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o Available in:

神導進化論的危害1

作者
翻譯:中國創造論團契 (chinesecreationscience.org)
校對:新加坡CMI之友(facebook.com/CMISGP

發表於: 2012年12月6日(GMT+10)

多年來,我肩負著傳達聖經真理與權威的責任,這一直是我的殊榮。不過,沒有什麼觀點上的衝突,會比與神導進化論者的討論來的更為強烈:他們堅稱神用進化2的方式創造了生命。按丹尼斯·亞歷山大(Denis Alexander)(編譯注:國內已出版他的《重建範型——21世紀科學與信仰》)說的,我們「創造論者」讓福音蒙羞,我們的教導是在損害神國的拓展,我們是搞分裂,而且反對進化論的運動其實本身就跑題了3。然而我們發現,事實恰恰相反,我們正在進行的『質疑進化論』的論戰很有勢頭,根本不是無關緊要的。

sxc.hu/Ambrozjo8968-speak-out

妥協的重重危險

念大學的頭幾年,我接受了神導進化論,偏離了對創世記的字面理解。我以親身經歷證明,從人的角度來說,進化論信條讓我陷入了信仰危機:我最後面臨一個嚴峻的選擇,要麼進化論是錯的,要麼創世記裡創造/墮落/洪水/巴別塔的記載是錯的。如果創世記的歷史有可疑之處,那麼,在我看來,基督教就成了邏輯上不能自辯的信仰了。

感謝神,我的故事沒有以信仰崩潰收場,但我忘不了自己經歷了這番有關萬物起源的掙扎。現在我比以往更加確信,囫圇吞下世上的哲學實在很危險。對於基督徒來說,讓人們的花言巧語去塑造我們對神話語的理解——尤其是那些抵觸聖經平白含義的說辭,就很是危險。我深深相信基督教會必須拒絕對進化論作出妥協,因為這樣會危害眾多教會的福音事工; 我之所以這樣說,理由很多,請允許我簡略分享一二。

1. 聖經被迫屈居於世俗思想之下

對神導進化論者來說,即使與經文字面意思相抵觸,進化論仍然被他們視為毋庸質疑的事實。舉例來說,丹尼斯·亞歷山大寫道:「我們如何根據進化論理解亞當的墮落呢?」4 換句話說,人的思想理論被擺在聖經真理之上了!神導進化論者也許會抗議這一否認聖經權威的指控,但我深信他們在此實際上不是無辜的——就像我曾經那樣。聖經是完美無暇,不可變更【詩篇119:89箴言30:5、6】。真理不能討價還價,因此聖經權威絕不能臣服於進化論以下來被其詮釋。神導進化論其實受某種意識形態所羈絆5 ,而且神導進化論一旦被採用,即使不會立竿見影,遲早也會無可避免地產生否認聖經核心教導的傾向(見此文)。

2.被迫在進化論的『緊箍咒』下閱讀平實的經文

神導進化論否定『經文明晰性』6,這就會改變我們閱讀聖經的方式,還破壞了創世記1-11章的歷史記述,將之貶為神話寓言,、詩句比喻。實際上,這就是在魯莽地宣稱:在達爾文之前,沒有人能正確理解創世記;也是在批評那些擁護有幾百年歷史的聖經創造觀點的人,不僅落伍,還愛搞分裂!每當聖經的平白含義受到了進化論的限制,經文明晰性就被邊緣化了。比如說,R.J.貝利(Sam Berry)教授在他的《神與生物學家(God and the Biologist)》7一書中寫到: 「如果神真是全能的,他當然從亞當的肋骨造出夏娃,但這並不意味着祂真的這麼做了。現代的男人和女人肋骨數是相同的。」 (強調為原文所有)

認為一根肋骨的缺失會遺傳給亞當後代,這是違反生物繁殖基本知識的——對於他這個荒謬的誤導我們不提也罷8。何況,亞當這肋骨還是可以再生的呢!貝利這回答其實是個煙幕彈,意圖掩飾他對【創世記2:22】的公然蔑視:「耶和華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如果這並不意味着祂真的這麼做了, 神就成了說謊的,而我們也就沒有把握能理解任何一句經文的確切含義了。

3. 把聖經裡的創造者對比成「進化之神」

聖經明確指出神是完美的【馬太福音5:48】、聖潔的【以賽亞書6:3】、全能的【耶利米書32:17】,神是生命【約翰福音1:4】、光【約翰一書1:5】和愛【約翰一書4:16】,而且祂的屬性是「明明可知的」羅馬書1:20】。但是神的能力、知識和愛又怎可能清楚地得以在神導進化論中彰顯呢?這樣的一個神好像不懂得如何立刻創造生物(因此是知識有限的),或沒能力那麼做(這便是能力有限)。還有,如果所謂的創造過程(天擇而來的進化)包含億萬年之久的痛苦和死亡,那麼,祂的美善(仁慈)也須被否認【創世記1:31】。簡而言之,採納神導進化論會使基督(道成肉身)失去祂應有的榮耀。

4. 對基督及其使徒證詞的蔑視

如果採信神導進化論,那麼基督和新約作者教導的「人類遠在創世之初就存在」,就是錯誤的(或是有意欺騙的)【路加福音1:7011:50馬可福音10:6使徒行傳3:21羅馬書1:20】;還有「地從水中被造而出」(見於【彼得後書3:3-5】)、「挪亞洪水」(參考【彼得後書3:5-6】)、「人和動物的區別」【哥林多前書15:39】、「按字面意義存在亞當」(例如:【哥林多前書15:47-49】)、「從亞當造夏娃」【提摩太前書2:13】、「按字面意義理解的夏娃被撒旦誘惑事件」哥林多後書11:3】及其他許許多多的經文,也就全都錯了。

5. 進化論削弱了按神形象所造的人之價值

儘管這一形象被墮落的人類毀壞了,人類依然是按照神的形象創造的【創世記1:26、27】。雖然亦有別的不良因素在作祟,但我們還是可以看到:在某些社會,進化論長達幾十年的灌輸所留下的可怕後遺症(還有那些不久以前的邪惡之舉)。對權利的慾望、貪婪、自私、冷漠、欺詐、 對無助弱勢群體的欺壓——都是因為實踐『適者生存』這思想所帶來的。進化論框架下的人類被貶低為純粹的動物,任其各種慾望和嗜好擺佈。然而對於這些要害,主要的神導進化論者都會在他們的教導中避重就輕,要不然就置若罔聞。

且看以下的評論,出自薩姆·貝利教授於1996年的一次訪談中9「……我是一隻猿。我是一隻按照神形象所造的猿,我得把這二者結合起來。這也根本沒遷就哪一方的意思。……那麼多的基督徒信仰不成熟;對他們來說:不是信仰,便是科學。不過,並非是那樣,應該是:既是信仰亦是科學。」但這與使徒保羅的教導(見於【哥林多前書15:3915:45】)及許多其他聖經經文背道而馳(比如【詩篇8:4、5】)。為了作一個徹頭徹尾的神導進化論者,貝利就如此高舉人類理智,以至並未注意到他自己的話近乎褻瀆。事實上,神導進化論教條既不符合正統解經,亦與科學相矛盾(因此,他們會因其騎牆作風,並其對聖經將信將疑的取態,招惹無神論者的憤怒)。

此外,我們明白人罪惡的心性源自於歷史上真實的亞當夏娃的墮落,但在進化論的世界觀裡,欺騙、嫉妒、偷盜、淫慾和兇殺,卻是必然的「果」。神導進化論者為了將進化過程強加於聖經,就不得不輕忽這些惡果與進化論的關聯。請看這寫於二十世紀早期的,利奧波德·克拉克(C. Leopold Clarke)的敏銳觀察10「進化論應用在人類道德和社會生活上時,就是純粹的自私和冷漠,不論在何處,都會結出這樣的『果子』……每每在人生舞臺上,由於對權力與地位的渴望……人們就對弱者和無助者作無休止壓榨,這一切背後便是進化論在作祟嗎?……若真如此,還需要什麼別的,來說明人對神日益強烈的懷疑和人類對神聖良善的信念之淪喪嗎?」

6. 神導進化論破壞耶穌基督的福音

神導進化論的教導,對尋求神的人來說是一道阻礙。造物原初的完美、始祖墮落、罪惡、死亡和痛苦--通通都被他們重新定義,以致扭曲經文本意。例如,接受 人類的進化,就是否定有聖經真理中所說的「罪」。這剛剛與聖靈所做的相悖:衪向人強調說「罪」是極為醜惡的【羅馬書7:137:18、19】。今天這些自稱福音派的,這般改寫聖經基本的教導,便是將原本明明白白的經文,弄得面目全非,不知所云了

例如,【創世記1:29-30】 清楚明白的指明墮落前的世界中沒有肉食性動物:

神說:「看哪,我將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至於地上的走獸和空中的飛鳥,並各樣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將青草賜給牠們作食物。」事就這樣成了。然而,丹尼斯·亞歷山大卻說11「經文這裡所指的,沒可能是茹素,而更像是在強調以下的神學觀點:只有罪人才需要獻上動物為祭。」 但其實,看上去不僅似乎是,而是可以肯定作者(歸根是聖靈)所要表達的是:人和動物都茹素;皆因這乃是經文所明確陳述的(另見此文)。創世記第一章裡並沒有任何通過獻上動物為祭來贖罪的跡象——原初純潔世界,在道德上(moral)和實質上(physical)皆為完善美好——正如神自己的宣告所強調的那樣:「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世記1:31】。

更甚的是,神導進化論者不單否定亞當是第一個人,還進一步否定我們的罪性和肉體的(不單是靈性的)死亡是源自「始祖亞當」。使徒保羅在羅馬書五章哥林多前書十五章所闡:創世記第三章和福音之間的關聯,也被神導進化論者嚴重削弱了;而致完全抵銷了神通過耶穌所賜下的豐盛恩典和公義。那麼,在神導進化論框架下,耶穌榮耀的救贖之工就有淪為神話的危險。

實際上,若按照神導進化論的邏輯作結論,我們的末世論12也必須更改。如果伊甸園狀態其實包括動物和猿人的疼痛、苦難和死亡,為什麼死亡會被描述為「要被毀滅的仇敵」哥林多前書15:26】?如果肉食性、痛苦和死亡,實際上是亞當以前漫長的歲月裡,生命固有的一部分;那麼,在啟示錄22章3節的教導中提到:當詛咒被除去時,為什麼我們沒有讀到復原的世界裡有包括這些?然而我們讀到的卻是,未來的永恆狀態將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啟示錄21:4】?實際上,如果人們前後統一地應用神導進化論的教導,基督徒對「可以得著不能朽壞、不能玷污、不能衰殘、為你們存留在天上的基業彼得前書1:4】」的信心就是枉然的了。

神導進化論再思

正如所有其他人為的創世記神學新見一樣,神導進化論亦要求人們接受:莫名其妙地,十八個世紀以來,所有傑出的基督教思想家,都未能正確地理解這卷在聖經中最基要的經書!難道要直等至有一位漸漸遠離神、漸漸對神話語失去信心的自然神論者(deist)來到,才能向我們展示神實際上是怎樣創造世界的?!還有,儘管達爾文(進化論的主要締造者)明明致力於在其進化論說中,除去神的任何介入,神導進化論者卻還是聽者藐藐。

否定達爾文

沒有一個達爾文著作的忠實讀者——-尤其是讀過他的私人信件及自傳的——會對以下論點有任何懷疑:他明擺著要反對神導進化論。就舉一個例子來說,達爾文在給他的美國朋友阿薩·格雷(Asa Gray)的信中寫到: 「我沒有想要以無神論的方式寫作。但我承認,我不像別人那樣,也不像我以為應該會有的那樣,我看不到設計和慈愛的證據四面環繞著我們。對我而言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幸。我不能說服自己,慈愛全能的神竟然特意設計出一個姬蜂科(Ichneumonidae)來寄居在活毛蟲體內,以啃食其寄主為生……在我看來,沒有必要相信眼睛是特別設計的」(強調部分是本文作者所加)13。他不只明擺著否定設計,也拒絕神在他所鼓吹的進化過程中扮演任何角色——他這立場在邏輯上算是站立得住的

福音正統的破壞

今天有些神導進化論者一面大聲宣稱他們福音的正統性,一面卻或削弱、或否定聖經中顯而易見的教導。那麼,基督徒就責無旁貸,要查考聖經來對照試驗他們的主張——「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帖撒羅尼迦前書5:21】——正如C.利奧波德·克拉克(C. Leopold Clarke)注意到的那樣:因為「遙遠的對立者(如:無神論者)對聖經神聖權威所作的損害,總要比那些表面崇之、實則損之矮化的人(如:神導進化論者)所作的為少。來自任何一方的詆毀,都沒有比來自盟友的那些來得嚴重。」14誠然,這是個強烈的控訴,但我相信他這樣說是有根據的。即使是真心作基督徒的,我們還是有可能會損害那正正是我們自己所珍視的福音——正因如此,神對教會中作教導的基督徒嚴正告誡:他們會受更嚴厲的審判【雅各書3:1】。請你重讀這篇文章起首所列舉引用的,那些針對創造論者的惡意中傷和指控,然後就著我們所點出的,有關神導進化論的問題,再好好思考。可悲!恐怕在這裡引用【以賽亞書5:20】會一語成讖:「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

結論: 忠心順服才是保障

當然,也是有強而有力的科學理據去排斥推翻進化論,不論是無神論的還是有神論的——CMI的網站、書籍、DVD、和《創造》雜誌都有全面詳盡地提供這些理據。所有真正關心真理和科學完整性的人的義務,就是繼續履行【帖撒羅尼加前書5:21】——這樣做將意味著繼續『質疑進化論』,並提出中肯有力的辯證:尤其是那些被進化論者(無論是世俗主義者或是神導進化論者)有意無意地去忽略或擱置的證據。

神導進化論者為迎合進化論所需而有的思想糾結是大可以避免的。接受神導進化論,就是姑息縱容劣等科學和劣等神學,因為神導進化論終究是個逆喻(oxymoron)15——和主耶穌基督的福音真理相抵觸。我在此文有話直說,毫不客氣,但我誠懇地為我主內肢體,尤其是那些正在閱讀此文的神導進化論者祈禱,願其靜心三思。讓我們銘記於心:「愛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什麼都不能使他們絆腳。」詩篇119:165

參考文獻及註解

  1. 這是一篇文章的擴展版,該文章首次出現於CMI-英國/歐洲祈禱報, 在2012年六月。回到內文
  2. 在此處及文章中的進化是指:所有生物體(包括人類) 都具有共同祖先,且都經歷了億萬年來的遺傳演化。回到內文
  3. Creation or Evolution? Do we have to choose? Monarch Books, 2008, pp. 353-354. 回到內文
  4. 見於 creation.com/viva-la-evolution. 回到內文
  5. 多米尼克•斯坦森 (Dominic Statham), 進化論:好科學?揭露達爾文理論的意識形態, Day One, 2009年。 參見9-11章。 回到內文
  6. 這個原則是說,神的話語清楚明白,按字面意義可以理解。回到內文
  7. Berry, R.J. , God and the biologist, Apollos, Leicester, 1996, p. 50. 回到內文
  8. 作為貝利這樣的傑出的遺傳學家,這樣的根本錯誤是不可原諒的。回到內文
  9. 出現在BBC廣播中,緊接著又出現在這本書中: Stannard, R., Science and wonders: Conversations about science and belief, Faber & Faber, London, 1996. 第46頁。回到內文
  10. Clarke, C. L., Evolution and the Breakup of Christendom, Marshall, Morgan & Scott Ltd, London, 1930. 第130頁。回到內文
  11. 參考引用3,第270頁。回到內文
  12. 這一神學分支涉及的是與人類最終結局相關的「末後的事情」,包括死亡、審判、天堂和地獄。回到內文
  13. 在1860年5月22日給阿薩·格雷的信Letter to Asa Gray, 22 May, 1860. In: Burkhardt, F., Evans, S. & Pearn, A. (eds), Evolution: Selected letters of Charles Darwin, 1860–187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8. 第11頁。回到內文
  14. 參考引用10,第250頁。回到內文
  15. 逆喻是概念上的矛盾,如「震耳欲聾的沉默」,「已婚單身漢」等。回到內文

相關文章