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o Available in:

无神论需要进化论的支撑

进化论有事实支撑吗?

作者:卡尔文.史密斯 ()
翻译:中国创造论团契 (chinesecreationscience.org)

发表于2015年1月1日(东10区)
freeimages.comAtheism-needs-evolution

万物从何起源的答案只有两种可能。宇宙要么是自发产生,要么不是。如果是,就必然发生过某种宇宙进化来证明这个是事实;如果不是,那么肯定就有一位创造者。此外再无第三个答案。1

很多人似乎笃信,进化论是基于对确凿事实的分析,而且这就证明进化过程确实在历史上发生过,正如进化论者代表人物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所说:

「凡有理性之人都无法反驳那些数以百万计的证据。」2

但每个人看待起源的问题都有一个终极立足点,即无需证明就接受的前设,又称公理。虽然有人说他自己相信的那个终极立足点是对一系列事实分析得出的结果和结论,但是他的观念体系归根结底,总是存在一个无法被进一步证明的立足点。

从进化论者迈克尔·鲁斯(Michael Ruse)的话中就可以看到他也承认这点:

「进化论类似于宗教,需要提出前设或形而上学的假设,而这在某种程度上无法用实验证明。」3

举一个抽象的例子,如果有人说“我认为‘A’”,别人问“为什么?”,他回答说“因为‘B’”,他们不能老是这样问答(无限后退)。你的确可以把26个字母都说一遍(因为‘C’,因为‘D’等等),但迟早你还是得停下来并说“因为我这么认为,所以我这么认为”。你终究会发现你无法用另一个观念来证明那个观念,否则另一个观念就是你的立场的终极支点。

一旦认定了某个立足点,那么其它所有数据通常都会经那个“过滤器”处理,构成该世界观。4

进化论源自无神论

对无神论者来说,立足点就是主动地相信‘没有神’的命题,也有些修正派称无神论只是对神信仰的缺失。如果你从“没有神”的假设出发,那么对我们观察到的基本现象(宇宙、地球、生命多样性、人的经验等等)的合理解释是什么?

无神论信仰的5点

  1. (自然主义)人们显然不得不相信万物都是通过自然过程产生,因为终极假设是,万物的出现不能诉诸于智慧设计者、‘引导者’或心智的作用。
  2. (简单到复杂)我们这个如此庞大复杂的宇宙诞生时已完全成型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因此必须假设物质随时间发生了不计其数的变化,其中涉及的过程肯定能让物质从简单变得复杂。
  3. (漫长岁月)为了解释我们宇宙中事物纷繁复杂的多样性,所有这些过程肯定是在漫长的岁月中发生的。
  4. (人类是自发随机产生的)人类肯定是通过未被引导的自然过程产生的,所以我们除了处于“食物链顶端”之外再无任何特别之处。任何道德或伦理观知识只是我们自然发展过程中的一部分,因此无论怎么看都没有绝对意义。
  5. (进化)根本的结论是我们经历的一切可以说是所谓的‘自我创造’过程的结果。5(注意,‘自我创造’在本质上也是一个不合逻辑的观点【因为一个事物存在之前什么也做不了,新无神论者如劳伦斯·克劳斯(Lawrence Krauss)居然宣扬这种违反科学的谬论。】

所以广义进化论的所有核心元素(宇宙进化、化学进化、生物进化、人类进化)完全是人们为了用经典无神论来解释世界,而给其基本概念披上逻辑和哲学的外衣。所有这些结论都得自一个先入为主的简单假设——神不存在(无神论),而且这一前设先于任何特定的物理学证据。由此出发,你看到的任何事实都能根据这个观点去解释。之后这些结论被互相串起来炮制出支持那些假设的宇宙史。

这些作为立足点的基本公理一成不变地贯穿历史。进化的思维不是一个现代的概念。古埃及人、巴比伦人、印度人、希腊人和罗马人在其观念中都有百万年及/或生物进化的思维,只是没有像今天这些被普遍推崇的进化证据(地质柱DNA自然选择同位素定年类人猿化石等等)。

举一个近现代的例子,达尔文的无神论祖父,伊拉斯莫·达尔文(Erasmus Darwin)(在他的《动物法则》(Zoonomia)【1794年】一书)就设想并提出了世界的自然主义解释,比达尔文早上了65年。其中包括的观点有地球形成于一场宇宙爆炸、生命起源于海洋,逐渐变复杂,并最终变成人,而且所有这一切都是在千百万年中发生的。值得留意,这些假设性的结论并不是建立在今天进化论者所指的那些普遍“证据”之上。

为何会以无神论为起点呢?

圣经说,未重生的人就是与神为敌。人对他人最大的否定就是否定其存在(所以俗话说“我当你不存在”)。最终,有些人对神的抗拒已经无以复加,以至于干脆否认祂的存在。名声卓著(或狼藉)的无神论者尼采的那句“上帝已死”往往是否认神的代表性说法。

虽然世上历来就有人宣称自己是无神论者,但无神论这个概念总是被一些睿智的思想家所质疑(原因可能在于其从科学和哲学角度讲不合逻辑,而且这个体系也有明显的道德指向)。例如牛顿(无疑是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曾说道:

「敬虔的反面是宣信无神论,实为拜偶像。无神论对人类来说非常愚蠢又极其可憎,因此它的信众从来不多。」6

有些人错误地以为进化论本身“符合科学”。但立即接受达尔文进化论的人不全是科学家,而是一群(不一定有科学素养的)自然主义者和圣经怀疑论者。

很多杰出科学家立即就发出了对达尔文的反对之声,其中包括物理学家兼电磁理论的奠基人麦克斯韦尔(James Clerk Maxwell)、7免疫学先驱巴斯德(Louis Pasteur,他也是生物学基本定律——生源论的倡导者)、8热力学先驱兼跨大西洋电缆工程先驱开尔文勋爵(Lord Kelvin)9、现代冰川地质学的开创者路易斯·阿加西(Louis Agassiz)。

著名数学家、天文学家和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约翰·赫舍尔爵士(Sir John Herschel)认为进化论“体系杂乱无章”而嗤之以鼻。10大英博物馆自然史主任理查德·欧文(Richard Owen)因反对进化论而触怒达尔文,最终达尔文承认自己恨这个人!11知名科学哲学家华惠尔(William Whewell,《归纳科学的历史》的作者)将《物种起源》列为剑桥大学图书馆的禁书。更有一批圣经地质学家也否定达尔文主义以及与之相随的“千百万年”的地球史。

当时很多人认为达尔文主义实在很不科学。德国布伦瑞克的公爵自然历史博物馆馆长约翰·布拉休斯(Johann H. Blasius)在一次采访中说:“我很少见到一本结论非常宽泛但又极缺事实依据的科学书籍……达尔文想说明某些物种源于另一些物种。”1213

另一方面,大力支持达尔文著作的正是那些自诩“思想自由”的人物,如查尔斯·莱尔(Charles Lyell)就想“把科学从摩西手中解放出来”(译注,即把科学从圣经中摩西所著的含有创世和大洪水等历史部分解放出来),还有自称是不可知论者的赫胥黎(Thomas Huxley)和臭名昭著的造假人物海克尔(Ernst Haeckel14他在起源问题上有着根深蒂固的反圣经观念,并且恼恨圣经的反种族主义观点),他们都极力支持达尔文的著作。即使是有神学背景的早期支持者,如神导进化论者格雷(Asa Gray)和种族主义神学家查尔斯·金斯利(Charles Kingsley),在接受达尔文主义之前似乎就倾向于用自然主义来解释世界的创造。

科学硕果累累的中世纪初至大约仅200年前,西方世界的主导世界观明显是建立在基督教、圣经教导以及由圣经孕育出的法律和道德思潮之上。当今情况却很不同,基督教和圣经几乎完全被摒弃到公共生活之外。毫不夸张的说,圣经的教导,甚至提倡符合圣经的道德观,在很多地方被视为非法,而大部分公立学校中只教导一种关于万物起源的观点——进化论。

所以不难理解为何今天这么多人相信进化论,因为国家公立教育系统和整个西方世界的媒体把它当作“事实”和“科学”到处灌输给那些易受影响的儿童,以至于进化论的教导现在都成了一个自我支撑的理论。因为进化论的观点支持的是自然主义世界观而非有神世界观,所以这就意味着很多人(甚至在那些宣称信神的家庭中长大的人)认为无神论是真理,并把它当作看待世界的立足点。

然而,进化论没有事实的支撑。人们再次检验无神论的立足点就会明白,过去用来支持进化的“证据”并不成立(如我们的获奖新书记录片《进化论的死穴》所证实的)。我们从圣经角度出发看到的神创造的世界与祂的话语相一致,几乎不需要进化论为解释起源问题而设的各种“假想参数”。

参考文献与注释

  1. 注意,神导进化论(神用进化来创造的观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三种观点,因为它仍然假设万物存在理当有一位创造者。 回上一页.
  2. The Genius of Charles Darwin (Episode 3): Richard Dawkins, Channel 4 (UK), Monday 18th August 2008. 回上一页.
  3. 整个谈话的文字记录请查询arn.org/docs/orpages/or151/mr93tran.htm and in print in: Young, C.C. and Largent, M.A.,Evolution and Creationism: A Documentary and Reference Guide, pages 253–260. 回上一页.
  4. 改变立足点当然是有可能的。 回上一页.
  5. 注意,“进化论”概念有很多不同的名称,人们对其也提出了不同的原理,如达尔文进化论、新达尔文进化论、间断平衡论、混沌理论等等,甚至还有平面地球进化论回上一页.
  6. Principia, Book III; cited in; Newton’s Philosophy of Nature: Selections from his writings, p. 42, ed. H.S. Thayer, Hafner Library of Classics, NY, 1953. 回上一页.
  7. Lamont, A., James Clerk Maxwell (1831–1879), Creation 15(3):45–47, 1993; creation.com/maxwell. 回上一页.
  8. Lamont, A., Louis Pasteur (1822–1895), Outstanding scientist and opponent of evolution, Creation 14(1):16–19, 1991; creation.com/pasteur.Return to text. 回上一页.
  9. Woodmorappe, J., Lord Kelvin revisited on the young age of the earth, Journal of Creation 13(1):14, 1999; creation.com/kelvin. 回上一页.
  10. Bowlby, J., Charles Darwin: A new life, W.W. Norton & Company, New York, p. 344, 1990. 回上一页.
  11. Darwin, F., Seward, A.C. (Ed.), More letters of Charles Darwin, Vol. 1, pp. 226–228, 1903 as cited in Bowlby, p. 352. 回上一页.
  12. 1859年对馆长约翰·布拉休斯的采访“Evolution is only a Hypothesis”,载于Braunschweiger Zeitung, 29 March 2004。 回上一页.
  13. Wieland, C., Blast from the past, creation.com/blasius, 16 June 2006. 回上一页.
  14. van Niekerk, E., Countering revisionism part 1: Ernst Haeckel, fraud is proven, J. Creation 25(3):89–95, 2011; part 2: Ernst Haeckel and his triple-woodcut print, J. Creation 27(1):78–84, 2013. 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