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o Available in:

非信徒科學家批駁大爆炸理論

天真的護教學現在該怎麼辦?

作者:卡爾.威廉著(

看到眾多基督教領袖,不是僅僅對大爆炸理論持包容態度,而是全力擁護,實在令人吃驚。根據他們的言論,信徒似乎應該將這個理論視為捍衛信仰的主要依據。——「畢竟我們終於可以用科學証明宇宙有一位創造者了。」

然而,屈從於「為世界所接納」這一誘惑,代價是沉重的,至少在物理學和天文學領域是這樣。我們一直以來都在告誡基督徒:把大爆炸理論納入基督教思想,無異於將木馬運進特洛伊城牆內。這麼說是因為:

  • 接受大爆炸理論就必須接受一連串與聖經根本無法相容的事件 [如:地球出現於太陽之後,而非於太陽之先——參見「兩種世界觀的衝突」(Two worldviews in conflict)和「若太陽不是到第四天才被創造,創世記一章中的『一天』如何能按字面理解?」(How could the days of Genesis 1 be literal if the Sun wasn’t created until the fourth day?)]
  • 大爆炸理論的「幾十億年宇宙進化論」不僅是建立在自然主義的假設上,而且與耶穌親自所說的話相悖。耶穌說:人在創造的開始就出現了,而不是漫長的「創造過程」的末尾階段才出現(馬可福音10:6)——參見「耶穌與世界的年齡」(Jesus and the age of the world)。
  • 根據大爆炸理論,星體、太陽系和包括地球在內的行星是在緩慢進化的過程中形成的,這也意味著相信大爆炸理論的基督徒就不得不接受「地質進化論」(在地球上有化石的岩層都是經幾百萬年沉積形成的)。結果便是:他們就只能否認全球性洪水,接受死亡、血腥厮殺和疾病(如化石所顯示的)現象是亞當之前就有的事情。這樣一來,被造物的墮落、受咒詛以及這對我們現實世界造成的影響,兩者之間的關係被切斷了,也就使得基督徒無法從聖經的角度回答世界上為何會有痛苦和邪惡的問題(上帝創造了一個美好的世界,但是罪將這美好的一切破壞了)。見「恐怖分子和死亡」(Terrorists and Death)和「年老地球的上帝」(The god of an old earth)。
  • 今天神學與當下科學的聯姻就意味著明天神學很可能要守寡。

其實,大量跡象表明這個情況正在上演。以前相信宇宙大爆炸理論為無可辯駁的「科學」而接受它的人們,現在發現自己上了當。一個天文網站(www.cosmologystatement.org)和《新科學家》(雷諾(Lerner, E.)Bucking the big bang, New Scientist 182(2448)20, 22 May 2004)最近發布了33位領軍科學家提名的《致科學群體的公開信》引起轟動。www.rense.com 網站上一篇名為《33位頂尖科學家批駁大爆炸理論》的文章說道:「大爆炸已經成為主流的宇宙歷史觀。據埃裡克.雷諾、地球科技(Earthtech.org )的數學家麥克.伊布森(Michael Ibison)和其他幾十位科學家的觀點,這個理論躍居主流,起關鍵作用的不是科學方法,而是出於籌集經費策略的考慮。」

公開信的摘錄如下:

  • 「今天的大爆炸理論,依賴於條目不斷增加的假設,這些假設是我們從未實際觀測到的東西,其中最典型的有暴脹、暗物質、暗能量。沒有這些假設體的支撐,天文學家的所觀測到的和大爆炸理論的預測之間存在致命的衝突。」
  • 「然而大爆炸理論離開這些假設就無法成立。沒有假想出來的暴脹學說,大爆炸理論就不能預測今天所觀測到的均勻的、各向同性的宇宙微波背景(cosmic microwave background CMB,觀測宇宙學的基礎)。因為宇宙中距離大於幾度的各個不同的部分不可能具有相同的溫度和相同的微波輻射量。暴脹理論要求的密度要比太初核合成(亦即該理論對宇宙輕元素起源的解釋)所需的大二十倍。」 [這裡指的是「視界問題」,也同時支持我們在《光傳播的時間 :大爆炸理論面臨的難題》(Light-travel time: a problem for the big bang)中的觀點。]
  • 「在任何其他的物理學科中,人們都不會容許這類情況存在——為了彌合理論與觀測之間的鴻溝而在模型中不斷地增加假設的存在體。這種做法至少會引起人們對該理論合理性的高度質疑 [原文強調]。」
  • 「不僅如此,大爆炸理論的定量預測沒有一個被隨後的觀測所証實。該理論的支持者所宣稱的成功(得到証實)的案例,多是通過不斷增加一系列的可調參數反過來去迎合觀測結果,正如托勒密的地心說需要一層又一層的本輪。」

持與大爆炸理論不同意見的人說,有其它一些宇宙學理論確實可以做出成功的預測,雖然這些模型無法回答所有的問題。但是,他們說:「這一點也不奇怪,因為缺乏資金,這些理論無法完善和發展。事實上,這些與宇宙大爆炸學說不同的理論已經不能自由地進行討論和驗証了。」

那些要求基督徒接受「宇宙大爆炸理論」是「科學事實」的人分辨說,大爆炸理論幾乎是整個科學界所接受的。但是那33位持不同觀點的科學家指出了很多創造論科學家都很熟悉的情況:「在大多數主流學術研討會上,都缺乏開放式的學術思想交流… 懷疑和相反觀點是不允許的,而且年輕的科學家即便對大爆炸理論持反對意見,也已經習慣不做聲。質疑大爆炸理論的人擔心公開自己的意見,會影響他們科研經費的申請。

進化論者兼科學史家艾樂文.理查德茲(Evelleen Richards)提到,一些其他的宇宙學理論,雖然也持有宇宙進化的觀點,但由於對經典理論宇宙大爆炸構成挑戰,也得不到重視。見《科學… 事實有待檢測》(Science… a reality check)。這應該能讓聖經創造論者看到其面臨的艱巨挑戰。

我們今天不是常能在報紙中看到很多關於「觀測結果」支持大爆炸理論的報道嗎?實際上,這幾位傑出的非基督徒科學家說:

「就連對觀測結果的解釋也會受到成見的左右,一個結果正確與否全看它是否支持大爆炸理論。於是,所觀測到的紅移、鋰和氫的豐度、星系分布的數據衝突,連同其他問題都被忽視或輕視了。」

科學是人類得力的工具,但它需要被人們理解而不是被人們崇拜。科學可能犯錯,它同時是不斷變化著的,可以通過科學確定的東西很有限。正如國際創造事工經常指出的,大爆炸理論不像是科學概念,更像是宗教教條——建立在人本主義這一宗教之上。正如這些反對大爆炸理論的人所指出:

「只支持大爆炸理論框架下的研究項目,這樣的做法會削弱科學方法的一個基本要素——不斷地根據觀測結果去驗証理論。這樣的限制使得中立的討論和研究無法開展。」

而且,事實根本不是「透過望遠鏡『看到』幾十億年前的大爆炸」——盡管許多本應該更明白的人也天真地這麼認為。觀測結果總是透過世界觀「鏡片」被解讀和過濾。這些發展大爆炸理論的人,他們的思想受到了普世價值觀的引導,與如今也喊著皇帝沒穿衣服的人沒有兩樣。他們想要一個自生的宇宙,而他們的反對者想要一個永恆存在且沒有起點的宇宙。但是從基督徒的角度來看,二者都公然藐視他們的創造者所敘述的真相。

達爾文主義風頭正勁,魔鬼仇敵正在試圖誘惑信徒接受一個攻擊聖經權威的理論,這個理論更狡猾卻更致命。漸進創造/大爆炸等理論在福音性群體中猖狂蔓延,仇敵應該是自認已經佔了上風。

對於今天福音派的最嚴重的妥協性立場,我的同事約拿單.薩弗拉蒂博士(Dr Jonathan Sarfati)剛出的《絕不妥協》(Refuting Compromise)對所涉及到的問題作了深刻有力的剖析,這不是隨便推薦的參考資料。書中第五章直擊大爆炸理論的漏洞,揭示了這個忽視了眾多科學問題、由錯謬邏輯撐起的理論,如何最終成為一個權威的理論典范——這章的部分內容與上文摘錄的反對大爆炸理論的進化論宇宙學家所寫的信件相符。書中也講到如何在不依賴大爆炸理論的情況下,任然使用「第一因」(first cause)的論証方法。這本書有著穿透迷霧般的清晰度和邏輯性,它定會成為一部基督教經典,並擁有改變文化的力量。我強烈建議本文的所有讀者都找這本書《絕不妥協》(Refuting Compromise)來讀,讀後借出去,讓更多的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