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o Available in:

無神論需要進化論

但進化論有事實支撐嗎?

作者:卡爾文.史密斯 (
翻譯:中國創造論團契 (chinesecreationscience.org)
校對:黃逸恒博士 (Dr. Felix Wong)

發表於:2015年1月1日
freeimages.comAtheism-needs-evolution

萬物從何起源的答案只有兩種可能。宇宙是自發產生,或者不是。如果是自發產生,就必然發生過某種宇宙進化來證明這個是事實;如果不是,那麼肯定有一位創造者。此外再沒有第三個答案。1

很多人似乎被說服,進化論是基於對確鑿事實的分析,而且事實證明進化過程確實在歷史上發生過,正如進化論者代表人物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所說:

「凡有理性之人都無法對數以百萬計的證據存有異議。」2

但每人看待起源的問題都有一個終極立足點,即無需證明就接受的前設,又稱原則。雖然有人說他自己相信那個終極立足點是對一系列事實分析得出的結果和結論,但是他的觀念體系歸根結底,總是存在一個無法被進一步證明的立足點。

從進化論者邁克爾.魯斯(Michael Ruse)的話中就可以看到他也承認這點:

「進化論類似宗教,需要提出前設或形上學 (metaphysical) 的假設,而這在某種程度上無法用實驗證明。」3

舉一個抽象的例子,如果有人說「我認為『A』」,別人問「為什麼?」,他回答說「因為『B』」,他們不能老是這樣問答(無限後退)。你的確可以把26個字母都說一遍(因為『C』,因為『D』等等),但遲早你還是得停下來並說:「因為我這麼認為,所以我這麼認為」。你終究會發現你無法用另一個觀念來證明那個觀念,否則另一個觀念就是你的立場的終極信念。

一旦認定了某個立足點,那麼其它所有資料通常都會經那個「篩檢程式」處理,構成該世界觀。4

進化論源自無神論

對無神論者來說,立足點就是主動相信「沒有神」的主張,也有些修正主義 (revisionism) 稱無神論只是對神信仰的缺失。如果你從「沒有神」的假設出發,那麼對我們觀察到的基本現象(宇宙、地球、生命多樣性、人類經驗的等等)的合理解釋是什麼?

無神論信仰的五點

  1. (自然主義)人們顯然不得不相信萬物都是通過自然過程產生,因為終極假設是,萬物的出現不能訴諸於智慧設計者或「主導者」。
  2. (簡單到複雜)我們這個如此龐大複雜的宇宙誕生時,已完全成型的觀點是站不住腳的。因此必須假設物質隨時間發生了不計其數的變化,其中涉及的過程肯定能讓物質從簡單變得複雜。
  3. (深邃時間)為瞭解釋我們宇宙中事物複雜的多樣性,所有這些過程肯定是在漫長的時間中發生的。
  4. (人類是自發隨機產生的)人類肯定是通過未被引導的自然過程產生的,所以我們除了處於「食物鏈頂端」之外再無任何特別之處。任何道德或倫理觀知識只是我們自然發展過程中的一部分,因此無論怎麼看都沒有絕對性。
  5. (進化)根本的結論是我們經歷的一切可以說是所謂的「自發創造」過程的結果。5(注意,「自發創造」在本質上也是一個不合邏輯的觀點【因為一個事物存在之前也做不到什麼,新無神論者如勞倫斯.克勞斯(Lawrence Krauss)實際上宣揚這種違反科學的謬論。】

所以進化論的所有核心元素(宇宙進化、化學進化、生物進化、人類進化)完全是人們為了用經典無神論來解釋世界,而給其基本概念披上邏輯和哲學的外衣。所有這些結論都得自一個先入為主的簡單假設,神不存在(無神論),而且這一前設先於任何特定的物理學證據。由此出發,你看到的任何事實都能根據這個觀點去解釋。之後這些結論被互相串起,製造出支持無神論信仰的宇宙史。

這些作為立足點的基本原則一成不變地貫穿歷史。進化的思維不是一個現代的概念。古埃及人、巴比倫人、印度人、希臘人和羅馬人在其觀念中都有百萬年及/或生物進化的思維,只是沒有像今天這些被普遍推崇為進化證據(地質柱狀圖DNA自然選擇同位素定年法類人猿化石等等)。

舉一個近現代的例子,達爾文的無神論祖父,伊拉斯莫.達爾文(Erasmus Darwin)(在他的《動物法則》(Zoonomia)【1794年】一書)就設想並提出了用自然主義去解釋世界,比達爾文早上了65年。其中包括的觀點有地球形成於一場宇宙爆炸、生命起源於海洋,逐漸變得複雜,並最終變成人,而且所有這一切都是在千百萬年中發生的。值得留意,這些假設的結論並不是建立在今天進化論者所指的那些普遍「證據」之上。

為何會以無神論為起點呢?

聖經說,未重生的人就是與神為敵。人對他人最大的否定就是否定其存在(所以俗話說「我當你不存在」)。最終,有些人對神的抗拒已經無以復加,以至於乾脆否認祂的存在。名聲卓著(或狼藉)的無神論者尼采的那句「上帝已死」往往是否認神的代表性說法。

雖然世上歷來就有人宣稱自己是無神論者,但無神論這個概念總是被一些精明的思想家所質疑(原因可能在於其從科學和哲學角度來說不合邏輯,而且這個體系也有明顯的道德指向)。例如牛頓(無疑是史上最偉大的科學家)曾說:

「敬虔的反面是宣信無神論,在實踐拜偶像。無神論對人類來說非常愚蠢又極其可憎,因此信眾從來不多。」6

有些人錯誤地以為進化論本身「符合科學」。但立即接受達爾文進化論的人並不是科學家,而是一群(不一定有科學頭腦的)自然主義者和聖經懷疑論者。

很多傑出科學家立即就發出了對達爾文的反對之聲,其中包括物理學家兼電磁理論的奠基人麥克斯韋爾(James Clerk Maxwell)、7免疫學先驅巴斯德(Louis Pasteur,他也是生物學基本定律生命起源論 (Biogenesis) 的宣導者)、8熱力學先驅兼跨大西洋電纜工程先驅開爾文勳爵(Lord Kelvin)9、現代冰川地質學的開創者路易士.阿加西(Louis Agassiz)。

著名數學家、天文學家和英國皇家科學院院士約翰.赫舍爾爵士(Sir John Herschel)認為進化論「體系雜亂無章」而摒棄它。10大英博物館自然史主任理查.歐文(Richard Owen)因反對進化論而觸怒達爾文,最終達爾文承認自己恨這人!11知名科學哲學家華惠爾(William Whewell,《歸納科學的歷史》的作者)將《物種起源》列為劍橋大學圖書館的禁書。更有一批聖經地質學家也否定達爾文主義以及與之相隨的「千百萬年」的地球史。

當時很多人認為達爾文主義實在很不科學。德國布倫瑞克的公爵自然歷史博物館館長約翰.布拉休斯(Johann H. Blasius)在一次採訪中說:「我很少見到一本結論非常寬泛但又極缺事實依據的科學書籍……達爾文想說明某些物種源於另一些物種。」1213

另一方面,大力支持達爾文著作的正是那些自詡「思想自由」的人物,如查理斯.賴爾(Charles Lyell)就想「把科學從摩西手中解放出來」(譯注,即把科學從聖經中摩西所著的含有創世和大洪水等歷史部分解放出來),還有自稱是不可知論者的赫胥黎(Thomas Huxley)和臭名昭著的造假人物海克爾(Ernst Haeckel14他在起源問題上有著根深蒂固的反聖經觀念,並且惱恨聖經的反種族主義觀點),他們都極力支持達爾文的著作。即使是有神學背景的早期支持者,如神導進化論者格雷(Asa Gray)和種族主義神學家查理斯.金斯利(Charles Kingsley),在接受達爾文主義之前似乎就傾向於用自然主義來解釋創造。

大約從科學碩果累累的中世紀初僅200年前,西方世界的主導世界觀明顯是建立在基督教、聖經教導以及由聖經孕育出的法律和道德思潮之上。當今情況卻很不同,基督教和聖經幾乎完全被摒棄於民眾的生活之外。毫不誇張的說,聖經的教導,甚至提倡符合聖經的道德觀,在很多地方被視為非法,而大部分公立學校中只教導一種關於萬物起源的觀點,就是進化論。

所以不難理解為何今天這麼多人相信進化論,因為美國教育系統和整個西方世界的媒體把它當作「事實」和「科學」到處灌輸給那些易受影響的兒童,以至進化論的教導現在都成了一個的惡性循環的概念。因為進化論觀點支持自然主義世界觀而非有神世界觀,所以這就意味著很多人(甚至在那些宣稱信神的家庭中長大的人)認為無神論是真理,並把它當作立足點。

然而,進化論沒有事實的支撐。人們再次檢驗無神論的立足點就會明白,過去用來支持進化的「證據」並不成立(如我們的獲獎新書記錄片《進化論的死穴》所證實的)。我們從聖經角度出發看到的神創造的世界與神的話語相一致,幾乎不需要進化論為解釋起源問題而設的各種「附加因素」。

參考文獻及註解

  1. 注意,神導進化論(神用進化來創造的觀點)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第三種觀點,因為它仍然假設萬物存在理當有一位創造者。 回上一頁
  2. The Genius of Charles Darwin (Episode 3): Richard Dawkins, Channel 4 (UK), Monday 18th August 2008. 回上一頁
  3. 整個談話的文字記錄請查詢arn.org/docs/orpages/or151/mr93tran.htm and in print in: Young, C.C. and Largent, M.A.,Evolution and Creationism: A Documentary and Reference Guide, pages 253–260. 回上一頁
  4. 改變立足點當然是有可能的。 回上一頁
  5. 注意,“進化論”概念有很多不同的名稱,人們對其也提出了不同的原理,如達爾文進化論、新達爾文進化論、間斷平衡論、混沌理論等等,甚至還有平面地球進化論回上一頁
  6. Principia, Book III; cited in; Newton’s Philosophy of Nature: Selections from his writings, p. 42, ed. H.S. Thayer, Hafner Library of Classics, NY, 1953. 回上一頁
  7. Lamont, A., James Clerk Maxwell (1831–1879), Creation 15(3):45–47, 1993; creation.com/maxwell. 回上一頁
  8. Lamont, A., Louis Pasteur (1822–1895), Outstanding scientist and opponent of evolution, Creation 14(1):16–19, 1991; creation.com/pasteur. 回上一頁
  9. Woodmorappe, J., Lord Kelvin revisited on the young age of the earth, Journal of Creation 13(1):14, 1999; creation.com/kelvin . 回上一頁
  10. Bowlby, J., Charles Darwin: A new life, W.W. Norton & Company, New York, p. 344, 1990. 回上一頁
  11. Darwin, F., Seward, A.C. (Ed.), More letters of Charles Darwin, Vol. 1, pp. 226–228, 1903 as cited in Bowlby, p. 352. 回上一頁
  12. 1859年對館長約翰.布拉休斯的採訪“Evolution is only a Hypothesis”,載於Braunschweiger Zeitung, 29 March 2004。 回上一頁
  13. Wieland, C., Blast from the past, creation.com/blasius, 16 June 2006 . 回上一頁
  14. van Niekerk, E., Countering revisionism part 1: Ernst Haeckel, fraud is proven, J. Creation 25(3):89–95, 2011; part 2: Ernst Haeckel and his triple-woodcut print, J. Creation 27(1):78–84, 2013.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