性没有被理论的流行程度决定并不是通过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来决定的。身为基督徒,我们不应该将人的意见(尤其是建基于圣经之外的)视为终极权威,只有圣经才是唯一的权威,既正如 唯独圣经 (Sola Scriptura3) 的概念所述 。向主张渐进创造论的妥协理论的家休·罗斯(Hugh Ross)采用的正是这个策略,他从情感层面蛊惑人相信他,以“相信我,我是天文学家”或类似的说辞达成目的!

盖里在文章中提到了在某次大会上的他与一位提问者的对话,这番对话点中了问题的核心,提问者问及如何看待一位著名学者也相信年老地球论。盖里在回应中提到:“…或许比如,您可以告诉我圣经中有没有经文,若按字面意思理解,表述了千百亿万年的观点?或者甚至或者哪一处经文只是从圣经中看到给人一个古老地球/古老宇宙的印象?”

盖里说的看似很有道理。

谢谢,但是以下的反驳未能奏效并不能否定我。

但是他的回答有问题,他所说的“按字面意思”理解。没有人可以仅按字面意思理解圣经或任何其他文字。这听起来很简单,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在阅读、听闻任何内容时,都会将文化背景带入对信息的理解,我们的社会文化与圣经书卷写作的时代、地点的社会文化都极为不同。

所以,在我们已经启蒙的‘“科学时代’”,我们要按照现行的(却是变化不定的)科学知识重解圣经。若情况真是如此,我们将无法确定我们对圣经的解释或理解是否正确。明天,我们或许又(用‘“科学’”)发现了今天所未知的。我明白了这个规律,这样一来我便永远无法确定现在的解释是否正确。举例来说,如果我对经文的解释以大爆炸理论为基础,由于大爆炸理论变幻不定,我对圣经的解释也要随之变更了。我在学校所学的大爆炸理论和现在的大爆炸理论完全不同。根据今天的版本,宇宙要比我在学校所学的版本的古老100亿年。创世记中的‘“日’”又要被延长!

霍尔宣传年老地球理论的方式其实和进化论的‘“基要主义大祭司’”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宣传的方式并无二致。他道金斯声称说,从对自然世界的观察中,我们可以轻易推导出这是原自设计。但是他事先预设自然主义一定是正确的,因此他说:“生物这门学科研究的是表面上看似是为了某种目的而被设计[实际不是]4的复杂物体。”简言之,这你需要一名科学家(或作:进化论者)帮助你明白。同样,霍尔也是似乎在说:“盖里·贝兹说的有道理。但是创世记1章按照字面意思读,创世记第1章看似讲的好像是一些普通日,而且圣经也从来都没有提及数百亿万年的概念,但是这并不是创世记第1章的原义。”什么?

容我解释清楚;没错,研究希伯来文的语境、语法,以及不同文体各自的表达方式的确很重要。但我们越是这么做,我们就越会发现,证据坚定地证明创世记的原义正是字面直白表述的意思。可以参见《创世记第1章的语法和语义》(Syntax and semantics in Genesis 1)。

对于我们西方社会来说,科学上的问题非常重要,我们会要求答案精确到具体的时间、体积质量、速率等。,这是我们根深蒂固的习惯。所以当我们在看读创世记第一章第1章的时候,我们当然希望很容易看到24小时的日,将去搜寻上帝创造世界的诸多细节挑出去。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自然的。

身为基督徒,我们应该相信“圣经 都是 神所默示的,於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摩太后书3:16–17)。如果“上帝的话”是真理,那么最自然、最直接的应该是按照作者(上帝)的表述理解圣经。难道我们要认为暗示自称为“真道”的那位无法清晰、有效地表述吗他的意思吗?

对于年老地球论者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的释经方法(是将额外的内容读入圣经,而不是将本来有的内容解读出来)。他们将内容读入圣经,但并非按照可用实证检验经验性的、可测量的操作性科学,如可操作科学,相反,很遗憾地是透过‘“世俗科学’”的镜片去解读。在过去的这些年里,已经出现过很多次将创世记中的‘“日’”以这种释经法解释的尝试。

年老地球论者的问题 1:解读经文的方式不一致(具有挑选性)

10403-pic1
【图:创世记第一章之外出现的‘日’(‘ yom ’)的用法‘日’+数字 410次、‘晚上’+‘早上’和‘日’同时出现 38次、‘早上’或‘晚上’和‘日’同时出现 23次、‘晚上’和‘日’ 52次,这些意思都是指普通的一天。为何在创世记中的日就有问题?】

让我们来仔细看一看这幅图(右)。

你可以看到在圣经中,除了创世记以外,日(希伯来文yom)和数字或“晚上”和“或“早上”或“夜“一起用时,日在上下文中的词义都不存在争议。只有在创世记第1章第1节 “日”的词义引发质疑,为什么?因为如果你的成见已定,认为世俗科学已经证实地球存在千百亿万年,那么就必须找地方将千百亿万年塞进去!那么所以,我在此重申,古老地球论并非建立在圣经之上,甚至根本不是圣经暗示的。

但是生活在另一个文化的人,从这段经文中所读出的内容很可能就很不一样。

没错。这正是我要说明的,而且而在此霍尔已经认同了我的观点。从文化的角度来说,在创造和大洪水之后,虽然有数千年的时间供知识积累,但是后来的圣经的作者一直将创世记的“日“理解为最简单直白的意思。年老地球者的文化“眼镜”是世俗科学。一个部落的文化可能是关于幽灵鬼魂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上帝的话语可以按这种方式解读或过滤。打个比方,如果圣经说,在神和人之间只有一位中保(提摩太前书2:5),打个比方,若这段可以随意解读,那么人们就可以说所有的宗教都是平等的,而且通往上帝的路有很多。如果若是这样,圣经就敞开大门可以供任何古怪的思想栖息,人们也可以随意重解新诠释自己认为难解的经文也可以被人们利用于支持自己的诉求。若是这样, 现在盛行的科学潮流,称外星人是我们的创造者,又称“原始”的圣经作者基于自己时下的文化局限误将他们当做神祇等,这又有何错误呢?

比如说,我已经与澳洲土著人一同工作了三十余年,他们对科学问题兴趣全无。创世记一章第1章中对他们的重要性,就是发挥作用的属灵的力量在运行。我们没有看到其他属灵体,唯独上帝,从无到有创造一切,又仅凭用祂的话语创造了植物、动物和人类,没有任何其他的属灵体介入。这些人当然不会对‘“日’”是什么意思,、或亚当夏娃如何在一天之内给所有的动物命名等问题感兴趣,对他们来说有比这更重要的问题。

抱歉,这个前提或思路没有逻辑。首先,身为澳大利亚人,我也见过许多土著信徒,我发现他们大多数人,在得救之后,可以毫无疑问地接受创世记中的内容。一旦他们相信上帝是谁,他们就可以自由地按照祂写的方式相信祂写的内容。其实,这个现象也可以形容成心意被圣经更新而变化,无论之前他们的文化偏见如何。罗马书12:2告诉我们:“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从这个角度讲,虽然他们很不幸,这么说虽然很遗憾,但这很可能是对那些没有受过‘“高等’”世俗公众教育(教化)之人的祝福,因为不曾有人给他们灌输亿万年的历史。这也是他们为什么对“科学问题”不感兴趣,正如您所说的。简单来说,他们对上帝的认识来自经文,所以他们单纯地相信圣经所记,而不需要没有多余的年老地球论者所增加加上的额外包袱。这里也可以看到亚当如何在一天给所有的动物起名字。

因此,我主张,虽然年轻地球创造论者对于非常坚定地持守坚持圣经的权威非常坚定,(这是值得赞赏的),但是他们独特的解释是受文化限制的,也不一定是圣经实际的教导。毕竟圣经为何要如此教导呢?如果用上帝已经赐给我们的能力可以发现真相,祂为何还要在圣经中不惜笔墨记录每一个细节呢?

文化解经读可能与作者写作的方式多少有一些关系吧。但是在今天,在我们的‘“现代文化’”中,我们依然还在讨论对圣经直接的理解。为什么?因为我们再三证明了用于支持古老地球论的科学方法是错误的,这个些方法不能用于决定物体的年龄。更何况,真正的科学不断地告诉我们古老地球论有多么严重的错误,同时证实圣经的时间框架是正确的。

1.无论上帝通过圣经告诉我们任何什么事情的,其真正实目的就是让我们因此可以相信上帝,并与祂建立关系(没有任何文化观都不能可以改变这个种认识)。如果我们不能直接地相信祂写的经文,因此,这个解释圣经的总体原则将决定我们是否能够直接相信上帝所写的话语圣经的这一宗旨就受到影响。如果上帝不可足靠信,我们为何还要相信靠祂呢?2.我们在上帝所创造的世界中所观察到的任何事情都应该与祂的话语一致。科学不应该有任何与圣经历史记载相冲突的内容。虽然我们不能用科学方法证明上帝在六日之内创天造地,但是有很多证据都与古老的地球年龄不吻合。3.如果对圣经的解释是由文化所左右,我们则会看到圣经这些解释随文化变迁而改变。,比如说,公园前第一世纪之前的犹太人、中世纪的僧侣和十六世纪的改革者都会对圣经持不同的解释。然而,在人们向均变论地质学妥协之前,大众都持六日创造论(包括早期的教父会领袖)。

如果我们真的对把圣经的权威性看得很重要,我们就应该研究圣经对我们的教导究竟是什么,而不是找其他我们有感兴趣的,却不是圣经想要教导我们的内容。

我认为,直接从文本上来看,上述声明又显得有点虚伪(抱歉,其实是行话废话,但我只还是想更加友善一点)。但是让我们更深入地研究一下这整幅图景他的意思,因为圣经 的确教导了 在霍尔看来没有教导的内容。

年老地球论者的问题 2:福音依赖于对创世记的直白解释。

举例来说,(这只是一种可能性),创世记第1章有可能是比喻,以日常用语向我们描述创世记的图景。在犹太文化中,这种手法是常见的,我们在新约里的比喻中可以看到,或者是撒都该人[原文如此]去见耶稣时,说的了一个女人嫁了七个兄弟的故事,没有人会认为真有这回其事,这不过是为了证明一个论点的生动的“思想实验”。在这里我并不是要声称创世记第一章第1章就是这种情况。

如果既然这个比喻与创世记一章第1章不是同一种情况,为何要用此说明问题呢?耶稣是要用一个比喻来教导一个问题。这和历史叙述的文体不一样。,其实这是一个完全不恰当的类比。这个例子是比喻,比喻在耶稣的教导中是一种得到准确定义的亚类文体, 目的本来 就是要具象地当作比喻解释的。霍尔在此使用的方法被称为诱导转向法,他又一次不从文本本身进行辩论。这已经违背了以经解经的原则,这个原则是教会在历史上一直使用的。认为创世记第1章是“诗意”的进思路与名声败裂已经声誉扫地的文体框架说类似。我们网站上有不少关于创世记第1章文体的文章,证明它的文体是历史叙述(这些文章他明显没有阅读)。我们下面会看到,历史真相对于大部分的基督教义,包括救恩论来说,都是十分关键的。

但然而是这仅是可以适用于文化的一种与文化背景相对应的一种可能性。我们而且在我们试图正确地理解圣经的时候,头脑中我们正应该问这样应该不断地思考这一类的问题。将真正的教导从旁枝末节中提取出来或,和对教导方法的分辨,都中提取出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但是如果要认真对待圣经,这个工作是必须的。当然对于那些被年轻地球创造论否定的福音派学者来说,这是一生所做的正是这样的工作。
10403-pic2
【图:新约圣经中的创世记

新约圣经提到创世记的次数超过100次;新约圣经有60次提到的是创世记1-11的内容;新约圣经对创世记1-11每一章都有所提及;耶稣16次提到创世记1-11的内容。

因为他们都在提及历史】

又一次,我们看到了对诉诸权威的认可,,类似于“看,我们是科学家,相信我们吧。”。请留意,我可以回应说国际创造事工雇用的基督徒科学家比我知道的任何其他机构的都要多,但是这与如何决定创世记的文字意含义毫无关系。

同时再者,创世记并不是脱离“真正教导”以外的旁枝末节。新约圣经的作者在建构教会的教义时提到创世记一章第1章,又如何解释他们的文化背景又如何呢?新约圣经中有超过100次提到创世记。,其中提到创世记第1–11章的次数超过有60次,每一位新约圣经的作者都提到了创世记第1–11章(见图)。

明显看来然,保罗和新约圣经的其他作者,甚至主耶稣基督,都是相信按照字面意思理解直白的创世记、六日的创造、照字面意思描绘真实的亚当和夏娃以及全球性的洪水。你只能说,或许主耶稣基督(创造者——歌罗西书1)不明白祂自己在讲什么,或者说,祂要如此教导,是为了让时下文化可以明白。问题在于我们在回顾这西些内容时,只能认为祂实际上弄错了。举例来说,在马可福音10:6,祂说上帝在起初创造人类(第六日)。如果这些日是数十亿年,他们人类就是在创造的末了。,见图。这并不是一件小事。‘“起初’”意味着一百四十亿年之后吗?再等几年,我们是不是又要因为‘“现代科学’”的新发现而延长修改这个时间框架呢?

如果耶稣错了,那么圣经就不可能是由上帝启示的。如果祂会犯错误,那么祂就不是无误靠不住的,不是神,因此不能为我们赎罪。生物逻各斯( Biologos )这个神导进化论组织也是持类似观点,他们称新约作者对创世记的理解是错误的。见《这不是基督教》(It’s not Christianity!)一文。

若是这样,如果创世记不是真实的历史,不能按圣经文字直接理解堕落、犯罪和死亡,那么我们就真的不需要从什么景况中被按圣经字面意思所说的救赎。相信伊甸园中所发生的事情是整个福音的基础和缘由。

10403-pic3

年老地球论者的问题 3:从隐喻的角度理解创世记。

8094-pic4

在路加福音中,耶稣的家谱一直追溯到的亚当。在马太福音中,家谱追溯到亚伯拉罕。记录这一代又一代的人(也可参见创世记5章和11章)就是为了说明圣经所记录的是始于时间之初的真实历史,其中出现的人物都是真实地活在一定历史和空间中的人。他们这些记录之所以很重要,还因为他们将我们救主的家谱连到了亚当。耶稣是“末后的亚当”(哥林多前书15:45),因为历史上实实在在地存在过一位将罪和死亡带入世界的亚当。还要记住的是,耶稣说亚当存在于创造“之初”。耶稣成为人,成为亚当的后裔,成为和我们的一样子,要才能作“至亲/代赎者/救赎主”(以赛亚书59:20)。如果新旧约中的这些家谱在新旧约中都是不准确的,就会动摇圣经的准确无误性和基督作为我们的至血亲和和救主的地位。

如果家谱中真有即使遗漏的了几代人,如休·罗斯(Hugh Ross)和其他一些人所称的,这也不能并非等同于将世俗的时间框架插入圣经中, 所因为那将需要的 几百亿万代 的人。这种观点严重动摇圣经的可信度样的说法太牵强。

年老地球论者问题 4:倾年老地球论否认人类不再需要救主

很多时候我不肯定年老地球论者是否真的理解年老地球的观点源于何处。很多人认为放射性测年法可以证明岩石和化石的年龄,所以要接受其测定结果。但是简单说来,地球年龄源自人们对地球地质学的解释。人们就是认为多数岩层和其中细致的沉积岩层都是经过数百万亿年,甚至几十亿年的缓慢、渐进的地沉积作用形成类下来的。仅此而已!

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年老地球论者崇尚科学,却忽视科学所证明的,岩层在灾变过程难中快速形成的现象(这一部分也是已经成为世俗地质学的一部分)。参见迅《速形成的岩石》和《沉积层分层压的实验》(Experiments on laminations of sediments)。

10403-pic5
猜一猜哪一个需要被更正? 明显这然圣经与科学没有冲突,虽然科学每过几年就会更翻新!

虽然他们称自己相信圣经,但是却不予认同全球厚达几千米的沉积层是在挪亚洪水期间形成的。这样一来,又有一处碍事的圣经文必须被忽视或重解了(重解为局部洪水)。

10403-pic6

但是问题依然存在。这些岩层都包含化石,化石是死亡的记录(岩层中也有人遗骸的化石)。所以如果人们相信数百亿万年,其实就是在亚当之前插入了数百亿万年的死亡历史。如果亚当的堕落是真正发生于时空历史时空中的事件,而且这个他的堕落是我们需要救主的原因,那么福音就因为数百亿万年的观点而被动摇了。

圣经与科学没有冲突

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麦克·霍尔效劳的网站自称“ 年老地球事工 让圣经和科学毫无冲突地联合”。当然,有没有冲突取决于你所佩戴的科学眼镜,是否将圣经视为所有事情(或者是它明确提到的事情——比如说地球年龄的问题)的最终权威。这是年老地球论者、神导进化论者和罗氏渐进创造论者的一大盲点。他们将古老地球的‘“科学’”,这种更多涉及历史和对过去信念的科学,与‘“真正的科学’”,即类似可以验证地引力的科学,混为一谈。

我们不需要通过使用神学手段按照时下的文化传统或新颖观念来重解或者更正圣经。虽然他本来的用意是回应,但是麦克·霍尔采用的论点都是在只是在圣经之外的寻求论证。这也进一步实际上加强化了我原来那篇文章所提到的论点,即年老地球论者的论证据并非来自圣经本身。

参考文献与注释

  1. Creation Science. What is our Authority?, oldearth.org/authority.htm, accessed 7 October, 2013. 返回文章.
  2. 这个争议起源于阿里乌(反对三位一体论)和亚他那修(支持三位一体论)之争。后者曾因为坚持他认为圣经明确教导的教义而被驱逐。 返回文章.
  3. 拉丁语,‘唯独圣经’。 返回文章.
  4. Dawkins, R., The Blind Watchmaker: Why the Evidence of Evolution Reveals a Universe Without Design , Norton & Company, 1996, p. 1.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